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新兵会客日

    发布时间:2020-06-07 00:01:31   


    刚满二十岁又过一个月十日的那一天,我被征召入伍了,新训地点,就在高雄某营区。

    对于刚进新训中心时,那种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团体生活,还真是撑了快一个月才适应过来,尤其是紧张又紧凑的生活,一下子就打乱了生理习惯。

    不知大大刚进新兵新训中心时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因为紧张,竟然一个星期后才第一次上“厕所”大便,这下可好,累积了几天的“黄金”一泄千里,造就了同袍俗称的:“黄江一条通”震憾人心的奇观。

    一个月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会客,来了不少“亲戚好友”,我却唯独不见昔日女友……那种怅然若失的心情,应该很多同好好友也能感同身受吧!

    到了下午,所有亲友逐渐回去,而距离会客时间也只剩不到两个小时,教育班长突然又通知,我又有访客。军中行动不自由的生活下能有自由活动,而且是亲友来访,当然是快乐不过的事了。

    快步跑向营区门口,只见女友身穿一件白色圆领运动衫,小件网球裙(就是短到不行的裙子啦!)提着一个小手提包。这……营区少见的性感女孩出现,让当时少有“女性”入伍的军队,可是会造成不少目光注视的!

    前女友:小珍。我入伍时,她才二十岁,交往了一年(认识她,已是大三学生)。交往了两个月,就在一次朋友团的野外露营中,将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她留着一头短发,约有32B的胸围,不算大,但我最喜欢的,就是她小巧的身高(160公分)却有非常均匀的身材,这么说吧,她不算是火辣美女,却是讨人“怜爱”的美人胚。尤其是她的声音是娃娃音,一嗲起来,绝对酥了你的骨头。

    “亲爱的~~你过得好吗?”小珍站在门哨卫官柜前,她一开口,马上吸引了会客室里一些阿兵哥的注意。

    拘束年代里不能有太大的动作,要是现在,我肯定是马上如“饿虎扑羊”上前紧紧拥住我美丽的女友。我只是对着她淡淡一笑,向着会客柜台的班长敬了个礼,就牵着小珍的滑细玉手,往附近人少的地方走去。

    两人先是无声的散步在营区道路上,小珍主动地将她的头靠在我的臂膀上,而我也自然地把手环过她的肩,搂着她,无声胜有声的散步着。

    “Alvin,刚入伍,生活还习惯吗?”小珍舍不得的用她的小手,拿着一条带着淡淡女人体香味的手帕为我擦汗。而她身上那股女人香,更是让我忍不住想立刻把她放倒在地,扒光她身上的衣服,狠狠地和她疯狂来上一场激情“野台戏”!

    但理智胜过兽欲,我只是低下头,深情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能看见你来看我,再苦、再累,我都不怕,因为军中的训练,能让我变成真男人,这样才能让你幸福快乐啊!”

    唉……不知早上军中早餐,是不是伙房加多了“蜜糖”,连我自已都觉得,我也太“甜言蜜语”了吧!?

    “注意身体,以后我会每个星期都来看你的,我好想你!”

    坐在五百障碍跳台上,小珍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双手紧紧拥着我,身上那股“女人香”让久未尝“肉味”的我就像班长正下着口令,准备剌枪术:“剌~~枪~~术预备”,除了手上没有“长枪”打共匪,不过,“短枪”打姑娘,我可是“上了膛”蓄势待发啊!

    看了看四周,距离会客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多小时,访客也少了许多,有些单位,甚至已经开始“收心操”。见四下无人,我不知哪来的胆子,伸手从小珍的领口伸了进去,突破那“防护罩”的保护,直接攻顶,强占最高峰,揉捏凸出高高的乳头。小珍发出小小的喘息声,除了小小身体的颤动外,没有额外的反抗。

    小珍胸前略带汗水,温温的手感,还带着她那年轻的又柔又滑,顺手的乳房触感~~这下可好,已经“举枪”的我,只有两种选择:一、想办法攻上山头;二、今晚举枪“自尽”。当然,我是不可能选第二选项的。

    小珍好像也发现了我胯下的异样:“Alvin,你……下面好硬哦!”她一边说,还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我那“上了引信的炮管”!霎时,我头昏脑涨、呼吸急促,揉捏的动作更是加快,而且胆子竟大到一手抚摸她的胸前,另一只手从她的背后将她的胸罩背扣给解了开来。她只是有一些些的娇羞,双手似有若无的抗拒,但……我还是顺利地把她的胸罩从她的领口给拉了出来。

    我四下张望,虽然附近还有一些阿兵哥和探亲访客,但似乎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于是我拿来她的小包包,快速的把胸罩塞了进去。

    “你好坏~~”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小珍,呼吸更加急促了。

    “好想念你美丽的身体,一想起和你每一次的性爱,就让我快受不了了!”我将她抱起,面对我坐在我的胯上。

    因急速呼吸而上下起浮的胸部,两颗小小激突从她那件白色圆领运动衫透着淡淡的黑影。我索性两手紧握她的双峰不断揉捏,在她的颈间和小嘴上亲吻着,当时的我肯本就忘了身在军营中,只想尽情发泄暂时失去的自由和军中团体生活的制约。

    “停……亲爱的~~停……我……我……受不了了~~”小珍双手环着我的颈,下身却不自主地前后摇动,磨擦我的“短枪”。“我……好想……好想和你……做爱~~”在小珍的耳边,我喘着气试探她的反应。

    “亲爱的,当你搂着我的腰,我……我就好想让你……插入我的身体……”她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但跨坐在我身上的动作却没有停过,反而将她的胸部紧紧地贴着我的脸。

    “我找个地方和你做爱好吗?”我开始巡视四下,想在这个生活“封闭”的空间里有没有好“战场”。

    “但……这里是营区,而且人又那么多,能去哪里呢?”她的额头已经因为我挑逗的剌激而渗出几滴汗水。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按排,只要你按我的指示就行了。”我给了小珍一个肯定且自信的笑容。

    放下小珍,先看了看手表,离会客结束时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为了把握这仅存宝贵时间,我不说一句的拉着小珍往营区最偏僻角落,“三级仓库”附近极少人会到达的一间旧伙房走去。这里因为没有部队驻扎,所以也暂时没有伙房进驻,而一旁的厕所,就成了我计划中的“炮阵地”。

    让小珍在一旁稍等,我四下观望,已经接近会客日的最后时间,各单位也逐渐收队,来往的人也变得很少,确认安全后,我回到小珍的身边:“小珍,你先进去厕所,挑一间‘干净’点的厕所,然后等我,我一会就进来。”

    小珍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在厕所?”我轻拍了拍她的额头:“难道,你想营区内还会有‘高级套房’啊?”我笑了笑。

    小珍面有难色的看着我,我没说话,只是微笑的再次对她点点头,示意她往“炮阵地”移动。她迟疑了一下,慢慢地往厕所走去,而我则在她开始往“炮阵地”走去的同时,“尖兵”搜索,四下巡视是否有人“埋伏”。

    而这时小珍已经进入厕所,但没多久,就见她冲出厕所,一手捏着鼻子,挥着另一只手对我说:“里面好臭!”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对她挥了挥手,要她再进去找间“干净点的”!小珍无奈地转身,再次进入那厕所里。

    约莫过了一分钟,四下确认没有人看见,我也随后进入了厕所中。

    各位“曾”当兵的同好,还记得军队中那条“黄江一条通”吗?木板相隔的几间厕所,一条约有三十公分宽、三十公分深,直通每一间的“战壕”,因为军人运动量大,“吃多、拉多”的关系,尤其是今天会客日,一些因放松而“大解放”的阿兵哥所造成的“堆积”量,岂是一个“多”字可以简单形容?如果改用“满、溢、堆”也许更恰当些。

    “小珍~~”我轻轻喊着小珍。其中一间厕所的门打了开来,我回头看了一下入口,确定没人发现,立刻隐入和小珍同一个隔间中。

    一股强烈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小珍紧皱眉头,一手捏着鼻子,对我摇了摇头。我也感觉确实是太臭了,连我都快受不了,但已在“攻击发起线”的我,怎能“敌前不战而退”?这可是兵定大忌啊!当然立刻思考“四个W、一个H”。

    终于,我想到一个好地方:“浴室”!而且它和厕所相邻,可是少了隔间木板,开放空间下就很容易被发现。但精虫冲脑,且“美丽肉体的诱惑”已经让我暂时失去了自制力。

    打开木板门,我一手拉着小珍的手,确定门外没有人,便急速往走道尽头的浴室方向快步跑去。

    偌大的澡池里空无一人,只有两池清水倒映着我和小珍的脸。除了和洗手间相通的门,浴室还有另外两个方向有出入口,但其中一个被木板钉死,反而让我只要注意唯一直接对外的出入口,还有我们来时,连接厕所的那个通道。

    我把小珍往我身上拉过来,深深的亲吻上她的嘴,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摸,一下子就把她的运动衫给脱了下来,和她手上的包包一起置放在水池边上。

    一对高耸尖挺的少女乳房立刻呈现在我眼前,我俯身在她的乳头上疯狂地吸吮着,小珍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享受我的激情挑弄。我的手也没有闲着,顺着她纤细的双腿,从大腿根一直摸上她的小蜜穴。

    乖乖隆咚咚!小珍的淫水早就沾湿了她的小内裤,当我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一接触到她的小蜜穴,小珍就身体一震,全身软软的依倒在我身上。

    “单兵注意~~前方有美女一名,单兵上刺刀,准备肉搏战!”脑中仿佛传来班长正下着口令。我伸手从裤袋里“掏”出那把二十年的“经典小手枪”,拉过小珍的手,让她感受涨得发烫的“枪管”。

    这下可让小珍更是兴奋,自已把小内裤脱了下来,转身面对我,小珍先将我的双手放在她胸前,示意要我揉捏她的双峰,浑圆的翘臀顶在我的下腹,不断地磨擦着。我的龟头可以隐约感觉到她湿润的淫液,憋不住的性欲让我一下子就挺腰,把火热的阳具整根没入她早就淫液满满的小蜜穴中。

    “噗……噗……”空气夹杂着她的淫液,在她极度亢奋下,阴道开始扩张而引入更多的空气,“噗噗”声不绝于耳。

    我双手环过她的胸前,下身不断猛烈地抽插她的小蜜穴,几乎忘了我和小珍正在开放空间下,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危险,两人尽情地享受性爱的满足和发泄。

    不知是不是憋了太久时间,我没有一下子就狂射,反而是一阵阵的舒畅,不断地袭向我的感官感受。

    “啊……亲……亲爱的~~你……好强~~下面……好涨~~好涨~~”小珍开始发出淫浪话语。

    “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小珍,我的宝贝,想死你的小蜜穴了~~”我也开始有些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大概有四、五分钟的时间,我和小珍变换了几种姿势,而她仅存的那件裙子,也已经被我完全脱了下来。

    正当我和小珍浑然忘我时,浴室外似乎有动静,惊吓得我急忙抽出插在淫液中的小蜜穴,大量淫液顺着小珍的大腿流了下来。

    我示意小珍赶快拿起衣服和包包,顺着厕所方向离开,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差几步即将进到浴室,那一定会看到全身光溜溜的小珍。

    情急之下,我要小珍赶快进入一间厕所,而惊险的是,小珍人影才一进入厕所,刚好就有三个阿兵哥进入到浴室中。而我的下半身,那件半脱的军服长裤,还有翘得高高的阳具,因为上身制服未脱,刚好遮住,没被他们发现这个糗样。但木板门里的小珍,双手抱着包包和她的衣服、裙子,紧张得满脸通红,全身不住地微微发着抖。

    “喂!你在干嘛?怎么半脱裤子到处晃,你在晃鸟啊?”其中一个阿兵哥看了看我。一时我也不知怎么回答,情急之下竟是这么回答他:“同志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黄江一条通’声势有多惊人!”

    我假装左右向厕所看了看,接着又说:“量实在是堆得太吓人了,臭得受不了,所以想换一间‘堆’得少的,要不,还真拉不出来!”我有模有样的假装在找一间“量”堆得不太多的。

    “是哦!?今天的量有那么夸张的多吗?”另一个阿兵一边说着,竟往我和小珍的方向走来。他的举动可让我也吓到,“嗯,这间好一些,就这间吧!”就在他快走到我和小珍所在这间,我一个箭步反手一拉,把木板门关起。那个阿兵哥就差两三步,就会发现我和小珍的糗样了!

    接着,就听到浴室里三人开始冲起澡来。这下可好,我是新兵,今天是会客日,结束时间剩下不到半小时,营区也已经在扩播,通知会客结束时间。偏偏三个人就在距离我和小珍不到三十公尺处,脚下一大堆“黄金”,旁边是全身赤裸的小珍,还有一根上了膛,却来不及发射的“小钢炮”。

    小珍紧张的搂着我的手臂,小小年纪的她,这等情境,让她怎能不紧张哩?

    又过了几分钟,外面似乎突然没了声音,我并不确定三人是不是走了,却又不敢贸然开门,万一出去,他们还在,我要用什么借口又重返?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盯着小珍那因为急促呼吸、胸前双峰不断上下起浮的乳头,阳具因为刚才的紧急情况而稍微软下来,现在却又硬挺了起来。小珍面有难色的看着我的脸和逐渐硬起来的阳具,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我哪顾得了那么多,子弹已上膛,而且会客时间将结束,哪还让我有考虑的空间。

    将小珍的身体转过去对着墙,她拿着衣服和包包的双手被我高高的举起贴在墙上,正因如此,她的活动灵活度受限在她手上满满的衣服,因为她怕一不小心就会掉在“一条通”上!

    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张开,跨过“一条通”并小心将她的腰往我方向拉,扶着那根再次硬挺的阳具顶在她的小穴里,腰往前一挺,整根再次没入她还满满沾着淫液的小穴里。

    也许是小珍也怕被发现,既使我抽插的动作再激烈,她也只有小声的从鼻息中“嗯……嗯……鸣……”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她的双手被衣物所拘限,两人所处空间的狭小和臭味,而她现在双腿被我大大张开,行动完全被限制,声音又极度压仰着,这种种强烈的视觉及冲剌带来的快感,很快就让我锁不住精关。

    我一手紧握小珍的一边乳房,不断地揉捏着,另一手环着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颈部闻着她身上掺着汗水、香水、发香和厕所恶臭的奇异组合。一股浓浓的精液一阵一阵地灌满小珍的蜜穴,我也舒坦的紧紧抱着她,让精液掺和着她的淫液,顺着我和她的大腿慢慢地流到脚下。

    过了一会,我慢慢拔出已经瘫软的阳具,小心翼翼地先将自已的裤子穿上,再轻声的打开木门,那三个阿兵哥早就不知何时离开了浴室。我四处看了一下,确定无人后便示意小珍走出厕所,牵着她的手到浴室简单冲洗一下,我则在浴室外警戒。

    等小珍穿好衣服,看看手表,会客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了,我拉着小珍的手快步往营区大门冲,就在最后一分钟,看着小珍满脸通红的小脸蛋,眼眶中泛着泪光,对我挥挥手,转身离开了我的视线。

    就这样,结束了这次又爽又兴奋、难忘而且很“累”的一次会客。当然,等我回到自已连队,所有人早已集合完毕,正准备“收心操”,那晚……我当然又很累!

    刚满二十岁又过一个月十日的那一天,我被征召入伍了,新训地点,就在高雄某营区。

    对于刚进新训中心时,那种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团体生活,还真是撑了快一个月才适应过来,尤其是紧张又紧凑的生活,一下子就打乱了生理习惯。

    不知大大刚进新兵新训中心时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因为紧张,竟然一个星期后才第一次上“厕所”大便,这下可好,累积了几天的“黄金”一泄千里,造就了同袍俗称的:“黄江一条通”震憾人心的奇观。

    一个月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会客,来了不少“亲戚好友”,我却唯独不见昔日女友……那种怅然若失的心情,应该很多同好好友也能感同身受吧!

    到了下午,所有亲友逐渐回去,而距离会客时间也只剩不到两个小时,教育班长突然又通知,我又有访客。军中行动不自由的生活下能有自由活动,而且是亲友来访,当然是快乐不过的事了。

    快步跑向营区门口,只见女友身穿一件白色圆领运动衫,小件网球裙(就是短到不行的裙子啦!)提着一个小手提包。这……营区少见的性感女孩出现,让当时少有“女性”入伍的军队,可是会造成不少目光注视的!

    前女友:小珍。我入伍时,她才二十岁,交往了一年(认识她,已是大三学生)。交往了两个月,就在一次朋友团的野外露营中,将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她留着一头短发,约有32B的胸围,不算大,但我最喜欢的,就是她小巧的身高(160公分)却有非常均匀的身材,这么说吧,她不算是火辣美女,却是讨人“怜爱”的美人胚。尤其是她的声音是娃娃音,一嗲起来,绝对酥了你的骨头。

    “亲爱的~~你过得好吗?”小珍站在门哨卫官柜前,她一开口,马上吸引了会客室里一些阿兵哥的注意。

    拘束年代里不能有太大的动作,要是现在,我肯定是马上如“饿虎扑羊”上前紧紧拥住我美丽的女友。我只是对着她淡淡一笑,向着会客柜台的班长敬了个礼,就牵着小珍的滑细玉手,往附近人少的地方走去。

    两人先是无声的散步在营区道路上,小珍主动地将她的头靠在我的臂膀上,而我也自然地把手环过她的肩,搂着她,无声胜有声的散步着。

    “Alvin,刚入伍,生活还习惯吗?”小珍舍不得的用她的小手,拿着一条带着淡淡女人体香味的手帕为我擦汗。而她身上那股女人香,更是让我忍不住想立刻把她放倒在地,扒光她身上的衣服,狠狠地和她疯狂来上一场激情“野台戏”!

    但理智胜过兽欲,我只是低下头,深情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能看见你来看我,再苦、再累,我都不怕,因为军中的训练,能让我变成真男人,这样才能让你幸福快乐啊!”

    唉……不知早上军中早餐,是不是伙房加多了“蜜糖”,连我自已都觉得,我也太“甜言蜜语”了吧!?

    “注意身体,以后我会每个星期都来看你的,我好想你!”

    坐在五百障碍跳台上,小珍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双手紧紧拥着我,身上那股“女人香”让久未尝“肉味”的我就像班长正下着口令,准备剌枪术:“剌~~枪~~术预备”,除了手上没有“长枪”打共匪,不过,“短枪”打姑娘,我可是“上了膛”蓄势待发啊!

    看了看四周,距离会客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多小时,访客也少了许多,有些单位,甚至已经开始“收心操”。见四下无人,我不知哪来的胆子,伸手从小珍的领口伸了进去,突破那“防护罩”的保护,直接攻顶,强占最高峰,揉捏凸出高高的乳头。小珍发出小小的喘息声,除了小小身体的颤动外,没有额外的反抗。

    小珍胸前略带汗水,温温的手感,还带着她那年轻的又柔又滑,顺手的乳房触感~~这下可好,已经“举枪”的我,只有两种选择:一、想办法攻上山头;二、今晚举枪“自尽”。当然,我是不可能选第二选项的。

    小珍好像也发现了我胯下的异样:“Alvin,你……下面好硬哦!”她一边说,还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我那“上了引信的炮管”!霎时,我头昏脑涨、呼吸急促,揉捏的动作更是加快,而且胆子竟大到一手抚摸她的胸前,另一只手从她的背后将她的胸罩背扣给解了开来。她只是有一些些的娇羞,双手似有若无的抗拒,但……我还是顺利地把她的胸罩从她的领口给拉了出来。

    我四下张望,虽然附近还有一些阿兵哥和探亲访客,但似乎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于是我拿来她的小包包,快速的把胸罩塞了进去。

    “你好坏~~”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小珍,呼吸更加急促了。

    “好想念你美丽的身体,一想起和你每一次的性爱,就让我快受不了了!”我将她抱起,面对我坐在我的胯上。

    因急速呼吸而上下起浮的胸部,两颗小小激突从她那件白色圆领运动衫透着淡淡的黑影。我索性两手紧握她的双峰不断揉捏,在她的颈间和小嘴上亲吻着,当时的我肯本就忘了身在军营中,只想尽情发泄暂时失去的自由和军中团体生活的制约。

    “停……亲爱的~~停……我……我……受不了了~~”小珍双手环着我的颈,下身却不自主地前后摇动,磨擦我的“短枪”。“我……好想……好想和你……做爱~~”在小珍的耳边,我喘着气试探她的反应。

    “亲爱的,当你搂着我的腰,我……我就好想让你……插入我的身体……”她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但跨坐在我身上的动作却没有停过,反而将她的胸部紧紧地贴着我的脸。

    “我找个地方和你做爱好吗?”我开始巡视四下,想在这个生活“封闭”的空间里有没有好“战场”。

    “但……这里是营区,而且人又那么多,能去哪里呢?”她的额头已经因为我挑逗的剌激而渗出几滴汗水。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来按排,只要你按我的指示就行了。”我给了小珍一个肯定且自信的笑容。

    放下小珍,先看了看手表,离会客结束时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为了把握这仅存宝贵时间,我不说一句的拉着小珍往营区最偏僻角落,“三级仓库”附近极少人会到达的一间旧伙房走去。这里因为没有部队驻扎,所以也暂时没有伙房进驻,而一旁的厕所,就成了我计划中的“炮阵地”。

    让小珍在一旁稍等,我四下观望,已经接近会客日的最后时间,各单位也逐渐收队,来往的人也变得很少,确认安全后,我回到小珍的身边:“小珍,你先进去厕所,挑一间‘干净’点的厕所,然后等我,我一会就进来。”

    小珍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在厕所?”我轻拍了拍她的额头:“难道,你想营区内还会有‘高级套房’啊?”我笑了笑。

    小珍面有难色的看着我,我没说话,只是微笑的再次对她点点头,示意她往“炮阵地”移动。她迟疑了一下,慢慢地往厕所走去,而我则在她开始往“炮阵地”走去的同时,“尖兵”搜索,四下巡视是否有人“埋伏”。

    而这时小珍已经进入厕所,但没多久,就见她冲出厕所,一手捏着鼻子,挥着另一只手对我说:“里面好臭!”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对她挥了挥手,要她再进去找间“干净点的”!小珍无奈地转身,再次进入那厕所里。

    约莫过了一分钟,四下确认没有人看见,我也随后进入了厕所中。

    各位“曾”当兵的同好,还记得军队中那条“黄江一条通”吗?木板相隔的几间厕所,一条约有三十公分宽、三十公分深,直通每一间的“战壕”,因为军人运动量大,“吃多、拉多”的关系,尤其是今天会客日,一些因放松而“大解放”的阿兵哥所造成的“堆积”量,岂是一个“多”字可以简单形容?如果改用“满、溢、堆”也许更恰当些。

    “小珍~~”我轻轻喊着小珍。其中一间厕所的门打了开来,我回头看了一下入口,确定没人发现,立刻隐入和小珍同一个隔间中。

    一股强烈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小珍紧皱眉头,一手捏着鼻子,对我摇了摇头。我也感觉确实是太臭了,连我都快受不了,但已在“攻击发起线”的我,怎能“敌前不战而退”?这可是兵定大忌啊!当然立刻思考“四个W、一个H”。

    终于,我想到一个好地方:“浴室”!而且它和厕所相邻,可是少了隔间木板,开放空间下就很容易被发现。但精虫冲脑,且“美丽肉体的诱惑”已经让我暂时失去了自制力。

    打开木板门,我一手拉着小珍的手,确定门外没有人,便急速往走道尽头的浴室方向快步跑去。

    偌大的澡池里空无一人,只有两池清水倒映着我和小珍的脸。除了和洗手间相通的门,浴室还有另外两个方向有出入口,但其中一个被木板钉死,反而让我只要注意唯一直接对外的出入口,还有我们来时,连接厕所的那个通道。

    我把小珍往我身上拉过来,深深的亲吻上她的嘴,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摸,一下子就把她的运动衫给脱了下来,和她手上的包包一起置放在水池边上。

    一对高耸尖挺的少女乳房立刻呈现在我眼前,我俯身在她的乳头上疯狂地吸吮着,小珍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享受我的激情挑弄。我的手也没有闲着,顺着她纤细的双腿,从大腿根一直摸上她的小蜜穴。

    乖乖隆咚咚!小珍的淫水早就沾湿了她的小内裤,当我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一接触到她的小蜜穴,小珍就身体一震,全身软软的依倒在我身上。

    “单兵注意~~前方有美女一名,单兵上刺刀,准备肉搏战!”脑中仿佛传来班长正下着口令。我伸手从裤袋里“掏”出那把二十年的“经典小手枪”,拉过小珍的手,让她感受涨得发烫的“枪管”。

    这下可让小珍更是兴奋,自已把小内裤脱了下来,转身面对我,小珍先将我的双手放在她胸前,示意要我揉捏她的双峰,浑圆的翘臀顶在我的下腹,不断地磨擦着。我的龟头可以隐约感觉到她湿润的淫液,憋不住的性欲让我一下子就挺腰,把火热的阳具整根没入她早就淫液满满的小蜜穴中。

    “噗……噗……”空气夹杂着她的淫液,在她极度亢奋下,阴道开始扩张而引入更多的空气,“噗噗”声不绝于耳。

    我双手环过她的胸前,下身不断猛烈地抽插她的小蜜穴,几乎忘了我和小珍正在开放空间下,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危险,两人尽情地享受性爱的满足和发泄。

    不知是不是憋了太久时间,我没有一下子就狂射,反而是一阵阵的舒畅,不断地袭向我的感官感受。

    “啊……亲……亲爱的~~你……好强~~下面……好涨~~好涨~~”小珍开始发出淫浪话语。

    “好久没有这么兴奋了~~小珍,我的宝贝,想死你的小蜜穴了~~”我也开始有些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大概有四、五分钟的时间,我和小珍变换了几种姿势,而她仅存的那件裙子,也已经被我完全脱了下来。

    正当我和小珍浑然忘我时,浴室外似乎有动静,惊吓得我急忙抽出插在淫液中的小蜜穴,大量淫液顺着小珍的大腿流了下来。

    我示意小珍赶快拿起衣服和包包,顺着厕所方向离开,但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差几步即将进到浴室,那一定会看到全身光溜溜的小珍。

    情急之下,我要小珍赶快进入一间厕所,而惊险的是,小珍人影才一进入厕所,刚好就有三个阿兵哥进入到浴室中。而我的下半身,那件半脱的军服长裤,还有翘得高高的阳具,因为上身制服未脱,刚好遮住,没被他们发现这个糗样。但木板门里的小珍,双手抱着包包和她的衣服、裙子,紧张得满脸通红,全身不住地微微发着抖。

    “喂!你在干嘛?怎么半脱裤子到处晃,你在晃鸟啊?”其中一个阿兵哥看了看我。一时我也不知怎么回答,情急之下竟是这么回答他:“同志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黄江一条通’声势有多惊人!”

    我假装左右向厕所看了看,接着又说:“量实在是堆得太吓人了,臭得受不了,所以想换一间‘堆’得少的,要不,还真拉不出来!”我有模有样的假装在找一间“量”堆得不太多的。

    “是哦!?今天的量有那么夸张的多吗?”另一个阿兵一边说着,竟往我和小珍的方向走来。他的举动可让我也吓到,“嗯,这间好一些,就这间吧!”就在他快走到我和小珍所在这间,我一个箭步反手一拉,把木板门关起。那个阿兵哥就差两三步,就会发现我和小珍的糗样了!

    接着,就听到浴室里三人开始冲起澡来。这下可好,我是新兵,今天是会客日,结束时间剩下不到半小时,营区也已经在扩播,通知会客结束时间。偏偏三个人就在距离我和小珍不到三十公尺处,脚下一大堆“黄金”,旁边是全身赤裸的小珍,还有一根上了膛,却来不及发射的“小钢炮”。

    小珍紧张的搂着我的手臂,小小年纪的她,这等情境,让她怎能不紧张哩?

    又过了几分钟,外面似乎突然没了声音,我并不确定三人是不是走了,却又不敢贸然开门,万一出去,他们还在,我要用什么借口又重返?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盯着小珍那因为急促呼吸、胸前双峰不断上下起浮的乳头,阳具因为刚才的紧急情况而稍微软下来,现在却又硬挺了起来。小珍面有难色的看着我的脸和逐渐硬起来的阳具,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我哪顾得了那么多,子弹已上膛,而且会客时间将结束,哪还让我有考虑的空间。

    将小珍的身体转过去对着墙,她拿着衣服和包包的双手被我高高的举起贴在墙上,正因如此,她的活动灵活度受限在她手上满满的衣服,因为她怕一不小心就会掉在“一条通”上!

    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张开,跨过“一条通”并小心将她的腰往我方向拉,扶着那根再次硬挺的阳具顶在她的小穴里,腰往前一挺,整根再次没入她还满满沾着淫液的小穴里。

    也许是小珍也怕被发现,既使我抽插的动作再激烈,她也只有小声的从鼻息中“嗯……嗯……鸣……”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她的双手被衣物所拘限,两人所处空间的狭小和臭味,而她现在双腿被我大大张开,行动完全被限制,声音又极度压仰着,这种种强烈的视觉及冲剌带来的快感,很快就让我锁不住精关。

    我一手紧握小珍的一边乳房,不断地揉捏着,另一手环着她的腰,将脸贴在她的颈部闻着她身上掺着汗水、香水、发香和厕所恶臭的奇异组合。一股浓浓的精液一阵一阵地灌满小珍的蜜穴,我也舒坦的紧紧抱着她,让精液掺和着她的淫液,顺着我和她的大腿慢慢地流到脚下。

    过了一会,我慢慢拔出已经瘫软的阳具,小心翼翼地先将自已的裤子穿上,再轻声的打开木门,那三个阿兵哥早就不知何时离开了浴室。我四处看了一下,确定无人后便示意小珍走出厕所,牵着她的手到浴室简单冲洗一下,我则在浴室外警戒。

    等小珍穿好衣服,看看手表,会客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了,我拉着小珍的手快步往营区大门冲,就在最后一分钟,看着小珍满脸通红的小脸蛋,眼眶中泛着泪光,对我挥挥手,转身离开了我的视线。

    就这样,结束了这次又爽又兴奋、难忘而且很“累”的一次会客。当然,等我回到自已连队,所有人早已集合完毕,正准备“收心操”,那晚……我当然又很累!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