•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舞厅里的艷遇

    发布时间:2021-11-25 00:08:14   

       那是一个与往常一样闷热而又潮湿的傍晚,我一个人在小摊吃过牛缐,习惯性的往街上的舞厅走去。我会跳舞,却在舞厅很少跳,我去是爲了避暑。沒有工作,住的地方是我以前实习的厂。宿舍热得只想发疯。

       与平常沒什麽两样,舞厅还是这几掇人,熟悉的旋律,熟悉的面孔,我也还是做在老位子,然而平静就在一刹那被打破了。两个女人,我沒记错的话应该是闯进来的,因爲她们做在我旁边的时候还在大口喘气,后来我也想过应该是她们第一次来舞厅紧张才喘气吧。我略带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因爲很显然她们打断了我欣赏舞池的美妙舞姿,而且我这张桌子沒有其它人,她们坐下的时候似乎应该问一下有沒有人。然而我发现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人,应该是少妇吧。长得出乎意料的漂亮,身材修长,皮肤白晰,而迷人的瓜子脸似乎还带着一点点忧郁,最让我着迷的是她的门牙是两颗小鼠牙,十分可爱。另外一个应该是女孩子吧,长得却丑了点,这也应该合理吧,美丽的女人旁边最好有一个丑一点的做陪衬。

      而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略带内向的人,虽然内 心充满了邪恶,但是表面却从来不表现出来。我回过头来继续我的欣赏,沒有再看她们。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在一曲结束的时候,那个少妇却主动问我,嗨,你会跳舞吗不会跳舞来这做什麽。那你教我好吗眼神中充满着期望,我按捺住心髒的剧烈跳动,好吧,分明看到另一个女子咽了一下口水。一曲并四开始了,我过去很自然地牵她的手,很奇怪,这麽凉爽的地方我的手心怎麽还会汗更怪的是,她竟然真的不会跳舞。我在教过她怎麽走步后,问她,你这第一次来吗,对啊。沒来过。那以后经常来玩,跳舞蛮好的。分明而又自然的勾引。她却沒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我是和老公吵架才跑出来的:他老是出去跳舞,叫我在家看孩子,烦死了。我警惕地看看了四周。他是老去公园那边的舞厅的。那个人是谁啊,我头往丑女方向一点。哦,那是驾驶员的妹妹,做饭的。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也沒问。一曲结束了,下一曲是慢四,怎麽办,要动手吗,还是等等你还教我跳吗,可以啊,我淡淡地说。音乐开始了,再过三十秒灯就沒了,按惯例,跳这个舞都是灯灭了再上去跳的,可今天情况不一样了,我拉过她的手,不顾衆人虚僞的目光,先教她跳起来。渐渐地对方的眼睛模煳起来。旁边的人也多起来了,渐渐地,邪恶的念头却清晰起来。怎麽这麽暗啊,本来就是这样的,你看人家都是抱在一起的呢。

        这个曲大概是十分锺吧,我应该在后几分锺再动手,不能惊跑了哦。手中却稍微加了一点力,使得彼此更靠近。六七分锺过去了吧,沒有反抗的迹象。我突然松开她的手,两手又迅速地从她的两腋插过 去,环抱在她后背,然后稍用力,将她拥在怀中,可能有稍微的一点反抗吧,她应该只是迟疑了那麽半秒,就很顺从地把脸埋在我胸口,我安慰她,都是这麽跳的,沒什麽的,沒有回答。我却越抱越紧了,甚至分明地听到她的喘气了,我稍微松了一下,把嘴唇轻轻地靠在了她的耳边,姐姐你好漂亮,让我亲亲你好吗, 沒有回答,只是把头埋得更紧。我不顾一切地在她的耳朵,脖子及额上蜻蜓点水, 而舞池这时也达到高潮了,女人的呻吟声,甚至尖叫声此起彼伏,问她,以后真的不会再来了吗。明天你会来吗,她急切地问,哦,后天吧,明天我要出差,沒空。以退爲进,要钓钓她的胃。那后天你一定来,我也来好吧行。

      从舞厅出来,她问我住哪,我说就那边一个厂的宿舍,你有空来好了!哦,那我回去了,她笑笑对我说。你也回去吧。真是很奇怪,接下来一个星期吧,我天天去舞厅等她,却再沒来过,我对自己变得很沒信心,可能自己太差了吧,人家玩了一次就不要了。

       一天她说,和老公吵架了,你陪我好吗,好的,可是我们去哪呢, 先乘车再说啊,一辆TAXI很聪明地停在了我们旁边,我开门让她先进去,然后我坐在了她旁边,十二点多了,去哪啊,师傅请到弘英宾馆。司机转弯直奔宾馆。下车后她也沒说什麽。我扶她上楼了.

      这时她很温顺地站起身来,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这时她已经将身上的扣子解开到胸前,我可以看见她那深深的乳沟,不知不觉地身下的肉棒已经翘了起来,看见她用那深情款款地眼光向上望来,就有些痴了,下意识地说:你如果真的愿意的话,可否先帮我舔一舔,我还沒有让人舔过,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滋味。

          她还不知道说我希望她舔哪,便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这时拉下自己的短裤,拉出那根黑粗的肉棒,并且告诉她说:来,就像是舔冰棒一样地舔这玩意。这时方她才恍然大悟,便蹲下身去,张开小口,将肉棒当作冰棒般的舔将起来。她这时完全地服从我的指示,两手伸上去,轻轻地捏弄睾丸,她怕捏疼我,所以五根手指若有似无地揉捏着,这样的刺激更是强烈。「嗯……你舔得不错……来……你的手也別閑着,捏弄一下…… 我的……睾丸……喔……喔……喔……喔……喔……喔……好爽……喔……喔…

        突然她的脸凑到了我的耳边,轻轻地问我,你真的喜欢我吗,真的啊。你呢我反问,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啊,你是对我最体贴的人。我实在想不起来哪对她体贴,正在想说点什麽,一 滴很突然的液体跌落在我的耳边,接着又是一滴。轻轻地啜泣声随即在耳边响起,却差点震碎了我心灵,怎麽啦我努力翻过身。她也躺倒在我的身边。我边紧紧地搂住她一边问道。沒什麽,你会永远对我好吗,一双清澈的双眸还含着晶莹的泪滴无助而又渴望地望着我。我的心硌了一下。不知怎麽地突然想起童安格的一句歌,你的谎言像颗泪水,晶莹夺目却叫人心碎。

        可这是多麽真实的眼泪啊。使我这个平时只知性不知情的人不禁也动起情来。当然会对你好啦,你不要多想。可是我结过婚了。我可从沒当你结过婚。话刚说出口,突然感到好怕怕, 心中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哇,又遇到这种事了。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虽然女人一般并不是真的想和你结婚只是看你真心不真心,但是万一我说愿意,她又当真,那岂不是很麻烦但是当时的情况我又怎麽忍心说不呢,当然愿意啦。我会对你好一辈子。我头上出汗了。她却又笑了,我相信你,你真好。我捧过她的头,吻去她眼中的泪水。她将头埋在我怀,一动也不动了。我两手放在她的小屁屁上,又开始摸起来,结实而又圆磙的屁屁,令我爱不释手。解开她的中裤的扣子,又用脚褪了下来,隔着 她的蕾丝边的内裤又始抚摸起来,时而还摸到她股沟去,她立即扭了一下屁屁,似乎吃不消,还骄哼了几声。

      这时她满脸狐疑地望着我,我笑说:別紧张,我只是觉得应该也让你享受一下性爱的快感才对。她这时满脸羞红地低头笑着,我要她把衣服脱光,她点了点头,就将身上的衣服除去,这时我要她趴在椅背上,两腿分开,这样一来,她的阴户就完全地呈现在我的眼前,虽然她觉得这样的姿势很淫贱,但是这是我要求她的,所以她完全照作。

       我用舌头轻轻地舔弄着她的阴户,只觉得麻痒难耐,无奈我这时候蹲在她的两腿之间,两只强壮的手紧抓着她的纤腰,让她动弹不得,而且这麻痒难耐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使得她下意识地扭动腰肢,似乎这样可以让她减少那种焦躁不安、空虚难耐的感觉,鼻中也渐渐地开始哼了起来……八信性药

       我停了下来,两手缓缓地上移,来到她的双乳。并且这时候整个人贴在她的背上,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可以做了吗她双手撑起自己,偏过头来 对着我说:「可以,不过……我希望能像夫妻一般地在床上做,我觉得这样的姿势,好像我是一个被玩弄的人,可以吗我和小兰来到床边,小兰先躺了下去,我轻轻地分开她的双腿,扶住自己那根肉棒,对准小兰的肉穴口。滋的一声就直插到底……

       啊……啊……啊……喔……啊……啊……啊……喔……啊……喔…… 我听到小兰的呻吟声,情绪更加亢奋,一面加快速度,一面说:兰妹……你可以盡情……的叫……我最喜欢……听女人的叫床……声……这样……让我 会……更加的兴奋……好妹妹………哥哥… …我好爽……小兰听见我这样说,竟也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便前后迎合并以浪声应和着……啊……啊……喔……好哥哥……妹妹……好爽……啊……啊……喔……啊…啊……喔……你……哪爽……说出来……哥哥我……让你更爽!妹妹……BB…… 好爽……哥哥……小妹我……爽……用力……小兰并且随着我不停的摆动,就好像舞狮般的摇头摆尾,我觉得身下的女体好似脱缰的野马起伏不定……

    「啊……喔……喔……啊啊啊啊……喔……好爽……啊……啊……喔……啊 ……啊……喔……真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啊啊啊……嗯……哟……好爽……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长达半个锺头的勐烈抽送下,她足足高潮了三次,床单上留下一大片的汗渍与蜜汁的痕迹,我故意保留一些精力,她看到我依然沒有射精的迹象,心中更是佩服,她说:你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人,以后可以再跟我上床吗求求你,我可以……完全听你的,可以吗她说我这有一万元,你先拿去用吧!这是我的Call机,如果可以的话,请Call我。好吗我吻了她一下,保证有空会找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