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欲望空间】第四章——炼狱之门

    发布时间:2020-05-24 00:01:27   

      已经过去了三天。
      胡小黎靠在地铁座椅上。此时已经是深夜,而这是地铁最后一班车,因此整
    个车厢内只有她一个人。
      她打了个呵欠,将脚上的深棕色旅游鞋脱掉,两条穿着黑色过膝袜的双腿轻
    轻抬高,左腿平放在座椅上,膝盖微微弓起,右腿搭在左腿上,双臂枕在脑袋后,
    整个人就这样躺了下来。
      「反正也没有别人会坐车了,那么当然平躺比坐着要舒服得多。」
      她向来不会委屈自己的——除非十分必要。
      她的上身穿着黑色露脐T恤,下身则是一条黑色超短裙,这裙子实在短得夸
    张,只是勉强遮住了股沟与臀缝,白嫩紧致的大腿几乎露在外面,如果稍微弯腰,
    那么半边臀部都会暴露在外。若是男人见了不会有非分之想,那么他若不是取向
    异于大众,便一定是有难言隐疾了。而这出门的一路上总难免有那么几只管不住
    的手向她的肌肤伸过来,但她总在对方即将得手前悄悄改变了位置。当她看着那
    些男人既惊讶又失望的神情,便觉得快活极了。
      不过这时她忽然又想到了程中,心里的快意一下子就被一扫而空。
      「唉,这个懒鬼、穷鬼、色鬼,出了什么事就只会拖累我。这次竟然要我去
    偷安保部队的档案?只有傻子才会打这种主意,也只有疯子才会真的去这么做
    ……」
      她忿忿地想着,然后叹了一口气,小声道:「所以,我就是个疯子。」
      胡小黎都没想到自己会答应。当然,一开始这件事还是按照生意来谈的,她
    与程中花了一个小时逐步分析这件事的风险和成功的可能性,再一样一样折算成
    费用,按理说这么高的风险,收的费用肯定不会低。但最后有关钱的事情却不了
    了之了。
      「还不都是他的错,谁叫他在最后统计相加总额的时候射出来了呢?还非要
    射得那么多?结果之前好不容易算好的数据在高潮之后全忘了……」
      她不禁开始反思,在做爱的时候谈生意的习惯是不是应该改一改了?不过深
    思熟虑了一番之后,她还是觉得边做爱边谈生意没什么不好的,问题只在于坚持
    的时间还不够久。如果两个人多撑五分钟再高潮,这生意就算谈成了。
      「结果现在,我却莫名其妙要免费帮他的忙了?」
      她想起程中趴在自己身上时恬不知耻地说出的那句话:「要钱我一分都没有
    了,实在不行,事成之后你把我的命拿走算了……不过还是要等到我把大哥的事
    解决之后再说。」
      「算了吧,你这条烂命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险去换吗?」胡小黎说,「先欠着
    吧……」
      于是她拿着程中的一张白条乘上了这班地铁。
      此刻她觉得身体实在太累了,便缓缓将双腿舒展开来,浑身尽量放松。她知
    道一小时后自己就该绷紧浑身的神经了。
      虽说有瞬间移动这样的特殊能力,但是在安保部队中心也只是起到意义不大
    的辅助作用罢了。即使她从来没有见过,也猜得到其中的防备有多么森严。
      「没办法,谁让我偏偏认识他呢?不过他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担心他大哥,还
    是说程坚有什么能抵抗爆炸的特殊能力?谁知道呢……可要是没死的话,他又能
    跑到哪里去躲起来?」
      这种事她越想越头疼,最后索性不想了。「反正这是他的家事,我先想办法
    解决我现在的问题吧。」
      胡小黎闭上眼,在到达终点站之前她打算多休息一会。
      但她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滑上了自己的大腿、热热的、软软的。她一瞬间
    以为是虫子,赶忙睁开眼,身体不禁一缩。
      然而她什么也没看到,自己的大腿肉上白白净净,哪里有什么虫子?
      似乎是错觉。
      但胡小黎可不会轻易放松警惕,她稍微活动了一下双腿,又恢复了原样,继
    续闭上眼休息。
      没过一会,那奇怪的触感又出现了——这一次是在胸部。
      胡小黎还未睁眼,便伸手向空中一抓,却抓了个空。当她环顾四周时,发现
    依然是空空如也。此时地铁到站,门一开一关,并没有人上下车。
      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胡小黎能确定自己被袭击了——那触感,分明是一
    个人的手。她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她知道的确有个人,趁她不注意,偷摸了她
    的大腿和胸。
      当然,如果要说她会为此羞耻,恐怕她自己都不信。她倒是不在乎被人偷摸,
    出了这种事,只是扭断对方的手就算了事。这些都无伤大雅。
      而此时此刻,胡小黎所在乎的,是自己被偷摸了,却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么多年了,只有我偷袭别人的份,被人偷袭且根本没有察觉——这还是
    头一回,」她暗想,「或许刚才那个人已经偷偷下车了,或者说那人有什么能力
    可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袭击我?」
      至于对方袭击她的理由,胡小黎根本不用去考虑,「偷摸一个漂亮女孩子,
    还需要什么理由呢?」
      于是她站起来,走到车厢中央,大声说道:「是谁?」
      车厢里没有回应。
      于是她笑了,轻哼一声道:「看来只是个胆小鬼而已,只敢躲在暗处欺负一
    下没有防备的女孩子,到了这时候连现身都不敢了?」
      然而话音刚落,她便感到有一只手触碰了她的臀瓣,甚至还如挑衅一般捏了
    一下。她回过身反抓,却还是什么都没抓到。
      此时又到了一站,门一开一关,没有人上下车。
      胡小黎确信那个看不见的敌人也不会再下车了。在到达终点站之前,她非要
    抓住那个人不可。如果她被人白白摸了一遍身子,却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清,那
    个讨厌的色鬼一定会毫不掩饰地展现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想到这里,胡小黎慢慢稳定住情绪,她缓缓吸了口气,换上一副甜美的笑容,
    柔声道:「你是想摸我吗?其实我不在乎的。现在我就在这里,来吧,终点站之
    前,我可以随便让你玩弄哦……」她最后一句故意把音拖得老长,充满媚意。
      然而这时对方却没有动静,好像猜到了她已做好防备。
      「不想再玩了吗?那太可惜了……」胡小黎说着,手却伸向了腰间。她捏住
    衣摆,缓缓向上掀起,露出白色胸罩下包裹的半边如瓷碗一样圆润细腻的乳房。
    她的手停顿了一会,见敌人没有上前,便继续向上,将整件上衣脱掉,随手扔在
    了座椅上。
      「来嘛,这里可以让你摸哦……」
      对方仍没有动静。
      「还不敢吗?那么……」她将手伸到背后,解开搭扣,任凭胸罩的绑带滑落
    到手腕上。她充满挑逗地用食指将其挑起,然后也甩到了椅子上。此刻她的上半
    身已经一丝不挂。
      地铁又到了一站,门一开一关,还是没有人上车。当然,即使有人上车,看
    见胡小黎此刻的模样,也无妨。解决这种小问题,她还是有办法的。
      地铁又启动了,还是不见那人再来袭击。但胡小黎绝不认为对方已经放弃了
    对自己的攻势。
      她抿嘴一笑,微微抬臀,将短裙下拉,双腿微分,任让其自然滑至脚踝,接
    着抽出一只脚,用另一只脚把短裙踢到座椅上。
      此时,除了腿上的黑色过膝袜以外,她身上穿的就只有那条薄薄的白色小内
    裤了。
      「当然了,我知道,这种程度是不足以让你安心的。那……不如这样……」
      她坐回座椅上,上面搭着的T恤刚好可以垫住她光溜溜的屁股,以免着凉。
      她将双腿并拢抬高,双手伸向身下,将内裤沿着臀部曲线褪下,擦过白色的
    大腿肉与包裹黑色丝袜的小腿、足部……最后完全脱去,与一旁脱下的胸罩、短
    裙放在一起。
      胡小黎将手背在背后,微微后仰。座椅靠背很凉,不过此时对她来说倒也没
    那么重要。她将双腿缓缓分开,搭在座椅边缘,任由下身私处向外大开,与此同
    时高昂起头,闭上眼睛,像是彻底放弃了抵抗。
      随着铃声一响,又到了一站,车门大开。如果这时有任何一个人上车,便会
    看见如此奇异却又刺激的一幕: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身上除了两条黑色长筒袜
    外,浑身一丝不挂,还主动分开双腿,将阴户展现在外,毫不遮掩。车厢里白色
    的灯光在她的肌肤上镀了一层亮闪闪的膜。那白皙又透着红润的肌肤宛若天使,
    而她这淫荡诱人的姿势却像极了恶魔——专带男人下地狱的恶魔。
      然而即使听见开门声,胡小黎却也没有睁开眼看一看有无乘客上车的意思。
      「无所谓了,如果有人想看或者想做什么别的事,就随他吧,到时候连带那
    个看不见的混蛋一起收拾掉就好了……当然了,我这个样子如果让男人看到了,
    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反而显得看不起我了。不如这样吧,要只是用手的话就暂且
    饶了他,要是敢脱裤子……他那玩意就别想要了。」
      胡小黎如是打算。
      然而随着车门关上,她也没有听见脚步声,可见这一站也没有人上车。庆幸
    之余,她却又不免觉得可惜。
      而另一方面,那个看不见的敌人还是没有出手。按照之前三次的情况看,对
    方的动作相当快,总能在自己动手之前溜走。
      不过此时胡小黎确定自己已经掌握了地利。她背靠座椅,又将双腿分开,微
    微遮住侧身。如此一来,对方便没有机会从背后或是左右两侧来偷袭自己了。自
    己如果要防备下一次攻击,便会容易得多。
      当然,或许对方也会意识到这一点,因而不会动手。但胡小黎确信自己的魅
    力一定足以让对方冒这个险。
      「来摸一摸吧,可以的哦……女人下面的部位,可是很软也很敏感的……如
    果你把握住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我一下,说不定我会向你屈服的呢?」她既妩媚
    又可爱的声音在车厢里回响。
      胡小黎停顿了一会,接着道:「前几天,我也摸过另一个女孩子的私处,那
    里真的是有软又热,夹得我的手指都觉得好舒服……我还特地把她的内裤脱下来
    ……」
      一瞬间,她阴唇突然感受到刺激……那一瞬间的刺激十分微弱,只不过是指
    尖与阴部外面的微微一碰,但那里的部位本就是胡小黎最敏感的地方,因此只在
    那一瞬间她便感知到了敌人的存在。
      她的手正背在后面,假如此时用手去抓,那必定来不及,如果用腿去夹对方,
    那么动作只会更慢。因此胡小黎完全没有考虑这两个办法。她立刻移动到座位前
    的一步之外,接着向后猛地一撞,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啊!」一个女声发出尖叫。
      此时,车厢里凭空出现了另一个少女,正跪在胡小黎刚刚坐的位置上。她身
    上穿着件淡黄色无袖衬衫与白色蕾丝及膝裙,两条修长的玉腿包裹在白色的长筒
    袜中,脚上的灰色凉鞋只剩了左脚的一只,另一只已经滚到了座椅下,落在胡小
    黎的旅游鞋边。
      她的脸距离地铁车窗只有不到两厘米,若不是胡小黎提住了她的衣领,只怕
    她的脸早就撞上去了。
      而这张脸,胡小黎一下就认了出来。
      「哟,这不是陆小姐吗?怎么今天生更半夜跑出来搭地铁了呢?要是再让人
    抓走了,令尊可又要头疼了。」
      「闭嘴,用不着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多话!」陆芷柔骂道。
      「不知廉耻?」胡小黎笑道,「世道变了啊,偷摸别人的是你,被偷摸的人
    是我,被偷摸的人反而成了不知廉耻,这是什么道理?」
      「你……」陆芷柔盯着对方赤裸的身体,本想反驳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
      「看样子你最近也获得了不得了的能力,但就你这点本事,可赢不了我。如
    果你想把『那个东西』要回去的话,那我就更抱歉了……」
      「不用你假惺惺地道歉。」
      「那我就懒得废话了,你也不用怪我了。」胡小黎说着,一把扯开了陆芷柔
    的衬衣,一对挺翘的椒乳正包裹在粉色胸罩下,从衣服里弹出。
      「陆小姐,你半夜穿成这样跑到地铁里来,应该不是特地找我麻烦的吧?」
      「我当然——啊——」陆芷柔尖叫了一声,才意识到胡小黎的另一只手已经
    伸进了自己的裙底,她的食指轻轻拨开那可爱的粉色小内裤,在陆芷柔的处女蜜
    穴边轻轻挑弄。
      「哎呀,你的下面,都已经湿淋淋的了,你看——」胡小黎把手抽出,递到
    陆芷柔的眼前,只见手指上站满了晶莹的爱液,显得十分淫靡。
      「你……唔……」陆芷柔正要说什么,不料那湿润的手指却忽然插进来自己
    的嘴里,肆意挑拨她的舌头。陆芷柔拼命用舌尖顶住对方的指尖,却只是将上面
    的淫液清理得更彻底一些。当手指抽出后,陆芷柔已完成了唾液与淫液的一次交
    换。她的脸憋得通红,两只大眼睛极力作出一种愤怒的神色,似乎是在威慑,但
    结果却只显得滑稽。
      「看来你很喜欢这样啊?不仅没有咬我,反而主动把舌头缠上来?」
      「我怕见血……」
      「哦?那我就装作相信吧。」
      「你到底想怎样?」陆芷柔叫道。
      「这话应该我来问才对吧?你想在晚上找什么『娱乐』和我无关,但你干嘛
    要偷袭我?」
      「你……明知故问……」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觉得你还是自己主动说出来比较好,我有的是办法对
    付你这种——小浪货。」
      「还不是因为……」她甚至没有反驳胡小黎最后用的那个词,「你那天偷了
    我的……让我光着身子回家……」
      「所以呢?」
      「所以,我一向是有仇必报的,你做了这种事,我当然应该羞辱回去……」
      「把我也扒光一次?」
      「当然了,我……」
      忽然她顿住了。回头看着一丝不挂的胡小黎,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根本没有
    「报仇」的机会。对方早已经主动做了自己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既然她根本不
    以此为耻,又何谈羞辱呢?
      「无所谓了,」胡小黎说着,将陆芷柔翻了个身,让她正面对着自己「不管
    你想做什么,但现在结果很明显,你已经输了,输了就要有输了的觉悟。」
      「你什么意思?」
      「等会我会把你浑身上下全部脱光,绑起来扔在这,等哪个人找到你为止。
    要是你运气不好,被哪个又好色又不要命的男人发现了……呵,那你就自求多福
    吧。」
      「别忘了,你刚才已经见识过,一般人可抓不住我……」陆芷柔脸色惨白,
    却还是尽可能保持镇定,但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在抖。
      「哦,是吗?不过也没关系,你似乎是会隐身……之类的吧。你也可以隐身
    藏起来,不过这样的话,可就永远没人找得到你了。当然了,你也可以熬到第二
    天早上再现身,人多的话可不会有人敢动你,不过,在大庭广众下赤身裸体被绳
    子绑起来,再加上你可是陆长官的爱女,到时候,只怕……」
      「别说了……」胡小黎这一番话早把陆芷柔吓得身体发抖,眼泪都不自觉地
    涌了出来。
      「你哭了?」
      陆芷柔抽泣了两声,没有说话。
      「不好意思,女人的眼泪对女人可没用,至于对男人有没有用……如果你当
    着男人的面哭着求饶,说不定他反而会更兴奋地当场要了你吧……」
      地铁又到了一站,陆芷柔忙看向门的方向,倘若有人上车,一定会被赤身裸
    体的胡小黎吸引住眼球,而此时虽说自己也衣冠不整,但相比之下也没那么不堪。
    如果来者能大着胆子上前来摸一把这狐狸的屁股,那就更好了——只要她稍一分
    心,自己便能脱身,一旦脱身重新隐蔽起来,她绝不可能再抓到自己。
      然而很可惜,这一站仍然没有人。
      「你想等着有人上车吗?那看来你得失望了。」胡小黎仿佛看出了对方的心
    思,嘲弄道。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我不是说了吗,一会我会把绑起来、扔在这里,免得你下次又来找我麻烦。」
      「那……除了这个以外呢?」
      「你这算是在求我?」
      「我才不会求你!其实你根本就是怕了对吗?你上次仗着自己有那种奇怪的
    能力,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但现在我也有了,而且只要再钻研一段时间,肯定会
    比你更强。到时候求饶的人肯定是你?」
      陆芷柔流着泪,大声喊出的这番豪言壮语,让胡小黎听了不禁莞尔。
      「激将法对我也不管用。而且我也不在乎你怎么想。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
    我就假装中了你的计,接受你的挑战吧。」
      「你答应不对我做那种事了?」
      「嗯,我本来就只是吓唬你的。要是真对你做那种事,令尊可是绝不会放过
    我的——我还没疯到要跟整个安保部队为敌。」
      「说的也是。」
      不过话虽如此,胡小黎却突然想到自己此行本就是要去盗取安保部队的资料,
    这种行为的后果可远比欺侮一个B级安保长官的女儿要更加危险。因此她忽然也
    对自己感到颇为无奈了。
      「不过,我可没说要彻底放过你。你既然输了,就总得付出点代价。」胡小
    黎忽然笑道,然后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便用力扯下陆芷柔的粉丝内裤,扔在
    一旁,与自己的衣服放在一起。
      陆芷柔自然是又羞又恼,但相较于第一次,这回她的反应显得镇定了许多,
    甚至都没有什么反抗的意图。
      「又是这样……算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就这样吧,大不了我就这么回去。」
      「是谁说这样就算完了?」胡小黎话音未落,手指已经探入陆芷柔的蜜穴,
    指关节不断弯曲抠弄,将那片处女地搅动得汁水淋漓,陆芷柔的咒骂声也很快淹
    没在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声中。
      此时,空旷的车厢中,两位美丽的少女正在座椅上紧紧贴合,其中全裸少女
    的修长手指不断玩弄着半裸少女的私处,搅动淫液的响声与酥媚入骨的呻吟声在
    封闭的车厢中回响。
      「不行……那里不能……不要再继续了。」陆芷柔喘息着,伸出手抓住胡小
    黎那只前后平移的手腕,但在这样剧烈的玩弄下她浑身已经没了力气,根本阻止
    不了对方的动作,而在胡小黎看来,陆芷柔就好像是抓着自己的手引导着自己的
    抽插。
      「你放心吧,」胡小黎柔声安慰道,「我会注意分寸的,保证你以后第一次
    和男人做完还能见到血。」
      「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你明明也是女的……」
      「是啊。其实我之前也很少做这种事的。不过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忽然发现,
    看着一个女孩子不情不愿、却又无法拒绝、最后被玩弄得舒服到高潮的样子,实
    在是很有意思。」
      「你这个……」陆芷柔正要再说什么,忽然又听见铃声响起,这次她惊讶地
    看见前面的站台上有一个人,而且即将乘上的正是这节车厢!而胡小黎正背对车
    门,并没有注意,或者说她根本不关心,依然在探索着陆芷柔的花园深处。
      忽然门开了。那一瞬间,胡小黎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她眼中的
    自己,以及座椅上瘫软的陆芷柔,和原本并无两样,但四周的环境却都呈现一种
    半透明的状态。车厢、座椅、还有她回头看到的那个上车的人,都呈现半透明的
    样子。她甚至能透过车底看到车厢下的轨道,而轨道也同样是半透明的。
      陆芷柔仍然抓着她的手,大声喘息着。刚才在铃响瞬间的惊慌已经被平静所
    取代。
      「这就是你的能力?」
      「是,现在我和你都是隐身状态了。别的人都看不见我们,也听不到我们发
    出的声音,不过要是被别人撞到,还是会现形的。」
      「嗯,那也就是说我可以毫无顾忌地继续做我的事了?」
      「什么?你真的搞不清楚状况吗?你看看那个人……」
      胡小黎这才仔细打量起那个上车的人。虽然他呈现半透明,但还是可以依稀
    看出那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性,身体微胖,头发稀疏,相貌平庸,眼中满是
    疲倦。然而他看见座椅上摆放着的T恤、短裙、胸罩以及一白一粉两条内裤时,
    眼中却放出了光。
      他环顾四下,没有见到别人,便又直勾勾盯着那堆女性衣物,却又没有靠近
    的意思,好像害怕是一个什么陷阱。然而在左顾右盼了一会后,还是耐不住那种
    强烈的吸引力,坐在了衣物旁边,先是检查了一下T恤与短裙,接着将胸罩拿起,
    递到鼻前闻了一阵,嘴中发出「啧啧」的叹声。
      「你看,我估计他马上就要拿你的内裤做那种事了。」
      「是吗?但你的内裤也在旁边啊,他会选哪一条还不一定呢。」胡小黎反驳
    道。
      忽然陆芷柔站起身来,说道:「喂,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
      「我们两个,站到那个人面前去,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
      陆芷柔细了一口气,接着语气沉稳地说道:「在他面前自慰,谁先让自己高
    潮就算赢。」
      「能恬不知耻地说出这种话来,看来你平时没少做这种事——哦对了,只怕
    你今晚本就是来做这种事的,那就怪不得了。我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行踪呢,看
    来你只是碰巧遇到我了,但事实上你就是来找刺激的对吗?」
      陆芷柔没料到自己一下被戳穿老底,刚刚平静下的脸色又立刻涨的通红。的
    确,自从那天晚上脱掉内裤跟着胡小黎离开仓库后,她本应将此事当作耻辱,并
    尽可能遗忘。然而第二天她的心中好像不知不觉怀念起了这种感觉。她大着胆子,
    在卧室中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拉开窗帘,任凭阳光照在身上,自己的乳头也被窗
    外的风吹得充血胀起。而她没想到卧室的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她回过头,看见开门的是自己的继母。继母今年还只有三十六岁,美貌与风
    韵丝毫不见衰退,然而平日却总是只让陆芷柔生厌。那一刻,陆芷柔感到了深深
    的恐惧:若是继母见到了陆芷柔这不知羞耻的模样,并告诉了父亲,那么等来的
    惩罚会有多么可怕,她甚至不敢去想。
      然而那一瞬间,陆芷柔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成了半透明的状态,唯有自己的身
    体毫无变化。而自己半透明的继母,只是在房中环视了一周,便退了出去……
      而从那时开始的几天中,陆芷柔便明白,自己已经有了放纵自己的资本了。
    在偶遇胡小黎、袭击对方、最终为对方反制为止,她从未出过差错。
      「是啊,我就是喜欢做这种事,所以呢,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反正你还不
    是一样的不要脸?」
      此时那男人已经将两条小内裤夹了起来,放在眼前欣赏着。
      「你要是真愿意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再和你玩玩——离终点站还有十五分钟
    吧。不过,我看你现在的样子,离高潮好像也就差一点了,我怀疑稍微捏一下你
    的乳头你就会直接高潮——按你说的,先高潮的人赢,那对我岂不是不公平?」
      「那好办,我让你三分钟。」
      「好啊。」
      于是二人走到那男人面前。陆芷柔看着胡小黎在那人面前分开双腿,左手伸
    向股间,食指在阴蒂上轻点一下,接着身子微微一颤,口中轻哼一声。这时她见
    那男人将自己的白色内裤靠近鼻孔闻了一闻,不禁觉得身体更热了些,便用两根
    手指将阴蒂夹住,按一轻一重的力道按捏,口中毫无保留地发出让人血脉喷张的
    浪叫声。不一会,她的粉嫩蜜穴中便涌出大堆淫液,把大腿内侧沾得湿淋淋的,
    还有不少流到了地面上,然而那男人正醉心于手中的意外财富,根本没有注意到
    地面上的异常。
      一旁牵着胡小黎右手的陆芷柔看着这一幕,自然是脸红心跳。这些天类似的
    事情她已试过几次,但向胡小黎这样丝毫不见羞赧、彻彻底底放纵欲望,她却绝
    对做不到。即使是在隐身状态下,陆芷柔也只敢在男人背对她时偷偷将手伸进裙
    下抚慰自己,享受这刺激的背德快感,一面担心自己的淫行被发现,一面又幻想
    着自己被发现后将受到的惩罚。
      然而胡小黎,似乎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发现。陆芷柔怀疑,即使解除她的隐
    身状态,她也会把这游戏进行到底。
      此时,胡小黎的手指已经离开了阴蒂,而转向了下方的幽邃蜜穴。她先用中
    指擦拭阴道口,让指尖沾满流出的爱液,接着缓缓探入,将第一个指节送进身体,
    在洞口微微挑弄自己的欲火。待小穴适应了异物感,便将食指也一同送入,两个
    手指并拢向深处继续探入。
      胡小黎保持着九浅一深的抽插规律,每一次出入,都带出大量晶莹爱液,而
    阴户上方的黑色耻毛也早已经是湿淋淋的了。
      就在这时,一旁的陆芷柔忽然松开手,胡小黎眼中的世界忽然便恢复了平常。
    她低下头去,那男人正以既惊讶又充满欲望的眼神死死盯着自己。此刻一个赤身
    裸体的少女,正站在他的面前,左手手指在下身尽情自慰,一对瓷碗般的光滑胸
    部在眼前跳动,那饱满的乳头离他的脸不过一拳距离——这样的香艳之景,谁又
    敢相信是真实的?
      然而对于此刻的男人来说,这种怪异发生的缘故似乎不那么重要。他迫不及
    待放下手上的内裤,向着眼前唾手可得的少女玉体扑上来,可是还没站起身,便
    被死死按在了座椅上。他的双手被胡小黎分开的双脚死死钉住,头部则被胡小黎
    空出来的右手压在靠背上,丝毫动弹不得。
      这时,胡小黎正以一个更为淫荡的姿态立在男人面前:双腿大开,阴户几乎
    紧贴他的脸,而左手手指仍不顾一切地在湿漉漉的小穴里快速抽插,每一次都直
    接插入到最深处,丝毫不顾调整规律。而胡小黎的浪叫声也更是抬高了音量,在
    男人的头顶回响。
      「嗯……啊……听着……看可以,不准动,明白吗?」
      男人经历了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早已经思维混乱,只能诺诺应声,任凭少
    女在自己的眼前尽情纵欲。
      「来了……来了……啊!」胡小黎大叫一声,一大股液体从身体中喷发出来,
    尽数倾泻在男人的脸上、身上。她喘息了几声,低下头,看见男人的裤裆被顶出
    一个大大的帐篷,不禁得意起来。
      她心知陆芷柔此刻绝对没有跑远,而是打算藏在一旁看着自己出糗。
      「但她只怕是要失望了。」
      铃声又一响,门开了,外面没有人。
      胡小黎向前一节车厢的方向看去,发觉地上一条水渍构成的虚线向着另一边
    的车门延伸过去,立马从男人身上下来。那男人回过神来,起身要抓住胡小黎,
    然而在他碰到后者的身体前,一只拳头已经打中了他的脑袋,使他晕倒在座椅上。
      「都说了让你别动,这是何必呢。」
      胡小黎站稳身子,接着瞬移到那个车门旁边,接着身体便撞到了正欲隐身脱
    逃的陆芷柔。
      「急着跑什么啊?赌到一半就逃跑可是很缺德的事,陆长官家教难道有这么
    差,连这一点都没告诉女儿吗?」
      「行了,」现形的陆芷柔把脸侧向一边,低声说道,「你赢了。随便你怎么
    做吧。」
      门关了,列车继续运行。
      「那好,你先过来。」胡小黎把陆芷柔拉起,牵到晕倒的男人面前。
      「现在我先跟你讲讲道理,你听着:这个人因为袭击我,而被我打晕了;但
    他是却是因为我没穿衣服站在他面前,才会主动来袭击我;而我没穿衣服站在他
    面前,都是因为你要和我打个赌;而你跟我打这个赌,正是因为被我抓住想要脱
    身;之所以被我抓住,就是因为你主动袭击。」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芷柔听着胡小黎的一番长篇大论,早已经晕了头。
      「我就是想说,就因为你偷袭我,才害得一个搭末班车的路人挨了顿莫名其
    妙的打,而现在你竟然还想逃走,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那……你想怎样?」
      「看见他下面的样子了吗?」
      陆芷柔瞟了一眼,皱了个眉头,「昏倒了还涨得那么大,真是个色狼。」
      「你也看见了,因为你,他一会醒来之后不仅要忍着头痛,还要忍着下半身
    消不掉的火,而他上这班车可能只是想回家而已,你说,是不是应该给他点补偿
    ——至少,帮他解决一下那里的问题……」
      胡小黎这番话说得义正严辞、煞有介事,陆芷柔一时之间竟完全无法反驳。
      「你是要我……帮他弄出来?」
      「你也不是什么纯情的小姑娘了,还需要我多做解释吗?」
      「这……」
      「愿赌服输,你不是说赢的人可以随便对输的人提一个要求吗?你可别想赖
    账。」
      「那……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吗?」
      万般无奈下,陆芷柔只好俯下身,解开男人裤腰上的纽扣,将外裤脱下,里
    面的内裤早已被称得大大的,还散发出一股扑鼻的腥臊气味,让陆芷柔恶心得捏
    住鼻子。
      「嗯,做得很好,继续啊。」
      陆芷柔在胡小黎的监督之下,只好忍耐着不适去触碰男人的内裤,由于被里
    面的肉棒撑大,陆芷柔废了不少力气才把他的内裤拉下来。那一瞬间,一根勃起
    充血的硕大阴茎猛地一跳,浓烈的男性气味钻入陆芷柔的鼻腔,让她十分反胃。
      「太脏了……」陆芷柔咕哝道。
      「脏吗?」
      「我不想用手碰它。」
      「那么……用脚也可以哦!」
      「你认真的吗?」
      「小柔你倒是看看自己啊,个子不算高,但腿却这么漂亮,要是用你这对套
    着丝袜的小脚帮他做,他一定很快就能『投降』的。」
      陆芷柔想了想,也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她甚至没注意到胡小黎偷偷改了对她的称呼。
      她站起身,想用脚去碰那丑陋可怕的阴茎,但一只脚站立却根本站不稳,于
    是只好坐在男人身边,小心翼翼地调整身体,将双脚凑近男人胯下。男人忽然轻
    哼一声,吓得陆芷柔身体一颤,但见对方没有醒,稍稍安心了些,便大着胆子用
    玉足夹住了他的肉棒。
      那一刻,炙热的温度从脚心传来,陆芷柔感觉自己的脸也热了起来。自己并
    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可那肉棒却好像在自己的双足直接蠕动,足底的触感竟让她
    的下身也有了反应。她感觉自己的小穴在一缩一张,不少淫液顺着股间流下,黏
    在臀部与座椅中间,冰冰凉凉的。
      忽然一只手捏住了陆芷柔的胸部,她惊叫一声,发现胡小黎正一边玩弄自己
    的胸,一边用另一只手对自己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小声点,要是把他吵醒了,会对你做出很么事来,我可不能担保。」
      「你这是做什么啊?」陆芷柔压低声音抱怨道。
      「看你半天不动,催促你一下咯。」胡小黎说着,右手继续轻轻按压陆芷柔
    的乳房,陆芷柔极力压制声音,却还是难免有一点呻吟从喉咙中挤出。她在这突
    然而来的刺激下,双脚也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足底下的白色薄袜在男人的肉棒
    上发出莎莎的摩擦声,足底与胸口不断传来强烈的快感。
      此刻,地铁车厢中,一位衣衫不整、面容清秀的少女在用丝袜美腿为一旁昏
    迷的男人做着足交,而另一位浑身一丝不挂、美目含春的少女则在揉搓另一位少
    女的胸部。倘若不是当年议会通过了《公民隐私权保护法案》而撤销了车厢中的
    监控镜头,只怕这香艳的一幕将使不少人彻夜难眠。
      而没过多久,陆芷柔惊觉自己已经不再压制自己的声音了,她在胡小黎的玩
    弄下逐渐濒临高潮,心中也早已将男人可能会醒来的担忧置之脑后,列车已经通
    过了两站,而她也并没有再关注是否有新乘客上车。她已完全将自己沉浸在当下
    的快感之中。
      「来了,来了!」陆芷柔高声喊道。她的身体一阵颤抖,双脚用力夹住男人
    滚烫的阴茎龟头。她并没有发动隐形的能力,可是周围的环境在她眼里却好像已
    经成了半透明。
      当她稍微回过神来时,忽然感觉脚上黏黏糊糊的,才惊觉男人的大股精液已
    经喷在了自己的脚上。陆芷柔将双脚抬起,看着足底那又黏又浓的白色液体,心
    中一片恍惚。她将脚上合拢,再缓缓分开,那白色黏液在空中连成几条丝线。她
    又如是做了几次,心里莫名觉得有趣。
      「怎么了?还没有玩够吗?已经到终点站了。」胡小黎竭力掩饰自己声音里
    的笑意。
      「啊?」陆芷柔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被弄脏的脚底,恶心的感觉才重新
    浮现出来。
      胡小黎将男人的裤子重新穿好,又将自己和陆芷柔的那两条内裤拿过来,不
    顾陆芷柔的惊呼,便自顾自把她足底的精液擦拭掉。
      「喂,你用这个擦,还怎么穿啊?」
      「那就不穿了,」胡小黎将男人扶正,把两条粘着精液的内裤放在他的膝盖
    上,「留给他算作补偿和纪念吧。」
      「你这人……真是……」
      「好了,别说了,现在玩够了,把衣服穿好吧。早点回去,别又让令尊担心
    了。」
      胡小黎将胸罩、T恤与超短裙以及座椅下的旅游鞋穿回身上。而裙子实在太
    短,没有内裤遮蔽的小穴几乎直接暴露在外,可是胡小黎好像满不在乎,径直走
    出了门。
      陆芷柔盯着她的背影,愣了一会,忽然急忙站起身将衣服与凉鞋穿好,向着
    胡小黎的方向追去。
      「你别跑,等等!」
      那男人忽然打了个哆嗦,睁开眼睛,盯着自己膝盖上两条湿漉漉的女式内裤,
    默然无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