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风情谱之跑官记】第四集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8   


      清晨六点一过,门开了,李明光着身子探出脑袋,看见我就坐在门口问:
    「你咋坐这儿?咋不进屋?快给我准备早点!我上班呢!」
      我懒得跟他争论,站起来迈步进家,给他弄了早餐,他吃着问:「昨儿在哪
    儿吃的饭?都干啥了?钱呢?给老宋了?」
      我哼哼哈哈应付着,不想说话。他似乎也觉得理亏,没再追问。
      李明上班走后,我洗了个热水澡,这才觉得缓过来。
      看看表刚过九点,正要躺会儿手机响起显示号码是秀花的,这才想起前儿的
    事儿,忙接听:「秀花?」
      她在那头:「姐,今儿我休息,想跟你唠唠。」
      我有些疲惫,犹豫:「秀花,昨儿姐有点事儿,一宿没睡,现在特没精神,
    要不咱明天?明天你来我家,我去接你。」
      她想想说:「那好,明天我再给你电话。」
      放下手机我昏昏沉沉睡去直到下午两点,起来后又准备晚饭。
      晚上李明回家,吃着饭我问:「大明,今儿见到宋处没?说啥了?」
      他摇头:「中午吃饭的时候没见老宋,估计他没来。反正钱也给了,看看吧。」
      晚上依旧,转天李明走后我和秀花通了电话约定了她坐305中心广场下车,
    我去接。
      放下电话,我穿好衣服出门,先去市场买菜,买好菜刚到中心广场,秀花就
    下车了,穿着一条发旧的蓝色紧身牛仔裤,上面黑色棉服,脚上一双黑色翻绒小
    棉靴,虽没化妆,但透着淳朴的清秀。
      见了面我笑:「妹子,够快的,我这刚买了菜你就到了。」
      她腼腆笑:「305挺方便的,姐,你住哪儿?」
      我笑:「不远,就在前面轻纺楼。」
      说着话我俩走上楼,进家换拖鞋,她里外看看,说:「姐,你家面积可够大
    的!两室一厅南北通透,真好。对了,姐夫呢?」
      我说:「他上班去了,家里就咱俩,中午我给你做饭,咱吃点儿好的。」
      接着,我把她让到卧室坐下,又拿来饮料和水果,屋里热,秀花脱了棉服只
    穿着鸡心领红色毛衣。
      我坐她旁边,点上根烟,包了个橘子塞给她笑:「咋?想通啦?」
      她听我问,低下头轻轻叹口气:「老家我还要供俩个弟弟上学,就凭我这点
    儿工资哪够?这苦日子我过够了!姐,我想通了,我想挣钱!挣大钱!除了供俩
    弟弟,我还想攒钱以后给自己留条好路!」说到最后,她抬头瞪着我,眼神充满
    坚定!
      我心里高兴,但却摇头笑:「秀花,你可能理解有误。姐是过来人,太清楚
    这里头的事儿,你听我细说。」
      抽口烟我继续:「女人就那么几年好光景,拿出身子换钱,谁不想多挣?你
    要说这行比饭店服务员那自然是一天一地,几天能挣你几个月的。但你要说挣大
    钱,那姐可不敢包票!能不能挣大钱要看造化,碰上个有钱的主儿,玩儿你几年
    甚至能包你做小,弄好了给你买套房都不新鲜!可大部分小姐都是靠着平常积攒,
    以后自己干个小生意啥的。另外,这行卖的是品相和活儿,男人出来找乐子为的
    就是图个新鲜换个口味儿!你要是觉得往炕上一趟,俩腿一拳钱就来了,那你想
    错了。你傻,男人可不傻,那样的话他不如回家干老婆,又何必找咱们?所以你
    记住,这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怕臊!不要脸!要脸要面儿的干不了这个。」
      她听着不住点头,我把烟掐灭:「咱这样,我先给你说说这里头的活儿,你
    先听听,能接受,咱就继续,接受不了,那就当咱俩唠闲嗑儿。」
      秀花听完,红着脸咬着嘴唇点头:「姐,你说吧,我挺得住!」
      看她天真的表情我笑:「哎呦妹子!不至于的!其实跟玩儿一样,都是乐儿!
    这首先,跟客人出活儿最重要一点就是保护好自己,对方啥样咱不知道,除非有
    人跟你透底或是老主顾,所以避孕套必须要戴,不戴不接,这个你记住。」
      她红着脸点头:「我以前跟我相好儿玩的时候从来不戴那东西。」
      我看着她说:「废话,那是你对象,知道根底,自己爷们儿当然不用戴,外
    人行吗?其次,出活儿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让他射,射了就OK,钱就挣到了,
    所以必须掌握『活儿』活儿好的小姐,一天能挣七八份儿钱,活儿差的,一天接
    一两个还累得臭死!日积月累,你得少挣多少?」
      她听了不住点头:「姐,这就像工厂里的技术工,手熟的出件儿就多,手生
    的出不了几个件儿还得挨主管数落。」
      我笑:「对!就是这意思。这上活儿有许多讲究,我先问问你,你跟你相好
    儿操屄的时候都干过些啥?」
      她红着脸说:「嗯……我给他吃过……那里……」
      我打断她:「秀花,我刚说的你忘了?别怕臊!『鸡巴』这俩字儿有那么难
    说吗?你又不是雏。」
      她想了想深吸口气看着我说:「我给他叼过鸡巴,舔过他脚丫子,他操我屄,
    还操过屁眼儿……大概就这些。」
      我满意点点头问:「你给他舔过屁眼子吗?」
      她红着脸摇头:「他让我给他舔,我嫌脏,没有。」
      我接着问:「口爆过吗?就是他把精子射你嘴里?」
      她想了想点头:「射过一次,那次我不方便,他操屁眼儿,最后射在嘴里了,
    我嫌腥臭,都吐了。」
      我细问:「他操完你屁眼儿就直接射嘴里了?你没给他唆了唆了?」
      她摇头:「有点儿臭,我嫌恶心,没唆了。」
      我听了笑:「傻丫头!有啥恶心的,都是你自己的东西,你看我。」
      说着,我站起来脱掉裤子,背对着她把屁股撅起来,双手扒开露出褐色屁眼
    儿,回头说:「这是姐的屁眼儿,看清楚了。」
      秀花红着脸抬头盯着看,我把两根手指放进嘴里沾了香唾抹在屁眼儿上,慢
    慢抠进去,挖弄好一会儿才抽出来,然后转身看着她说:「看清楚。」说完,把
    手指伸进嘴里唆了半天才吐出。
      她吃惊的看着我:「姐!你可真行!抠屁眼子唆了手指头!真臭不要脸!」
      我知她骂我,但丝毫未放在心上,爽朗的笑:「妹子,没这个拼劲儿还想挣
    钱?你还没见姐臭不要脸的时候了,来,你脱了裤子把屁股撅起来,姐给你舔屁
    眼子!我今儿让你见识见识啥叫臭不要脸!」
      她听得一愣,略犹豫,突然站起来迅速把裤子脱了,冲我说:「姐,你来,
    我咋撅?」
      我看着她身子,白白净净皮肤细腻,两腿间一缕黑屄毛儿蓬勃生长,屁股肥
    大又白又嫩,我笑:「妹子,你有副好本钱呢!你这样,咱俩上炕,姐让你感受
    感受。」
      说着,我拉着她的手纷纷上床,上了床索性我俩都脱光,秀花的奶子虽没我
    大,但也十分可观,摸上去软软挺压手。她按照我指示跪爬下去,双腿分开,我
    用同样的姿势跪在她后面双手分开两片臀肉露出一褐色屁眼儿,我凑过去闻了闻,
    味儿够冲!
      先略微下探吐香舌从下往上舔屄缝儿,顿时她轻声哼哼起来,我把嘴唇紧紧
    贴住屄门儿,香舌绷紧一伸一缩像鸡巴在屄道里抽插,秀花淫叫:「哎呦姐!你
    拿舌头就操了我!我真服你!哎呦!还真给劲儿!啊!啊!」
      我也没功夫说话,一个劲儿用舌头操她,突然她小腹一拱滴落下几滴热尿,
    我赶忙用嘴接着咽下肚儿。
      秀花满脸通红回头看着我:「姐!你太浪了!连尿都喝!」
      我笑:「这算啥?只要给钱爷们儿尿我也照喝!对了秀花,刚才我给你舔屄
    的时候鼻子正冲着你屁眼儿,我见屁眼儿拱了两下,你是不是有热屁想出来?」
      她听了脸红,点点头:「我没好意思……」
      我笑着拍了拍她屁股:「傻屄妹子!正得劲儿的时候干啥不放?不正好熏熏
    我?」说完,我绷紧舌尖儿直接捅入她屁眼儿。
      「呀!啊!……姐!……操我屁眼儿!……臭屁眼子好爽!……舔到俺心坎
    儿里了!……哎呦!」
      她越叫越兴奋扭着大白屁股往我脸上猛顶,我也来了劲儿,下狠用舌头勾她
    屁眼儿,最后把屁眼儿里里外外舔了个干净,对她说:「妹子,过来跟姐亲嘴儿。」
      她听了忙扭过身儿抱着我就亲,我俩顿时扭在一起。「姐,你是我亲姐!我
    也要给你舔屁眼子!」
      她说着,让我翻身儿,我忙跪爬在床自己用手掰开屁股,她刚要舔,我笑:
    「妹子,你可想好啦,姐这屁眼子可够臭!早起拉屎我还没来得及洗!舔不舔?」
      她听了笑:「姐,我那屁眼子前三天就懒得洗,你不嫌我,我咋能嫌你?」
    说着,她学着我的样儿绷紧舌尖捅进我屁眼儿里。
      「啊啊啊啊……妹子……够猛!……你操着姐了!……哦……」我边叫边用
    屁股顶她,房间里我俩玩儿得其乐融融。
      舔完屁眼儿她又给我舔屄,虽然还不那么熟练,但应付鸡巴总是够了。
      折腾有一个多小时才安静下来,秀花躺我怀里玩儿我奶头儿,我则搂着她撩
    屄毛儿,她问:「姐,你觉得我表现咋样?」
      我点上根烟笑:「还成,你本钱好,挣钱没问题。」
      她听了放心,自言自语:「要是有个爷们儿好了,真刀真枪干干……」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翻身起来说:「你要不提我还忘了,我这儿有道具,
    虽然不如真鸡巴,但也能应付。」
      说着话,我下地打开大衣柜门从最里面翻出个纸盒,打开来拿出两样东西扔
    床上,她凑过来看,问:「姐!这是啥?假鸡巴?」
      我笑:「这是我当年做小姐时用过的,叫『活男根』日本进口货!材料绝对
    上乘,不像现在国内产品都他妈用废塑料做的!」
      说着,我拿过其中一个肉色的假鸡巴比划:「看见没,能软能硬,模仿真鸡
    巴,而且是食品级材料,没怪味儿。」
      说着,我又指着鸡巴根儿上的几条丝带:「这是个裤衩儿,穿上就长出鸡巴,
    而且最特别的一点,这假鸡巴根儿里有个软勾儿,把这勾塞进屄里,操的时候软
    勾正好蹭着屄道,越蹭越带劲儿!咱们国内的产品没这设计,所以只有挨操的爽,
    人家这产品俩人都能爽!」
      说着,我把内衬里的软勾塞进屄里,然后系紧丝带,顿时挺起鸡巴。
                   秀花看着高
      兴,也学着我的样穿上,她那鸡巴是黑色的,顿时我俩都笑了。
      秀花在床上来回来去走了两圈儿,红着脸笑:「姐,我稍微一动软勾就蹭屄
    道,还真有点儿感觉。
      对了姐,你咋有这东西?难道你那时候放着真鸡巴不用,非要用这个?」
      我笑:「这东西再好也只是个道具,咋能比那有灵性的真货?只不过有些变
    态的客人放着爷们儿不当,非要体会体会当小姐是啥滋味儿,那时候我戴着这家
    伙不知道操了多少变态货的屁眼儿!找乐儿极了!那些变态还以为挺爽的,谁知
    道这大家伙进去以后直把他们操得哭爹喊娘!哈哈!」
      秀花听了大笑:「还有这样的!也对!让他们也尝尝滋味儿!」
      我笑:「男人的屁眼儿跟咱们不大一样,他们屁股本来就小,屁眼儿更紧,
    操的时候虽然抹了不少肛油儿可还是特费劲!假鸡巴塞进去就好像大象腿愣进了
    耗子洞!」
      秀花笑:「姐,真的啊!太找乐儿了!」
      我点头:「不过你还别说,虽然干得那些贱货男人哭天喊地,可事后还真有
    上瘾的,还来找我,还让我接着操他们!」
      秀花瞪大眼睛:「咋?!还来?!他们不怕疼啊?」
      我冷哼一声:「要不咋说是贱货呢!就他妈贱!给他屁眼儿开花他也贱!求
    着让操!」
      秀花听了问:「姐,要是以后我也碰到这样的咋办?」
      我立马说:「操他!狠狠的操!」
      秀花用力点头:「对!我操他!」
      我又点上根烟:「妹子,这道具除了干这个,还有其他作用。有些男人喜欢
    看俩小姐互相操着玩儿,还有就是玩儿『双花』的时候点炮用。」
      秀花刚要问,被我拦下说:「你想知道啥叫『双花』是吧?就是一个客人要
    了俩小姐,可鸡巴只有一根,又不愿意和其他男人分享,所以就让一个小姐穿上
    这个陪着客人一起操另一个,操够了,再换人。除了双花还有『双棍』就是指两
    个客人共同操一个小姐,赶上双棍,虽然累点儿但能挣钱,一次就是两份儿半的
    钱。」
      她认真听着记着,问:「姐,还有啥?你多说说。」
      我坐她对面说:「还有『大棍』就是两个以上客人操一个小姐,行里也叫
    『耍轮儿』玩儿的就是个轮奸的造型,碰上这个可能受点儿罪,一般都是把小姐
    绑在床上或凳子上,几个爷们儿排着队轮。」
      秀花听了面露惧色小声儿问:「姐?你碰到过吗?能不能不接?」
      我苦笑:「咋没碰到过?头一次五个轮的我,把我手脚绑在一起,操了我两
    个多小时,把屎尿都操出来了!不过也是真爽,那劲儿一股接一股。后来还有一
    次,七个,也是俩多小时,身子都散架了,躺床上几天没下地,歇不过来,屄都
    肿了!我那时年轻气盛不在乎,有活儿就上,你当然可以不接,没人逼着你,但
    你不接就有人接,你只能干看着人家挣钱。接一次就好几千,谁是傻子?」
      秀花好半天才点头:「姐,这钱可真不好挣。」
      我冷笑:「好挣的钱还能轮到咱?」
      秀花低头拍了拍假鸡巴问:「姐,接下来咱干啥?」
      我咬着嘴唇:「要不咱俩互相操着玩儿会儿?你感受感受,我也教教你咋出
    活儿。」
      她红着脸点头,看样子挺兴奋,我又从大衣柜里拿出肉黑色两条开裆紧身连
    裤袜扔在床上:「一般不会让咱们光着屁股互相操,现在男人们都喜欢穿丝袜的
    小姐,你挑一条穿上。」
      秀花看看假鸡巴笑:「我这鸡巴是黑色的,我穿黑的。」
      不一会儿我俩纷纷穿上丝袜又重新穿好假鸡巴,我笑问:「咱俩谁先操谁?」
      她害羞的说:「都行。」
      我笑:「要不这样,我先操你。我太熟悉那些客人是咋玩儿的,你就当我是
    嫖客,看我咋嫖你,完事儿你再操我,咋样?」她点头同意,我俩站在地上我对
    她说:「来,跪下。」
      她听话的双腿一软跪在我面前,我往前凑了凑将假鸡巴头塞进她嘴里前后动
    作逐渐深入。
      「咳咳……」秀花咳嗽两声推开我:「姐,呛!」
      我低头笑:「这叫深喉,玩儿的就是嗓子眼儿,刚开始都不适应,多练练就
    好了。」
      她抬头问:「咋练?」
      我说:「你买根生黄瓜,要头儿大脖儿细的那种,没事儿就用那东西捅捅嗓
    子眼儿,适应了就不恶心。」
      她点头。接下来我又让她撅在炕头儿,站在背后摆好姿势,见她姿势摆得有
    些歪,我顺手在她大白屁股上给了一巴掌「啪!」顿时肉香四溢,我骂:「操你
    妈的!给屄撅好了!」
      秀花尖叫一声忙用力挺了挺,顿时屄门儿微微张开,那肉色软勾依稀可见,
    我在手指上吐了些香唾抹在屄上往里抠了抠,没一会儿就冒出淫水儿,手指蘸着
    淫水儿又插进屁眼儿里使劲儿抠抠,抽出手指放进嘴里唆了唆了这才笑:「婊子!
    真够味儿!」
      说着话,假鸡巴头儿顶住屄门往里猛送,那粗大的鸡巴茎挤着软勾插进去。
      「呀呀呀呀呀……」秀花儿淫叫起来,她屄道本来就紧,又被一次捅进两根
    物件儿自然刺激,我这边也爽,每次抽插屄里的软勾蹭着屄道,越蹭越爽!
      我是真佩服小日本的设计,国产物件儿没有软勾,玩儿起来只有一方爽,人
    家这设计是双方全爽!
      「啊呀!啊!呀!呀!啊!呀!啊啊……」淫叫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我俩
    似乎是比谁的声儿大。
      「姐……呀!……操得咋这爽?!……哎呦……屄里真舒服!……亲姐!
    ……别停!……多操操!……呀!呀!呀!……」秀花边叫边往后顶屁股,只将
    假鸡巴插到根儿!
      时间一长我腰都有些酸,可还是不想停下来,屄里痒得很,最后我抽出假鸡
    巴说:「秀花,操我!」
      说着我先跪在她旁边,她从炕上直起腰一扭身儿便将假鸡巴头捅进我小嘴儿
    里猛操。
      「咔咔咔……」我翻着白眼儿被她按住,假鸡巴都快插到根儿!
      「婊子!你给俺撅起来!」她迫不及待催促着。
      我急忙撅在炕头儿,双手绕到后面左右一分掰开屄门儿,秀花学着我刚才的
    样子冲我屄上啐了口唾沫两根手指把软勾往里送送,然后又抠抠我屁眼儿,也放
    进嘴里唆了唆了说:「操的!你屁眼子咋这有味儿!」
      说着话,她趴在我屁股上假鸡巴头儿顶住屄门儿使劲儿一捅!「噗哧!」应
    声插到根儿!
      「啊啊……呀呀!……啊啊……呀……啊……呀……」淫声再次响起,只不
    过秀花毕竟是初次玩儿这个,还不怎么会动作显得有些狼狈。
      我忙回头说:「秀花……用腰劲儿……上身别动……对!……轻点儿……捅
    鸡巴!啊!……啊!……对!……就是这样!……捅鸡巴!啊!」
      我只觉小腹一紧哆嗦着射出股热乎乎的屄水儿,秀花竟然把我操出个小高潮。
      「噗!」我屁眼儿一松放出热屁,她闻着说:「姐!你这屎没拉痛快,放屁
    都是屎味儿!」
      我被她臊得脸红,回应:「你有法子治治姐?」
      秀花二话不说冲我屁眼儿啐了口唾沫两根手指插进去猛抠,抠完放嘴里唆了
    干净,再抠。
      「啊!啊!……」我大声儿淫叫,本来就被她操得挺爽,现在又加上抠屁眼
    子,更爽了。
      我这儿正叫,突然两根手指伸进我小嘴儿里,我急忙含住唆了,只听秀花笑:
    「姐,也别我独享,你也尝尝鲜!」
      我唆了个干净吐出,回头笑:「好你个小婊子!现在就懂得给你亲姐加料儿
    了!」
      半小时下来,我俩都累得呼呼喘气,我又领着她到厕所里漱口冲澡,收拾好
    房间我去厨房做饭她帮忙。
      边做饭我笑问:「妹子,今儿感觉咋样?做小姐就是这滋味儿的。」
      她红着脸点头:「没做过想想就恶心,可真做了,也就那么回事儿,我觉得
    还行。」
      我点头接着问:「那你咋打算?」
      她想想说:「姐,我想干满这个月就辞职过来找你。」
      我问:「你要不干了,有住宿的地方?」
      她摇头:「没有,只能找最便宜的地方先安顿下来。」
      我想到上次去大军那里商量过的,说:「姐倒是有个地方,住宿不花钱,算
    上吃喝一月三百,你觉得咋样?」
      她听了笑:「那敢情好!姐,你说的是哪里?」
      我说:「以前我出台的场子都没有了,不过我有朋友能提供客源,就在西四
    那边,地方还不错,而且有我朋友照应着咱们不会吃亏。」
      她听了笑:「姐,我可都指望你了!」
      中午我炒了荤素两个菜,又蒸了米饭,边吃边聊,饭后秀花又帮我收拾餐厨,
    直到下午两点她才离开。
      送走秀花,我睡了会儿,然后赶紧做出晚饭。
      三天后。我接到宋处电话:「喂,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四万块钱准备好了吗?
      给我送来。」
      他张嘴就要钱。
      从那次吃饭,我很透这老流氓,但又不好得罪,只好说:「宋处,再给我点
    儿时间,我的家底儿都掏给您了,您张口就四万块我去哪儿给您弄这么多钱?」
      他听了冷笑:「你给不起自然有给得起的,行啊,你慢慢准备,我挂了。」
      放下电话我越想越气索性不再理会。
      又过一周,这天正好星期二,李明晚上进家我就觉他情绪不对,脸拉得老长。
    「大明,咋了?出啥事儿了?」
      我关切的问。「哼!」他白了我一眼把手提包狠狠扔在地上。
      我赶忙过去捡,就听他嚷:「你办得这叫啥事儿!」
      我忙问:「咋了?你倒是说说!」他气哼哼坐下喝了口水:「今儿下午局里
    开全面会!会上通报,老宋升了副局!……」
      我听了眼睛发亮:「那好了!你这个副处有眉目了!」
      他突然嚷:「眉目个屁!李迪升副处了!会上宣布的!」
      我听得一愣,好半天才问:「啥?!李迪升副处了?不能!宋处不是说好的
    让你当副处吗?」
      他瞪着我:「你个傻屄!人家不过是玩儿咱!其实老宋根本没打算把我弄上
    去!咱吃亏吃大了!」
      我听了眼眉都立起来:「不成!这不是欺负人吗?!咱出人出钱最后让李迪
    沾光得利!不成!
      明儿我去找姓宋的!我倒要问问这是咋回事儿!」
      一夜我辗转反侧,越想越气,这姓宋的太不地道!
      转天送李明上班,我又等了等才出发,到局里十点刚过,李明告诉我宋处的
    办公室搬到三楼,我没含糊直接上楼,到了办公室门口,听里面挺热闹,似乎除
    了宋处还有别人。
      我推门就进,只见里面烟雾缭绕。副局长办公室比起副处长明显大了许多,
    装修也豪华,除了原有的设施又增加了壁挂式液晶彩电、黑色真皮转角沙发。
      我进来的时候,宋处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皮转椅里,两脚翘在桌面上边抽烟
    边说笑,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着四五个男人,都是黑皮衣黑西裤黑皮鞋,短平头,
    其中一个满脸凶相脸上还有几个麻子,他们几个有说有笑聊得正欢。
      宋处见我进来顿时脸色发冷,那几个男人毫不避讳眼神儿在我身上乱转。
      「你咋来了?咋不敲门?咋这么没规矩?」宋处连着问。
                  我走过去站在他
      面前说:「宋处,这是咋回事儿?昨儿我家大明回家说您升了副局,可为啥
    把李迪升副处?咱不说好让我家大明当副处吗?」
      他听了看着我,突然大笑,对那几个男人指着我说:「麻脸儿你知道这傻屄
    是谁吗?哈哈……她是我们局里一个土蔫儿的老婆,身条儿不错,活儿也行,有
    机会你上两把,这傻屄被我上过两次,说让我升他老公当副处!我操!你知道他
    老公外号叫啥?大傻屄!哈哈……」
      顿时,几个男人哄堂大笑,那个麻脸说:「宋局,要不现在钱好挣呢!就是
    傻屄太多!哈哈!」说着话,他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搂住肩膀淫笑:「老妹儿!咱
    俩玩儿玩儿,我升你老公当市长!哈哈!」
      我怒瞪他一眼使劲儿推开说:「去你妈的!有你个屄事儿?!轮到你搭茬?!
    边儿呆着去!」
      我好歹也是从前江湖上混过的,见官我没底,但几个小混混根本没放心上。
    扭头我瞪着宋局:「宋局,这事儿你咋说!你要是办不成事儿就把十万块钱退给
    我!那可是我全部家底儿!」
      宋处满脸淫笑:「行!没问题!不过我有个小小条件……」说着,他用手指
    了指麻脸说:「你看他了么,他是我兄弟,黑道儿上混的。退不退你钱由他说了
    算,你现在把裤子脱了,撅那儿让他操,他要是操爽了备不住真答应退你钱!哈
    哈!」
      话音未落麻脸再次搂住我肩膀坏笑:「姐妹儿听见了?这回该有我的事儿了
    吧?操!你这臭屄嘴还真能狡理!我问你!你打算怎么着?」
      我气急冷笑,甩开麻脸瞪着宋局说:「姓宋的!你跟我玩儿这套是吧!你也
    太欺负人了!姑奶奶……」没等我说完突然头发被人一把抓住紧接着小腹挨了重
    重一拳!
      「哎呦!」我疼得弯下腰。
      麻脸冷冷的声音响起:「臭婊子!你当这儿是哪儿?!敢在这儿耍横?!」
    说着他往后猛拽,我趔趄坐在地上胸口又挨了重重一脚!这脚踢得够狠我好悬没
    岔气儿。
      忍着疼,我爬起来就要拼命,此时旁边过来个男人扬手就是正反四个大嘴巴!
    抽得我嘴角冒血!我实没想到这几个来真的,看来他们来头不小。
      「唔唔……」我捂着脸哭起来。比起身体上的疼,我心里更恨!麻脸点上根
    烟冷眼看着,过了会儿他问:「你叫啥?」
      我收住哭声抬起头瞪着他:「周丽。」
      他点点头:「周丽,你听我说啊。你的事儿,宋局都跟我说了。这事儿到我
    这儿就算到头儿了。
      钱,没有。你告到法院,没凭据你也告不赢。人,白玩儿,玩儿你算是你造
    化!
      你要是敢闹事儿我就打你!而且连你那个王八绿老公一起打!打到你俩服了
    为止!听明白了吗?!」
      我看看宋局又看看麻脸再看看那几个男人,点点头:「我明白了,你们欺负
    人欺负到家了!」
      「啪!」话音未落我又挨了狠狠一巴掌,顿时左脸上火辣辣疼。「不长记性
    是吧!?臭屄就是欠抽!你再说个试试?!」麻脸凶相毕露。
      我知道,现在任何反抗只会招来暴打,勉强稳了稳心神我转身向门口走去。
      突然麻脸暴吼:「站着!」
      我一哆嗦站住,他翻着三角眼:「想走?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瞪着他:「你们还想咋样?」
      麻脸冷笑:「这是啥地方?你闹够了就想走?想走也行,你给我走到宋局面
    前规规矩矩鞠三个躬,一边鞠躬一边嘴里还得说『宋局,谢谢您操我!我给您添
    麻烦了,对不起您!』必须大点儿声!连说三遍!」
      这完全是对我的侮辱,可如果我不这么做恐怕出不去这门,万般无奈,我流
    着眼泪慢慢走到宋局面前鞠躬,嘴里同时说:「宋局,谢谢您操我……」
      刚说到这儿麻脸在旁吼:「大点儿声!我听不见!」
      我只好大声喊:「宋局,谢谢您操我!我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您!」
      再看宋局依旧坐在那里,低头盯着手机翻弄,头都没抬。鞠完躬我站在那儿,
    麻脸狠狠的说:「傻屄!还不快滚!等着领赏咋地?!」
      顿时几个男人又哄笑,我这才慢慢向门口走去,刚打开门,后腰被人重重踹
    了一脚!
      我尖叫着直接摔在地上!背后麻脸恶狠狠的骂:「快滚!」
      接着,门被大力关上。好半天我才爬起来,一瘸一拐下楼,走到一楼正好碰
    见李明,见到他我眼泪瞬间冒出来,可他只是冷冷看了我一眼便迅速消失在楼道
    尽头。
      我心彻底寒了不顾异样目光径直走出轻纺局。站在门口我呆呆发愣,家,我
    不想回,回到那里只能给李明当牛做马,伺候他吃喝照顾他生活,高兴了拿我当
    小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对他来讲我的价值就如此,只能付出,没有哪怕一丝
    回报。
      可我不回家又能去哪儿?想来想去下定决心拿出电话拨通了茶座大军经理的
    号码:「喂?大军哥?我是丽丽。」
      电话那边挺嘈杂,大军说:「哦,我知道,啥事儿?」
      我犹豫半天才说:「大军哥我能不能到您那里暂住?我……无家可归了。」
      良久,大军说:「行啊,你过来吧,我这儿条件差点儿,但能凑合住。」
      我忙说:「谢谢您!谢谢您!」
      放下电话我回家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最后把李明的工资卡放在桌子上毅然
    走出家门。
      大军把我安排在客来茶座四楼,四楼是专门耍活的地方,整层楼被分隔成几
    十个独立房间,每个房间的墙面用粉红色打底上面贴着各种各样裸体美女画,门
    上贴着大红喜字,虽然房间面积都不大但装修讲究,有独立厕所、双人软床、饮
      水机、茶几、皮马凳、吊环、各色假道具、避孕套、烟、打火机、一次性床单、
      电视、录像机、黄色光碟、垃圾桶……
      厕所里有全套洗澡设备,消毒毛巾、洗发水、香皂也都是一次性的,所有的
    东西都免费提供。
      在房门上,双喜字下面有独立门牌号,但数字都很吉利,比如:8188、
    8288、6868等等,四楼电梯入口处有个小柜台,有局的时候有女服务员
    站在这里值班,柜台除了收费以外还售卖几种壮阳药,伟哥、活力素、东洋威猛、
    万金油、金枪油等等,不过价格不菲。
      在楼层最后有一面隔音墙,墙上有门,推开后横向一排空房间,这里就是宿
    舍,其中一间是化妆间,也不过就是几个破旧的梳妆台和一些廉价化妆品,小姐
    们一般化妆品自备。仅靠着化妆间是厕所,提供二十四小时热水,可以冲澡。
      听大军介绍,目前有十几个吉平本地的小姐和暗娼,不过她们大多都有正式
    工作和家庭,只是有局的时候才过来,能在这里接活儿的算是吉平顶尖了,当然,
    收入也不菲,那些房间开一次最少是688,二八开的话仅是开房费小姐就能拿
    到四张!更不要说还有许多加钱的讲究。
      很多小姐都找上门主动留下联系电话,但大军只挑最好的。他分配给了我一
    个房间,所谓房间不过是几平米小屋,摆放着铁架子床,一盏昏黄的灯,潮气扑
    面又湿又冷。
      过了几年舒服日子,我哪禁得起这样环境?但终是咬牙坚持,就这样,我暂
    时安顿下来。
      好歹收拾一下,铺好床我侧身躺下,没心思吃晚饭,入夜无眠,心里想着白
    天的事儿,受伤的地方也疼,怎么都睡不着,手机开了一宿指望李明哪怕能来个
    电话也好,可没有,我彻底寒心了。
      凌晨我迷迷糊糊睡着,六点手机响起,我一看是李明,刚接通他便埋怨:
    「你在哪儿了?!咋一宿都没回来?!快回家给我弄早点!我还等着上班呢!」
      我心里恨,冷冷说:「早点你自己弄吧,我不伺候你了,实在不会弄,楼下
    有垃圾箱,你翻翻,备不住有谁家扔掉的剩菜剩饭,你凑合吃一口。」
      他听了急:「咋!你这话啥意思!拿我当野狗啊!」
      我冷笑:「野狗?你也配!我给野狗扔口馒头它还知道叫两声了!你他妈连
    野狗都不如!你媳妇受了欺负你连个屁都不放!」
      他吼:「操!这都是你自己作的!怪谁?!」
      他竟然还敢冲我吼!
      我再也憋不住火!大骂:「去你妈的!我是自己作的!可我又为了谁?!为
    我自己?你那良心都让野狗吃了?!我告诉你李明,你他妈别整天装得跟爷似的!
    打今儿起姑奶奶不伺候你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叫几个人到家就能废了你!你说
    个『不』字儿给我听听?!说啊!」
      自从结婚以来我也没发过这么大脾气,更没说过这么狠话,电话那边李明顿
    时发傻:「你……你要干啥?!谋害亲夫啊你!?你敢来!我报警!」
      我冷笑:「你不是不知道我原来是干啥的吧?报警我就怕你了?有本事你让
    警察贴身保护你一辈子!就你那个土鳖怂相儿!」
      李明似乎无话可说挂断电话,骂了他一通我出口恶气,心情畅快许多,可转
    眼看看这周围环境,想到自己要在这儿常住不禁心里难过呜呜哭起来。
      我正哭得伤心,门一开,二军探头进来:「呦!丽丽,你这是咋了?大早起
    的。昨儿我听老大说你住过来了,早起来过来看看,你哭啥?」
      我忙擦干眼泪:「没……没事儿,跟家里闹了别扭,不想回去,可觉得委屈
    ……」
      二军撇撇嘴:「你家里的事儿我不好插嘴,不过你在这儿住下没问题。对了,
    过两天就有局儿,这可是好事儿。」
      我点头:「二军哥,谢谢您。」
      二军笑:「没啥。对了,你咋不下去吃早点?楼下现在开火,有早茶。」
      我脸上一红:「二军哥……我……我没钱……不过,二军哥您现在有活儿吗?
    我……」
      二军听了摆手:「算了!不就每月三百吗?这个月给你免了,回头从你份子
    钱里走账,不过出活儿的时候你可卖卖力气。」
      我听了忙点头:「二军哥您放心!我一定卖力气!早点儿把钱挣出来还您!」
      二军点点头:「行啊,你收拾收拾下楼吧。」说完他走了。
      又发了会儿呆,我这才洗洗脸下楼,服务员见我进来忙笑:「丽姐,刚才经
    理一个劲儿嘱咐我们,您想吃啥随便吃,千万别委屈肚子!」
      我红着脸点头,看看早点挺丰盛,要了点心和云吞汤。
      过了几天我逐渐适应些,想想自己孤单不如把秀花叫来作伴便主动给秀花电
    话:「喂?秀花?」
      秀花回:「姐,是我。」
      我问:「说话方便吗?」
      她说:「就我一个人在宿舍,正躺着了。」
      我说:「秀花,姐现在出来了,和家里闹翻了不想回去。」
      她听了吃惊:「咋?你离家出走啦?」
      我点头:「嗯。我目前在一个朋友这里,也是咱们将来挣钱的地方。」
      她问:「是你说的那个管吃管住的地方?」
      我点头:「没错儿。秀花,姐现在一个人住这儿孤单,你过来吧。」
      她犹豫:「姐,我还想干满这个月,拿个全工资。」
      我劝:「你那点儿工资够干啥的?这里过两天就有活儿,能挣钱!你放着西
    瓜非要捡芝麻?」
      她犹豫:「姐,真能挣钱吗?我这边辞职了只能拿半个月工资。」
      我肯定的说:「只要咱俩出活儿肯定能挣钱!妹子你听我的,现在就辞职!」               
      秀花沉默一会儿突然说:「那好!我现在就辞职!」
      我高兴的说:「你办利索了我过去接你!」
      放下电话我才琢磨刚才说话没留余地,万一秀花过来挣不到钱咋办?可事已
    至此只能这样了,至少我能多个伴儿。
      随即我上楼请示大军,大军倒是挺爽快,一口答应让我把秀花带过来看看,
    但见面就要试活儿。
      临近下午,秀花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办了辞职正整理东西,我这才坐车把她接
    过来,来的路上我给她介绍了情况让她心里有数。
                  《第四集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