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8波霸,彻夜的战斗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21   


      「那我可走了。」陶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嗯,拜拜。」
      「早点休息。」
      「别累着了。」
      能气死人。
      「你们就不会舍不得我么?」四儿还是再争取了一下。
      其实一开始,二姐没觉得她真会找个男的怎么样,直到现在大姐和三儿也没
    觉得。但,事已至此,大姐只得开口道:「自己约的炮,含泪吧。」
      陶奈嘴撅得老高。
                     ·
      帽子和陶奈一前一后走得辛苦,因为陶奈跟在后面,帽子总要回头照看一下。
    他干脆去拉陶奈的手,结果被甩开了。耸耸肩,慢慢走,还是到宿舍了。
      胖儿东刚煮了碗面,一屋子泡椒味,才张口要吃,就见帽子开门进客厅,然
    后就看针织衫,短裙,mini包的陶奈后脚跟了进来。眼皮慵懒,脸颊泛红,
    一点酒气。看了眼胖儿东,觉得有点眼熟,有点抵触那直勾勾的眼神,问了帽子
    房间直接进了去,她想着来都来了,难道还要表现得很怂不成。
      外边胖儿东整个人都崩了,看到陶奈的那一眼手里的筷子就吓掉了,他的手
    在抖,他的心在抖,他的屌也在抖,因为他觉得陶奈的胸在抖。那一副人间极品,
    每走一步都像地震。
      帽子回手关了门,又到胖儿东旁边问道:「你会不会装针孔摄像头,微型窃
    听器什么的。」
      胖儿东头点的像颤动。
      「回头喊你帮忙。」
      「神仙啊!帽哥你太太太牛逼了。」看到陶奈,胖儿东以为帽子要给他房间
    装,把他一个个美女的床上云雨都给录下来。
      「早点睡觉吧。」
                     ·
      「我没有毛巾。」
      「我好像有。」
      陶奈无奈。
      「我没带卸妆的。」
      「我好像有。」
      陶奈无奈。
      「我没有卫生巾。」
      「我好像,没有。」
      「我没来大姨妈。」
      扳回一城,陶奈扯了浴巾去洗澡,帽子指点,一切都好像很自然。两个人分
    别暗自忐忑,不要说帽子是老江湖,这种情况,这种女生,任谁都没可能不紧张
    的。
                     ·
      陶奈觉得自己脸都是烫的,在屋里转了两圈,翻了一件T恤套上了,把浴巾
    替了下来,裹着浴巾觉得有点太色情,发现衣柜还挺整齐。坐了桌前随便找本书
    翻翻,觉得这人字也不错。很快就等到帽子也洗完进来,开门的瞬间,心跳如打
    鼓一般。她想得明白,如果对方一上来就亲她的嘴,她是一定会拒绝的,如果摸
    她的敏感部位,也是一样。那样,如何开始这么一种关系呢,陶奈既害怕,又有
    些好奇。不料帽子从椅子后面弯腰轻轻抱住了她,在她的脸颊深处轻轻的吻了一
    下,又在头发上亲了一口,中间一口气掠过耳边,直接吹得她半边身子都酥酥的。
    帽子的一只胳膊搂着女生的肩膀,另一只搂在腹部,难免蹭到她乳房,弄得她又
    羞又痒,想拒绝又觉不好。如此温存了好一会,陶奈干脆闭了眼睛,让自己不要
    胡思乱想。
      突然,被帽子把胳膊伸到大腿下面,一把横空抱起,陶奈被吓了一大跳,本
    能的一声叫喊,紧紧抱住了男人,胖儿东在隔壁听到,表情都麻木掉了。帽子两
    步来到床边,又温柔的把女生放在了床上。
      似乎都有条不紊,朝着危险步步迈进。感受着这个高大的男生伏在自己的身
    上,从额头吻到下巴,从眼睛亲到耳朵,嘴唇沿着洁白清香的脖子下滑时,陶奈
    的喘息声已经隐隐可闻了,完全没注意到一只手已经游走到了自己的胸上。帽子
    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似乎有些太大了。他没敢急着去脱衣服,隔着薄薄的棉布吻
    遍了她的上身,又再到大腿,再回到脖子时,陶奈的身体不时跟着游的嘴唇不规
    律的抖动,发出不规律的呻吟。
      她的嘴沦陷了,当帽子吻上来的时候,陶奈本能的微微迎接,微张着,像期
    待着舌头。
      她的胸也沦陷了,手顺着小腹不断上移,最终攀上了山峰。好软,好大,帽
    子也深吸了一口气,陶奈嘴里的香气。这应该是他摸过的最大的乳房,一只手完
    全掌控不住。手掌随着波浪来回抚摸,终于彻底压到女生的身上,两只手拿在了
    胸上,即使是躺着,也要用托这个词。平时就看得出陶奈的汹涌,但根本不敢想
    象有如此之大。
      最终,她的下身也沦陷了,感觉到帽子的手的时候,陶奈本能的夹紧了大腿,
    很快又本能的松开。下身摆动反复不停,任由手指从内裤外面伸进里面,再到体
    内。帽子觉得自己的舌头和手指都被吸住了。
                     ·
      从未有过的愉悦,从一根手指到两根手指,阴蒂的颤抖到阴道的收缩,足足
    三十分钟的前戏让陶奈整个人都陷入这氛围不能自拔,再加上和陌生人如此这般
    交流的隐隐的兴奋。她不缺经验,也不是没有在过程中获得过快感,但真的未曾
    这般放松和享受,暧昧的台灯下,顺从的任陌生人褪下防备,而当男人端着武器
    靠近大腿时,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迎接。她不会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水,只
    知道帽子把粗粗的东西放在自己的下身,然后一贯到底,毫无阻滞,一种无法形
    容的充实、膨胀感充满了小腹。
      帽子好像明白身下人的感受一样,停了十几秒钟,让她充分的体会的一会儿,
    然后慢慢的开始抽插。直到此刻,陶奈的呻吟方才规律起来,渐渐转为叫声。她
    觉得好涨、好大,忍不住发声,想到隔壁有人,又觉兴奋,又不敢放声,侧头一
    边,抬手咬住手指。这表情,诱人极了。其实胖儿东如何猜不到他们在干什么,
    她都有勇气和这人睡一屋了,又何必管什么室友呢。可谁偶尔还不鸵鸟一下。帽
    子俯身下去拉开她手,道:「放松,没事的。」
      如此这传统的姿势,几浅几深,帽子插了有小十分钟。突然一下顶到最深处,
    然后拔了出去。一股天大的空虚感从核心瞬间席卷了陶奈全身,她本能的伸手搭
    在了帽子侧腰,几乎就动了一下。这动作帽子当然察觉到了,笑了,把陶奈羞了
    个里里外外,抓过枕头就盖在了脸上。帽子赶快去取了个安全套,秒速戴上,拉
    过陶奈的白腿,又重新进入滚烫的温柔穴里。
      戴套这动作一下子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好感度和安全感。实际上陶奈一度以为
    刚才帽子射了,其实也就差一点,帽子忍住了,因为姿势的原因帽子几度要受不
    了,任谁也耐不住这一对尤物在眼前如波浪一样汹涌,尤其陶奈夹起胳膊的时候
    那炸裂的视觉效果是女生永远无法理解的。陶奈也有些受不了,因为帽子个子高
    些,她也需要把腿抬高才能用刚好的角度迎接,说不得,她已经被艹的腿上有些
    发抖了。
      帽子犬起一条腿,手从腋下穿过,全身一用力,一下把陶奈抬到了女上位,
    自己在下面。「啊……」陶奈一声长叫,一方面被这强制九十度的翻转起身吓了
    一跳,另一方面因为坐实了体内的粗肉,一下子被顶到了最深处。她抱紧了帽子,
    顺势吻了一口,然后一个幸福的波霸窒息,昂首甩开了头发,开始有规律的扭动
    腰肢。隔壁胖儿东已经开始擦地板了,刚才那一声,帽子没到,他到了。
      不过帽子也没好哪去。陶奈这才算刚刚放开自己,她只觉好热,顺着帽子的
    动作,双手脱掉了碍事的T恤。一对巨钟从衣服里掉出,淘气的颤了几颤。之前
    帽子一直没敢去脱她上衣,因为知道这一对东西碍着肯定不好脱,说不定会破坏
    气氛,一定等到了陶奈自己动手,可没想到场景如此刺激,这一瞬间,他射了,
    因这画面……无法形容。
      原来,对和陶奈交手来说,女上位是一个更坏的选择,这么大的东西,是不
    可能不垂的,只能说在这个年纪,陶奈垂的美妙,恰到好处,摄人心魂。帽子换
    了个套,根本不需要休息。把陶奈身子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复又刺入
    女生的身体。每一下重新进入,都能给陶奈一股莫大的失而复得般的喜悦。
      「原来这才是艹你的正确姿势。」帽子小声道。
      射过一次后,这一轮他更随心所欲些,从身后伸手捏住摇晃着的乳房,不停
    刺激乳头。陶奈也享受这个姿势,doggystyle,不会腿酸不会太累。
    二人这一炮直至深夜,中间帽子把着她换了个方向,对着镜子,看着乳房随着自
    己的抽插摇动,心想「我真是幸运呢」。几度冲刺,弄的陶奈欲仙欲死,她是很
    难到高潮的体质,但也因此更持久的享受。待到帽子停时,连时间都不知道,直
    接瘫软在床,沉沉睡去。这一天,太累了。
                     ·
      陶奈做了很多梦,至少最后一个是春梦,梦着梦着,就觉得真假难辨。不少
    人的梦想,被艹醒,陶奈在20岁这一年就实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点知
    觉都没有,想是累昏了,当察觉时,帽子已经侧躺着插了不知多久了,见她醒来,
    凑过去亲吻,口舌水乳交融,便如热恋情侣一般。变换着姿势,借着射进屋子的
    阳光,看陶奈可爱的圆脸,大大的眼睛,竟有股说不出的喜欢,于是又亲了两口。
      胖儿东这边一大早就受着精神攻击,也真是委屈,而且持续时间很长。到九
    点上,突然有人敲门,胖儿东开门见是帽子的外国炮友Gee,一下子惊慌失措
    起来,心想帽子可还在战斗呢。祭出从Tom和李雷那学来的初中英语:「耐死
    吐米特油。Nicetomeetyou。MynameisDong。」
      一下把金发小姐姐逗乐了,道:「OK,Gee,nicetomeety
    ou。」
      " 额,那个,啊,em……" 胖儿东一顿比划,憋不出第二句话来,想说帽
    子不在,可这声音大家都懂。
      「I' mlookingforHat。」Gee比胖儿东大方得多,闪过
    胖儿东自己进屋了,直接推开了帽子的门。
      眼前一幕不言而喻,要多香艳有多香艳,阳光打在二人屁股上,陶奈白花花
    的身体跪伏在床上,任凭帽子从身后不停进攻。
      胖儿东吓得捂上了眼睛,以为要爆发战争。不料Gee笑着一声拉长的「W
    OW。」有些惊讶的笑容道:「That' saprettynicebody。
    Butit' sthetimeofourclass。」
      这一下可把陶奈给吓坏了,她怎么能想到有人会开门进来,又怎么能受得了
    自己全裸着,一边被人艹着一边还被人观摩,大叫一声恨不得把脸给钻到床里面
    去。怎奈帽子竟然没停,一边继续进出,一边扯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九
    点了。
      真是个从容不迫的男人,他彻底把约了Gee上课的事情忘了,只好带着歉
    意道:「不好意思啊,忙忘了(是真的忙),要不晚点行么。」
      Gee想了一下,眼睛却不离陶奈的身体:「(英文)今天可能不空,要不
    下次咯。也许下次喊我一起加入。」嫣然一笑。
      帽子听了也是哈哈,道:「Maybe。」
                     ·
      送走了Gee,陶奈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叫「把门关上」。帽子示意,胖儿
    东才恋恋不舍的关上了门。可才没过十分钟,门就又被推开了,这回是二姐,又
    是一声长长的:「我的天……!」
      然后是陶奈的惨叫。
      胖儿东只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一切都超过自己的认知太多太多,他决定洗
    个凉水澡,因为他已经流鼻血了。
      陶奈失去了反抗命运的能力,只剩屈服的呻吟,二姐也不客气,看了好一会
    儿二人的性爱,虽然只有一个姿势,还顺手抓了一把大咪咪。啰嗦道:「一会不
    用回去了,我把你洗漱化妆的都带来了,还有衣服……」
      帽子虽然舍不得,但也知道不能再做太久了,一轮骤雨般的冲刺,结束了这
    一早的第二次。最后陶奈叫不出声了,最终二人瘫在了一起,谁也没力再动。
      二姐虽然强作镇定,也看得脸红心跳。后面看这俩只抱得如此之紧,时不时
    还要亲一口,一顿无语,才把自己从淫靡的情绪中拽了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