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逆命】第12-13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3   

       第十二章!兔子娃娃
      慕言回到家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慕雪梅见自己儿子现在才回来,担心慕
    言有没吃饭的同时,又把慕言给骂了一顿。
      「妈,你吃饭了没?」慕言见慕雪梅消气了,便问了一句。
      「吃了,你饿不饿?饿就自己把菜热热,锅里还有饭。」毕竟还是心疼儿子,
    骂了两句后,慕雪梅就催促慕言再吃点饭。
      「哦,那我吃点吧。」
      慕言一下课就直奔网吧,期间只吃了一个面包,再加上后面走了半个多小时,
    早就饿的不行了,闻言便去厨房热菜了。
      20分钟后,慕言吃完把碗筷洗好,见慕雪梅还在客厅看电视,便坐到慕雪
    梅身边。
      「吃饱了?」慕雪梅撇了一眼慕言,又继续看着电视剧。
      「嗯,妈煮的菜真好吃。」慕言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
      「今晚干嘛去了?我衣服呢?」
      「额……妈,衣服……衣服……」慕言有点尴尬的看着慕雪梅,不知道怎么
    开口。
      「没了?」慕雪梅转头看着慕言,嘴里淡淡的说道。
      「嗯……」
      「算了,没了就没了吧,可惜我自己都没穿几次。」慕雪梅倒是没有因为这
    事骂慕言,毕竟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妈,你放心,以后我给你买更好的!」
      「很快我就有钱了!」
      慕言见慕雪梅脸上露出一丝心痛,急忙向着慕雪梅保证。
      「你个兔崽子有这份心就好,只是你要记住,绝对不能做违法的事!还有,
    你还没说今晚干嘛去了!」
      慕雪梅倒是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只要儿子有这份心就好,而且,她更担心
    的是自己儿子会学坏。
      「今晚我找了一个能赚钱的门路,妈你放心,不是违法的事……」
      慕言倒是没瞒着慕雪梅,把他的想法一一告诉了慕雪梅。
      「哦?你会做游戏?照你这么说,也赚不了多少钱吧?」
      慕雪梅听完,即欣慰又有点疑惑,在她看来,一个小游戏能赚什么钱,也没
    见有什么人玩那什么贪吃蛇啊。
      「妈你放心吧,这次只是试探,等做好了,试试水先。」
      慕言其实有足够的把握,这款游戏绝对会火,毕竟当年这个游戏出来的时候,
    那火热程度一度超过了各大网游。
      「那就好,那就好。」
      听慕言这么确定,慕雪梅便不再多说了,而且她自己也不懂,就让慕言自己
    去发挥吧!反正就算赚不了钱,她也能养活母子两人。
      「对了,明天是周末了,妈你答应我的可别忘了。」
      想起今天是星期五,慕言赶紧提醒着慕雪梅。
      「放心,妈记得,不过得等你二姨和小霜到了先。」
      对于儿子这么紧张关心自己的身体,慕雪梅自然是很开心的,只是觉得慕言
    有点小题大做,自己怎么可能有病嘛……
      「那我先洗澡了。」
      「嗯。洗完早点睡。」
      慕雪梅叮嘱了一句,便继续专心看着电视里的韩国泡沫剧……
      ……
      宋可心回到家,感觉有点心累的她决定从女儿身上下手,匆匆吃了点东西垫
    了一下肚子,就上楼向温柔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小柔柔,睡了没?」
      「妈,有事吗?」房间里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过了一会,温柔打开房
    门,露出一只头看着宋可心。
      「妈有点事想跟你聊聊,怎么?有什么不能给妈看的吗?」
      宋可心见自己女儿神神秘秘的,不由的有点狐疑自家傻丫头在房间里干嘛。
      「没没没……妈请进。」
      温柔打开房门,上前两步,挽住宋可心的一只手,拉着宋可心。
      宋可心被温柔带着进了房间,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便点点
    头坐在床上。
      「妈,什么事呀。」
      温柔随着宋可心坐下,把头靠在宋可心肩膀上柔柔的说道。
      「妈……妈想问问你,你跟慕言现在怎么样了?」
      宋可心迟疑了一下,但是想到自己跟慕言之间发生的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妈……就,就那样啊……他还是不理我……」
      想到下午上课时,慕言对自己的态度,温柔低声说道。
      「唔……柔柔啊,妈好像没问过你,你……你怎么会喜欢自己的学生呢?慕
    言他,我也见过、查过了,除了成绩不错,也没太多什么优点了啊?」
      宋可心说完,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那根东西倒是个优点……呸呸呸,想
    什么呢!」脸上一红,幸好温柔正低着头。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但是我感觉……就是喜欢上他了。」
      听见宋可心的话,温柔红着脸,断断续续的说道。
      「那你喜欢他什么?」
      「我……我……我喜欢他什么?」
      温柔突然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我喜欢慕言的什么?
      见女儿突然说不出话,宋可心也不打扰她,静静的坐着。
      过了一会,宋可心见女儿还愣着,便又开口说道:「柔柔,你是真的喜欢他
    吗?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一时对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感觉可不是喜欢
    哦!」
      「我……我……」
      温柔迷茫了,小脑袋里不停的想着几个字「自己喜欢慕言吗?」
      「柔柔,其实这不是喜欢,可能只是因为你跟慕言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从而
    让你对他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妈说的对不对?」
      宋可心见这招有效,便决定继续逼问下去。
      「妈……我……我不知道,我……」
      温柔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彻底的没了声音。
      为了女儿的未来,宋可心心里一狠,摸摸温柔的头,继续说道:「你看,你
    自己都说不出来,那就证明这不是喜欢了。」
      「不是喜欢吗……那是什么……」
      温柔突然抬起头,红着眼眶看着宋可心。
      「那是一种错觉,柔柔,是不是慕言欺负你了?」
      见女儿难过,宋可心把温柔抱进怀里,柔声说道。
      「我……没有……」
      温柔想到第一天见面发生的事,怎么可能把这么丢脸的事说给妈妈听呢,红
    着脸否认了。
      宋可心虽然看不见女儿的脸,但是从女儿的话语中,她还是听出了一丝异样。
    按她的猜测和前天晚上在女儿门外看见的,肯定是慕言欺负了自家女儿,才让女
    儿对他有了特殊的感情。
      「该死的臭小子!」想到自家纯洁可爱的女儿,在床上淫秽的玩弄自己的屁
    眼,宋可心不禁在心里暗骂。
      「没有就最好,柔柔,要不妈跟你们校长说一下,把你调回华大好不好?还
    有这华大的校长怎么回事,突然就把你调到圣华去?」
      想到要不是华大的校长突然把女儿调到圣华,女儿也不会认识那个小牲口,
    宋可心对华大的校长也有了一丝恨意。
      「啊?还是不要了吧,我才刚去几天,而且,而且这些学生都挺听话的。」
      突然听见宋可心要把她调回华大,温柔下意识的拒绝了。
      「我听同事说,本来要调过去的是陈老师,只是好像要过去的前一天,他的
    女儿突然病了,然后他就辞职了。最后校长好像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才让我过去
    的。」
      温柔回想了一下,把前两天华大的一个同事告诉她的事,说给宋可心听。
      「那行吧,你不想回华大,妈也不勉强你,至于你跟慕言的关系,只是因为
    他肯定给你一种从没体验过的感觉,所以你错以为是喜欢,实际上并不是喜欢,
    懂了吗?妈也累了,你早点休息吧。」
      宋可心想了想,虽然想把女儿马上调回华大,远离那小牲口,但是考虑到今
    晚跟女儿说的,已经让女儿有点受不了了,终究还是决定给女儿缓缓,便依着温
    柔了。
      「嗯……我懂了……妈也早点休息。」
      温柔默默的点点头说道,等宋可心出去后,温柔躺倒在床上,一只手摸着心
    脏,一只手抬到眼前,嘴里呢喃着:「我喜欢他吗?我喜欢他什么?」
      宋可心回到自己房间,坐在沙发上,踢掉脚上的高跟凉拖,一双玉足随意的
    踩在地毯上。
      靠在沙发上,闭上眼,右手揉着眉心,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不知道柔柔有没把我的话听进去,按柔柔说的,那小牲口应该不会再缠着
    她了。只是代价太大,老娘几十年的贞洁都赔了进去!」想到这里,宋可心恼怒
    的锤了沙发一拳。
      「不急,等柔柔这件事过去,老娘在好好的炮制这小牲口!」想到被慕言玩
    到高潮失禁,宋可心的脸蛋一红,接着又怒气上涌。
      「温霆锋这王八蛋,一周了也没个电话,要是你在家,老娘怎么会……」
      打开手机,看着上次联系已经是一周前的号码,宋可心骂了一句。想了想,
    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董事长,晚上好!」
      「小雪,公司里这两天怎么样?」踩着地毯的玉足抬到沙发上,宋可心一手
    揉着玉足,一手拿着电话问到。
      「各部门都正常运转。」
      「唔……天扬那边怎么样?」沉吟了一会,宋可心说道。
      「天扬那边有董事长的爱人在,也没有问题。」
      「你这丫头,说话永远都这么干净利落,行吧,那就先这样了。」
      「好的,董事长再见!」
      宋可心挂上电话,伸了一个懒腰,起身向着浴室走去……
      ……
      赵玲玲骑着慕言的自行车回到家,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撇撇嘴,把书包往
    沙发上一扔,进厨房泡了一个方便面,然后坐在客厅里。
      慢慢的吃完后,赵玲玲躺在沙发上,从书包里拿出一只拳头差不多大小的兔
    子娃娃,娃娃上打着补丁,显得有点破旧。
      把娃娃抱在怀里,赵玲玲眼角流出一滴眼泪。
      「慕言……你把我忘了吗……」
      ……
      五年前,看着天天在家里吵架,在外又装的跟模范夫妻一样的父母,失望之
    下的她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了。
      当时不懂钱有多重要的她,身上也没带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周
    围在父母陪伴下笑的很幸福的人,她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情,只是想到自家的父
    母,赵玲玲又失望的低下头。
      停下脚步时,赵玲玲已经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脚疼肚子饿的她终于忍不住,
    蹲在地上,抱着腿哭了。
      赵玲玲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她才带着满脸泪水
    的抬起头,看着蹲在自己眼前的男孩。
      「小妹妹,你怎么了?」
      男孩好奇的看着这个女孩。
      赵玲玲看了一眼男孩,又低下头,继续哭着。
      男孩摸摸头,突然站起身向着远方跑去。
      听见脚步声,赵玲玲抬头看了一眼跑开的男孩,默默的又低下头。
      不多久,男孩又跑着回来了,蹲在赵玲玲的身前,把从表妹手里骗过来的一
    个兔娃娃,举在赵玲玲的面前喘着气说道:「小妹妹,别哭了哦,你看,这个娃
    娃多可爱,你不哭就送你了。」
      赵玲玲听见脚步声又回来了,抬头一看,是刚刚那个男孩,他手上拿的是什
    么?小妹妹?
      听见男孩的话,赵玲玲看了一眼男孩手上的兔娃娃,低下头,哭的更响了。
      看着一直哭泣的女孩,男孩叹了一口气,张开手,微微的抱住了女孩,低声
    道:「哭吧,哭完就不能哭了。」
      赵玲玲愣了一下,张开手抱着男孩的腰,号啕大哭:「哇……」
      男孩空出一只手,摸着赵玲玲柔顺的头发,低声安慰着。
      之后,赵玲玲的肚子突然叫了一声,哭声也瞬间卡在喉咙里。
      「饿了?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吧。」男孩松开女孩,把手里的娃娃塞到女孩
    手里,站起身向着不远处的小卖部跑去。
      大约五分钟后,男孩端着一杯泡面回来,端在赵玲玲的面前:「吃吧。」
      赵玲玲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闻到泡面的味道,只觉得往日吃的山珍海味
    都不如眼前这杯泡面,抬起手擦擦眼泪,接过男孩手里的泡面,拿着叉子狼吞虎
    咽的吃着。
      男孩则是蹲在赵玲玲的身边,默默的看着这个女孩。
      一会后,赵玲玲吃完泡面,把残留的汤汁也喝了,完事后打了一个饱嗝,才
    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低下头。
      「呵呵,很可爱哦。」
      男孩笑了笑,夸了赵玲玲一句。
      当时的赵玲玲除了脸蛋还行,身上其实没两块肉,瘦的跟竹竿似得。
      听见男孩夸自己可爱,本来就红着的小脸更是显得娇艳欲滴。
      「是跟家里吵架了吗?」
      「我……我爸妈天天都在吵架,一点都不关心我……」
      听见男孩的话,赵玲玲失落的低下头低声说道。
      「吵架也会有和好的一天,只要还在,比什么都重要。而我妈连个吵架的人
    都没……」
      男孩闻言,先是安慰了一句,又转而说起了自己的母亲。
      赵玲玲听着男孩的声音,渐渐的沉默了。
      「所以呀,父母不关心你,你可以去关心父母啊,用你的爱去感动他们。」
      男孩说完后,站起身拍拍衣服道:「认识回家的路吗?」
      赵玲玲摇摇头,拿着娃娃蹲在地上。
      「走吧,我送你。」
      ……
      虽然最后,赵玲玲的父母依旧分居了,赵玲玲也死心了。但是,她忘不了那
    个送她娃娃,送她一杯泡面的男孩,可惜之后再去那个地方,却已经找不到男孩
    了。
      直到前段时间,她不经意的看见慕言的脸,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离他那
    么近,当时她就下定决心,一定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是的,男孩就是慕言,当时的慕言跟慕雪梅去了慕雪灵家里,也就是慕言的
    二姨家。
      在二姨家待的无聊的他便出门随便逛逛,结果就跟赵玲玲相遇了,只是事后,
    慕言便把这件事给忘了。
      ……
      赵玲玲起身把泡面扔进垃圾桶,一手拿着娃娃,一手拿着书包走进自己房间,
    关上门,把自己摔在床上。
      「慕言……慕言……我不会放弃的……」
      蜷缩着身体,抱着娃娃,闭上双眼,嘴里呢喃着。
      ……
      江大山家,吕德华在江大山的房间里,在结婚照下,肏了张晓丽一小时后,
    终于精疲力尽的抱着被肏昏过去的张晓丽躺在床上,喘着气。
      「呼,累死老子了,这母狗真他妈耐肏!」
      抬头看着江大山和张晓丽的结婚照,吕德华咧嘴一笑:「不过,这种感觉每
    次都真他妈棒啊,这么极品的夫妻,哈哈哈。」
      笑了一会,吕德华开口喊道:「绿毛龟,给老子死进来!」
      在外面早就已经清洁完地面的江大山跪在房门前,听见吕德华的声音,打开
    门爬了进去。
      「真他妈给我们男人丢脸,呸,给老子打点水过来,老子要泡脚!再拿条毛
    巾过来!」
      江大山赶紧爬进卫生间,放了半桶热水,然后站起身把桶提了出来,放在吕
    德华面前,又跪了下去。
      「主人……好了。」
      吕德华试了试水温,把毛巾拧干,在张晓丽身上擦拭着。
      虽然吕德华不停的作践张晓丽,但是他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少妇,如果不是还
    想多玩玩这种夫前目犯的调调,他早就让张晓丽跟江大山离婚了。
      给张晓丽擦完身子,吕德华也给自己擦了一下,再让江大山换了一桶水,才
    开始泡脚。
      「绿毛龟,说说,我肏你老婆时,你有什么感想。」
      吕德华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江大山,随口问道。
      「我……我看着很爽……很兴奋,巴不得你能肏死她。」
      江大山低声说道。
      「把水提走,然后滚吧,我要睡觉了!」
      吕德华泡了一会就不泡了,躺在曾经属于江大山的床上,抱着张晓丽说了一
    句。
      江大山默默的把桶提了出去,然后乖乖的钻回了属于他的窝里,闭上双眼,
    趴在地上。
      ……
      第十三章!手镯
      第二天,慕言起来后已经8点多了,本来想去网吧继续研究软件的,临出门
    时才想起,今天二姨要带着表妹过来,便放弃了去网吧的想法。
      「妈,二姨有说几点到吗?」
      慕言对着正在准备糕点的暮雪梅问道。
      「应该快了吧,你打个电话问问呗。」
      「哦。」慕言拿去电话,翻出二姨的号码,就拨了过去。
      「嘟嘟嘟」响了几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妈,二姨把电话挂了,估计是快到了。」话音刚落,敲门声就传来了。
      「来了来了!」
      慕言把电话放下,急忙过去开门,门一打开,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就扑了上
    来。
      「哥!」
      「多大了,见到你哥还跟小时候一样。」
      慕雪灵在自己女儿的屁股上拍了一章,开着玩笑的说道。
      「二姨好,表妹好久不见。快进来吧!」
      放下韩霜,慕言让开了身子。
      「小姨……」
      韩霜一进门,跑到慕雪梅身边,又抱了上去,同时踮起脚在慕雪梅脸上亲了
    一口。
      「小霜又长高了,成大姑娘了!」
      慕雪梅摸摸韩霜的头,笑着说道。
      慕雪灵跟慕言打了声招呼,便笑着坐下。
      「二姐,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
      慕雪梅松开韩霜,坐在慕雪灵身边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霜丫头闹着要买衣服,我想着有段时间没见你了,就顺
    路过来了。」
      慕雪灵慢慢的说道,说完还拍了一下,正对着慕雪梅毛手毛脚的女儿一下。
      「哦哦,女孩子身体长的快,挺正常的,再说小丫头长得漂亮,肯定也得打
    扮的漂漂亮亮。」
      慕雪梅笑着打趣道。
      「小姨,你讨厌。」
      韩霜在慕雪梅身上撒着娇道。
      「小言,你要不要一起去买两件衣服?」
      慕雪灵转过头,看着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慕言说道。
      「不用了,二姨,我衣服还挺多呢。」
      慕言摇摇头拒绝了。
      「哥,一起去嘛,我都好久没跟你聊天了。」
      韩霜从慕雪梅身上起来,坐到慕言的身边,摇着慕言的一只胳膊说道。
      「小言如果有空就陪霜丫头去吧,我刚好跟你妈聊聊。」
      慕雪梅闻言,扫了慕言一眼。
      「哦,好吧,那二姨你坐,妈,我带表妹出去了。」
      慕言点点头,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韩霜出门了。
      ……
      「哥,你跟小姨怎么好久都不来我家了?」
      路上,韩霜挽着慕言的一只手,眨巴着眼睛看着慕言问道。
      「今年忙咯,我妈忙着开店,我忙着上课,哪有时间呀。」
      兄妹俩逛了一上午,韩霜买了2套衣服后,便一起回家了。
      「妈,二姨我们回来了。」
      逛了一上午的慕言有点脚软的坐在椅子上,脑海里只有一句话「陪女人逛街
    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回来啦,小霜,玩的开心吗?」
      慕雪梅一边炒菜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
      「开心!」
      韩霜一蹦一跳的走进厨房,帮着慕雪灵择菜。
      「你个野丫头,没给你哥添麻烦吧?」
      慕雪灵抬头说道。
      「怎么会,我可乖了。」
      ……
      听着厨房里嬉闹的声音,慕言仿佛看见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低声说道:「为
    了她们的笑容,我一定要努力了。」
      四人吃完午饭后,慕雪灵坐了一会,便带着韩霜回家了。
      「妈,二姨找你干嘛?」
      慕言好奇的看着慕雪梅。
      「你二姨她想……想给你老妈拉红线呢。」
      慕雪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额……那你怎么说?」
      慕言想了想,母亲嫁给别人,自己还要喊别人爸爸的画面,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想老妈嫁人?」
      慕雪梅也有点好奇,如果自己要找个男人,儿子他会有什么想法。
      「不想,我可以照顾妈一辈子!」
      慕言双眼看着慕雪梅,一字一字的说道。
      大概是被慕言的目光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慕雪梅转过头,低声道:「那妈妈
    后半辈子就靠你了。」
      说完后,暮雪梅同时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傻小子,妈妈的那个方面你也想照
    顾吗?」
      慕言靠近慕雪梅,从慕雪梅身后抱住了她,把脸贴在慕雪梅的背上道:「妈,
    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嗯……」慕雪梅静静的让自己儿子抱了一会,才挣脱儿子的怀抱,被儿子
    火热的气息包围住,让她有点不习惯。
      「妈,下午去医院吧,你答应我的哦。」
      「嗯……」
      母子俩下午2点一起去了一趟医院,等体检完,被告知周一再来拿报告,便
    一起离开了医院。
      「臭小子,去买两件衣服吧。」
      慕雪梅终究还是心疼儿子,本来如果不是慕雪灵带着小霜来她家,她还没想
    到,已经大半年没给慕言买过新衣服了。
      「妈,不用,我现在的衣服就挺好的,再说,过段时间我就有钱了。」
      慕言摇头拒绝道。
      「快点,两件衣服能用得了多少钱。」
      慕雪梅拉着慕言就往时代广场走去,慕言很无奈,陪着表妹逛了一上午,没
    想到下午又得陪着自己老妈逛一趟。
      「来,试一下这件。」
      母子俩到了时代广场,进了一家服装店,慕雪梅拿起一件白色的体恤衫和一
    条休闲裤,在慕言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就让慕言去换上。
      慕言接过衣服,略微无奈的走进试衣间。
      一会后,换上新衣服的慕言走了出来,看上去倒是比之前要帅气了一点。
      「挺不错的,再试试这件吧!」
      慕雪梅又拿起了两件,塞到慕言手里说道。
      「……妈,试完这套,可以的话我们就结账回家吧。」
      「嗯。」
      慕雪梅点点头。
      一会后,慕言重新换上一套,走了出来。
      「不愧是我儿子,真帅!再来试试这套。」
      慕雪梅又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了一套衣服,看着慕言说道。
      ……
      来来回回的折腾了4- 5趟,慕言总算打消了慕雪梅还要继续的心思,拿了
    两套之前试过的衣服去收银台结账了。
      母子俩买完衣服,正打算回家的时候,骑着慕言自行车的赵玲玲突然出现了。
      「言哥哥,言哥哥,好巧啊!」
      赵玲玲远远的看见慕言的身影,踩着自行车就冲了过来。
      「言哥哥,这位是?」
      赵玲玲在慕言前面停下自行车,看着跟慕言牵着手的美妇有点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妈,慕雪梅,你怎么会在这里?」
      想着自己妈妈在旁边,慕言也不方便不搭理赵玲玲,便随口介绍了一句。
      「阿姨好,我叫赵玲玲,跟慕言是同学!」
      赵玲玲很有礼貌的向慕雪梅打了一个招呼。
      「赵同学,你好,你这是?」
      慕雪梅看见赵玲玲屁股下的自行车,有点疑惑的看着赵玲玲。同时暗暗点头
    心里说道「难道这女孩就是儿子说的借走我衣服的?倒是长的很漂亮,配的上我
    儿子。」
      「哦,阿姨,这是昨天言哥哥借我的,我正打算骑回给言哥哥呢。」
      赵玲玲甜甜的笑道。
      「……遭了,妈这眼神,很危险啊!」慕言看着慕雪梅听了赵玲玲的解释后,
    转头看着自己的眼神,头皮发麻的暗道。
      「好了好了,车你也骑回来了,你可以回去了。」
      为了防止意外,慕言决定先把赵玲玲赶走,于是不留情的说道。
      「你说的是人话吗?人家玲玲特意给你送车回来,你就马上要赶人家走,去
    去去,一边去。」
      慕雪梅在慕言头上拍了下,把慕言甩到一边,凑到赵玲玲的身边,仔细的打
    量着赵玲玲。
      「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发育的这么好,是个生儿子的料,这兔崽子的眼光
    倒是不错!」心里有了决定,慕雪梅便对赵玲玲说道:「玲玲啊,难得遇上了,
    那就来阿姨家吃顿饭吧,阿姨这就去买菜,你和慕言先回去。听见没有?带玲玲
    回去先,要是我回家看不见玲玲,你也别出现在我眼前了!」
      慕雪梅说到一半,转头狠狠地盯着慕言说道。
      「额……」
      慕言对着赵玲玲猛使眼色,期望着赵玲玲能拒绝掉慕雪梅的邀请。
      「好啊好啊,谢谢阿姨。」
      对着慕雪梅鞠了个躬,赵玲玲笑的跟一朵花似的。
      慕雪梅见赵玲玲答应了下来,点点头便去买菜了……
      「赵玲玲,你到底想干嘛!」
      走在回家的路上,慕言没声好气的说道。
      「言哥哥,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只是……只是想体验一下被疼爱的
    感觉。」
      赵玲玲低声呢喃道。
      「……就这一次。」
      听赵玲玲这么说,慕言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言哥哥你真好,你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
      听见慕言同意,赵玲玲仿佛忘记了昨天的事,推着自行车跟在慕言的身后,
    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慕雪梅买完菜回来,便直接开始做饭了,慕言则帮着打下手。
      因为赵玲玲自幼五指不沾阳春水,所以她只能在客厅里待着,第一次来慕言
    家的她小脑袋一会看向厨房,一会四处张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小房子。
      因为买的基本都是熟食,不多久,菜便一个个的上桌了,最后一个汤煮好后,
    慕雪梅招呼着赵玲玲过来吃饭。
      「玲玲,坐阿姨这里。」
      慕雪梅拍着身边的椅子道。
      「好的,阿姨。」
      赵玲玲坐下后,偷偷的看了一眼慕言,见慕言脸色如常,便安心的陪着慕雪
    梅聊天。
      「来,吃多一点,别客气,到了阿姨家就跟自己家一样。」
      慕雪梅一边给赵玲玲夹菜一边说道。
      「……」
      慕言默默的端着碗,扒拉着饭。
      「谢谢阿姨,我自己来就好。」
      看着碗里的菜越来越多,赵玲玲红着眼眶的说道。
      「怎么了,阿姨做的菜不合口味吗?不好意思啊,阿姨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
    么。」
      见赵玲玲呆呆的看着碗,眼眶湿润,以为自己做的菜不合赵玲玲口味,慕雪
    梅急忙安慰着赵玲玲。
      「???」慕言也是莫名其妙的看着赵玲玲。
      「没有,阿姨做的菜很好吃,只是我怕这是一场梦。」
      「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是梦呢,以后想吃了你就过来,阿姨给你做。」
      慕雪梅虽然不知道赵玲玲是怎么回事,但是看着赵玲玲这幅样子,便安慰着
    赵玲玲。
      「呜……阿姨……」
      赵玲玲突然抱住慕雪梅,哭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慕言欺负你了?别哭别哭,阿姨给你做主!」
      「???」
      慕言一脸懵逼的看着赵玲玲和慕雪梅,心里暗道「我怎么就欺负她了?我吃
    个饭也躺枪?」
      「不是……言哥哥没有欺负我……呜……我只是想我爸妈了……呜」
      赵玲玲趴在慕雪梅的怀里,断断续续的哭道。
      「好孩子……你要是不介意,阿姨就做你的干妈吧。」
      虽然不知道赵玲玲的父母怎么了,但是看着赵玲玲这幅难过的模样,慕雪梅
    心疼的同时,也做了一个决定。
      「不是,妈,人家有父母的,你这没经过他们同意,怎么能随便认干女儿呢。」
      慕言忍不住了,这样下去怎么行,他还打算跟赵玲玲彻底不往来呢。
      「没你的事,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慕雪梅横了一眼慕言,便转头继续安慰着赵玲玲。
      「玲玲,你愿意吗?」
      「干妈,妈!」
      赵玲玲抬起满脸泪痕的俏脸,一句干妈出口,觉得不够的她又喊了一句妈。
      「哎,不哭了哈,玲玲,妈带你回房间去。兔崽子,吃完把碗洗了!」
      听见赵玲玲认了自己这个干妈,慕雪梅眉开眼笑的便带着还在低低抽泣的赵
    玲玲回她房间了,留下慕言一个人在餐厅里。
      「……」
      「这就是不会给我添麻烦?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能信赵玲玲的嘴。唉
    ……」
      说到最后,慕言叹了一口气,饭也没心情吃了,收拾了一下,便去洗碗了
    ……
      「玲玲,妈也没什么礼物给你,这个是我妈留给我的嫁妆,就送你了,来,
    妈给你戴上。」
      房间里,慕雪梅打开床头柜,从一个陈旧盒子里拿出一只玉手镯,抓过赵玲
    玲的右手,就要戴上去。
      「啊,妈,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赵玲玲听慕雪梅说是她的嫁妆,急忙摆着手拒绝道。
      「傻丫头,妈都知道了,前天你还穿走了妈一件衣服呢,这会怎么就不好意
    思了?」
      慕雪梅见赵玲玲不要,便把从下午赵玲玲骑着自行车出现,就想打听的话说
    了出来。
      「啊?我……我没有……阿姨……我今天才第一来……」
      赵玲玲愣了一下,急忙解释道。
      「还不好意思啊,放心,妈是很开明的,你能看上慕言这孩子,是他的福分,
    他要是敢对不起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慕雪梅只当小女孩不好意思,也不再追问。
      「啊……这……这,言哥哥对我很好的。」
      听见慕雪梅说要打断慕言的腿,赵玲玲急忙替慕言说话。
      「行行行,来,戴上吧,丫头。」
      慕雪梅再一次把赵玲玲的手抓在手里,拿着玉手镯就给赵玲玲戴了进去。
      「真漂亮。」
      慕雪梅夸了一句。
      「谢谢妈……」
      赵玲玲摸着这个手镯,娇羞的说道。
      「妈去上个卫生间,你先坐着。」
      慕雪梅说完便离开了房间,留下了赵玲玲一个人。
      赵玲玲既欢喜又懵逼,她本来只是一个人在家待的无聊,便骑着慕言的自行
    车到处转了一圈,在时代广场看见慕言时,她也只是想跟慕言说上两句话而已。
      谁知道慕言是跟他母亲一起在逛街,结果自己就这样被留下来吃饭,吃饭时
    她也没有多想,等慕雪梅一直给自己夹菜时,再想到自己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跟
    父母一起吃过饭,她便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直到慕雪梅要认她干妈时,她激动之下便直接喊了一句「干妈」,但是看了
    一眼愣愣的慕言后,她灵光一闪,又喊了一句「妈」,这声「妈」代表着什么,
    她自己心里明白,慕言应该也明白。
      被慕雪梅拉进房间,说要送她手镯时,她还以为只是「妈」给她的见面礼,
    但是,「妈」随后的一句话就把她给说蒙了,「前天你穿走我一套衣服。」这句
    话把她给整蒙了。
      「前天??前天好像慕言没来上课,对,那天下午慕言没有去学校,唔,大
    奶牛那天也在学校里,那会是谁?慕言那天会跟谁见面呢?还穿走了「妈」一套
    衣服,他们发生了什么??」
      赵玲玲化身侦探,一点一点的分析着,最后,她排除了所有可疑目标,只剩
    下一个人,昨天找慕言的那个女人。
      「难道是她?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跟慕言发生什么,但是……但是我为什
    么有一种感觉,好像就是她?」
      赵玲玲低声呢喃着……
      慕雪梅离开房间后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来到了厨房。
      「兔崽子,玲玲那丫头妈很满意,你以后要好好待人家。」
      「???妈,你说什么呢?我跟赵玲玲就是一般同学啊。」
      慕言正洗着碗,被慕雪梅的话吓得碗都差点摔了,这短短的一会,到底发生
    了什么?
      「总之我不管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玲玲这个媳妇我认定了!」
      慕雪梅话说完,不再给慕言说话的机会,向卫生间走去。
      「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在哪里?」慕言拿着碗,楞在原地,久久无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