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李二狗的妖孽人生】第一章 李二狗的屈辱史死

    发布时间:2020-06-07 00:01:50   

    第一章 李二狗屈辱死
    魔都西南方市区,少女行走在路上。在这数九寒冬,周围行人快步行走,少
    女与众不同的时是,周围行人穿着大部分是破旧的衣服,唯独这少女穿着一身整
    洁的着装。
    是珍珠白色的连衣裙,裙摆长度只到大腿的一半,低胸削肩,衬得人肤色莹
    润似玉。然后下面便是修长的大腿,修长结实小腿和大腿达到完美比例的腿。
    少女的身姿在珍珠白的连衣裙包裹下曼妙轻盈行走,已经引得不少人频频注
    目。
    「不仅不感觉寒冷,你看额头似乎还流露戏珠」行人中年轻的小伙子不由惊
    叹。
    「听说守护女神会穿着独特的衣服,那衣服能提供少女的热能,在这数九寒
    天,使守护女神即便不英灵化也无需畏惧寒冷。还有其他辅助作用,例如抗魔,
    抗物,强化穿戴者魔力,还有抵抗精神魔法,自我修复等。」旁边一名年长的老
    者解释道。
    「话说您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我年轻的时候曾在京都工厂效力过。」
    「原来是前辈啊!不过好羡慕能生活在内地。不过前辈为何还会来到边境。」
    年轻人一听老者话,好奇地问道。
    「老了,无法提供新鲜的血液。」
    「这不是卸磨宰驴吗?」听到年轻人的话,老者脸上泛着一丝丝苦涩,他深
    深地注视着少女几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毕竟她们是是为了守护人类生存而存在的。而我们男人也仅仅只能做到提
    供血液补魔的道具。」
    「不是还有其他补魔的方法吗?」
    「你认为高贵的守护女神会跟我们交合,有条禁令,明确规定守护女神不得
    与男人发生关系,甚至连结婚都不行。」
    「是吗?」年轻人掏出手机,看了下似乎有什么事情,向老人告辞离开。走
    的时候还不忘念叨。
    「那双腿很好看!要是能把玩一番,就算是短寿十年我也愿意!」少女那修
    长秀丽的大腿对男人目光吸引来说无疑是最最致命的。足下黑色丝袜,衬着一双
    南美洲响尾蛇皮作的尖而秀的小皮鞋。
    只不过来不得细想,一道倩影下身黑色长筒丝袜,上身穿黑色短袖毛衣,脚
    穿黑色高跟靴,浑身诱人。出现他的面前。「二狗子爸爸,我要补魔。」一听这
    句话,二狗子立刻抱着她,将她的脸压在自己胸口。三下五除以二,脱下女子外
    衣。
    二狗子隔着内衣吸吮着她的乳房,手指隔着黑色丝袜抚摸女子长腿。
    「湘淑女儿,就几天不见。就想爸爸了。」
    「爸爸!女儿要生气了!能不能进……」湘淑眼眸中满是羞涩,但生理上的
    反应无法抵抗,被二狗子爱抚的喘气有些急促,两眼慢慢的眯了起来。
    「哦?那女儿不在屋里等爸爸呢?」
    「嗯……那是因为……爸爸……呀……补……」湘淑不满的嗔怪二狗子一眼,
    嘴唇本是有些抗拒,却被二狗这一拨弄,轻声的呻吟声回荡着这屋前。「好厉害
    ……」话还未说完,二狗子便霸占了她的唇,一时间两人嘴唇如同相吸的磁铁,
    怎么也挪不开,俩人的舌头呼就这样搅在一起。随着接吻热度的提升,双方对加
    大了吸吮对方的力度。二狗吞噬下湘淑的香津,他觉得那是世间最美最甜的甘泉。
    而湘淑的小香舌又是如此的甜蜜与滑溜,真是可爱极了。它像一条小金鱼似的在
    二狗的嘴中游来游去。交换一轮唾液后,二狗还贪婪的吸吮着她嫩白的脖颈,只
    见湘淑发出短促而有又性感的呻吟声。
    「好了,女儿该给爸爸足交了。」二狗虽是在接吻,但手底功夫也没闲着,
    裤子已悄然脱下,露出巨大的肉棒在湘淑面前摇晃。
    无奈的看了二狗子一眼,湘淑雪白的媚脸上早就布满了红晕,欲火焚身,一
    时之间尽忘了她两人还在外面。足尖轻触,仿佛触碰到她的心爱的宝贝般,缓缓
    摩擦挤压着二狗的宝贝。
    「哦~ 这丝袜质量真好,不愧是女儿迫不及待给爸爸足交的好东西。不过我
    长这么大,还未见过如此极品的丝袜。」
    「哼,这是命运之石兑换的,需要不少积分。」
    「难不成为了补魔,你肯花这么大价格买这么好的丝袜?」
    「白痴!」二狗刚说完,湘淑虽一脸的怒意。语音轻柔,满脸宠溺地摸着二
    狗子胸膛,只见二狗子胸膛处有一条粗深可怖的伤疤蜿蜒在他的胸膛处。
    「伤口还疼吗?」
    「过了这么多年,早不疼了。」在二人调情惬意中,湘淑那双玉足主动踩在
    了二狗肉棒上细心的磨挲起来。
    「爽,女儿足交好厉害哟。话说你们守护女神为何总是来魔都?难道全为了
    补魔?那爸爸是不是能上了我之前遇到过的守护女神。」
    「白痴!精液上虫的人渣。」听到二狗描述湘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
    「补魔是一方面,守护女神分为1-15星,除了容貌,资质是天生的,还有后
    天所拥有的名声。猎魔物是最能提高名声的方法,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女孩至少应
    该是八星,无限接近九星,为了提高名声而来到魔都。」
    「为何来到魔都?」
    「还不是你们这些精液上虫的人渣,魔物只会出现在污秽之地,守护女神也
    不能长期逗留在污秽之地,否则会降名声,即降星。」湘淑的回答,使得二狗子
    对守护女神认知多了几分。
    「不过,今天的爸爸很厉害。」坚硬无比的肉棒在湘淑纤细的美脚服侍下,
    爽上天的二狗,呻吟一声,直接喷射了一脚的精液在她的黑丝脚上。
    「这还不是因为之前少女,哈哈,看那女孩的美腿……可让老子玩一年……
    只可惜是个贫乳。还是小湘的胸好。」湘淑贪婪了脱下丝袜捧起来像是品尝美食
    一样,将丝袜粘上精液部分吸食干净。任由二狗玩弄她的乳房。
    「哈哈,你还害羞什么?」男子看到小湘的娇羞,又重重的捏了一把乳房,
    那含苞欲放的玫瑰花如同娇羞妩媚的乳房,正不停摆弄。女孩一时被弄的娇喘连
    连。
    「呼呼,二狗子爸爸,不要乱说话,她可是……」。
    「你也不是一样吗?」
    「我……我只是一星,只能使用最低阶的魔法的。可是她……」
    「关下灯,都是一样。还是会魔法好,大冬天,操起来也不寒冷。说起来她
    有啥不一样。」
    「可是在你身后」湘淑的话让二狗直冒冷汗。看来他操的有点兴奋,竟然连
    少女来到跟前都不知道。
    「贫乳是吗?关灯,都一样。有趣哟。」少女淡然无波的问话,二狗直觉着
    自己脊背发麻。
    「腹部以上、颈部以下的部位过大的,统统都是坨肉!是累赘!巨乳什么的
    的!我才不羡慕呢!」每天早上照镜子时,经常学着医生介绍的,经常揉揉会变
    ……变大。可是每天都很失望的,没多大变化。一旦有人议论那个部位时,少女
    不由内心会咆哮一方。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贫乳什么的。
    此时周围也布满了围观之人。
    「那位守护女神大人不会当街杀人。」
    「二狗子只是开玩笑说说。」
    「不会,这毕竟是魔都……男人可以合法与女性发生关系。」
    「居然有人敢对守护女神大人无礼。」
    「平时二狗子奸淫妇女,」
    「这是重罪,理应杀头。」
    「守护女神大人……」
    本来围观之人本想为二狗说说好话,不料少女一瞪眼,以她为中心,一个小
    型充满绿色芳香圆环凭空形成,那绿环渐渐扩大,就像连接着异次元世界的通道
    一般,开始疯狂地扩散。周围人一接触,立刻脸色呆滞,口风一变,表情冷淡望
    着二狗,像是在看一个犯下滔天大罪的恶人那般!
    「木妍霏你竟然对普通人用领域!」
    「赵湘淑你堕落了,你可知道守护女神是不能和男人交合的。」面对木妍霏
    的质问,一时之间赵湘淑无言以对。
    「贫乳是吗?」少女见到赵湘淑被她喝住,她目光又转向二狗,她那双瞳仁
    在那收缩又收缩,见到那男子从女子中抽出那个还准备梅开二度的肉棒,像是看
    到一个有趣的玩具似得。「你叫二狗是吧,真是低贱地名字。」
    「我跟你玩个小游戏,如果你赢了,我便让你爽一次?」少女说话的声音很
    低,但在男子的耳朵中,却是如同魔鬼般的诱惑,让人无法抗拒。二狗不由的咽
    了下唾沫,眼神直勾勾盯着少女那修长的身体,喃喃道。
    「啥……啥游戏?」
    「别答应。」那名叫小湘的女子拍着二狗的头,企图让二狗子清醒。
    「赵湘淑闭嘴,你可知道这男人犯得是什么罪吗?只要我告诉协会,这男人
    死定了。」木妍霏这一喝,赵湘淑显得畏手畏脚,只能闭了嘴,收了声,祈祷木
    妍霏不要做得太过分。
    「孤做一个动作,如果你射了,你可会要学狗叫哦!」木妍霏扬起唇角,眉
    毛轻颤了下。「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怀好意地说道,如同魔鬼的笑容。
    「我美吗?」嘴角上扬,修长的美腿不由抬到男子面前。
    勾出一抹很暧昧的笑意,一闪而过。息容美而气华,一笑而倾城。原本凛然
    迫人的气势,顷刻如烟云消散。二狗不经有些痴呆,一股清新的香味从少女丝袜
    美腿铺面而来,是鲜花?是香草?或者是……少女的体香,冲入他体内,深入他
    那灵魂之中。
    不管是什么,这股香气让他身心放松,感到很舒适,似乎大脑都要放空了。
    脑海中有什么念头宛如春笋般冲出来,
    时不时地,他的嘴唇飞快地动着,仿佛是在颤抖。然后竟然有点像……像是
    狗的呻吟声
    「汪……」不料这一松口,尽是吐露出狗地叫吠声。「汪汪汪……汪……」
    肉棒下的睾丸一阵剧烈的收缩,精液不受控制的嗤嗤的直冲云霄。少女一个动作
    竟然让他射了。这下他一下便成了焦点。
    「这坏蛋二狗子,竟然被别人瞪一眼就早射了。」
    「早泄男,毕竟是伟大的守护女神大人,只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将万恶
    的二狗子所制服。」
    「二狗真得像帝姬大人所说变成一条狗了……」
    「你怎么了二狗子……」只见二狗没有理会旁边嘲笑,甚至连赵湘淑地关怀
    也没有理会。只是不停地喘着气,那喘气地样子如同狗喘气一样。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见到男子此刻状态后,少女只是望了下赵湘
    淑一眼,看她还在关心二狗。伸出脚重重踩在二狗子脸上。「孤改变主意了,从
    今天开始,你就是孤养地一条狗,二狗子。来,跟孤舔脚。」
    「汪汪汪」二狗竟然真的像狗一样,虽被踩着,但仍旧如狗一般舔着少女的
    脚。
    「二狗子,停下,住手。」赵湘淑不满地望向木妍霏。「二狗子只不是嘴贱
    了一下,你至于么?木妍霏!」赵湘淑双手抱起他,企图阻止。但脸上却露出一
    种让她很熟悉的复杂地表情,些许悲哀,些许愤恨,些许的……痛……只是她无
    力改变。
    「我记得许多年前,也是这样。那个条狗伺候着我,也挺舒服的。」木妍霏
    像是在说自己曾经地骄傲往事。
    「他可是我们的主人,不能这样说他。」
    「不过他终究难逃一死!」
    「凭什么他会爱上一个你,明明我跟你资质、容貌一样,凭什么他每次受宠
    的都是你一个人。」木妍霏她的眼睛里闪射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额头
    上那一绺绺的头发,像是毒蛇的长舌,嘴里喷出粗俗不堪的脏话。
    「再看看,现在的你,一星守护女神。哈哈。贱女人。」
    「不要说了。你这背叛者」赵湘淑近乎嘶哑地喊出三个字,难过地低下了头。
    「只不过竟然那人渣还是有骨气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不过死前还念叨
    某人,看来是在想念你哦。」
    「要不是守护女神之间不能发生战斗,你也会如同他们般,像狗一样趴在我
    身边舔。」
    「混蛋,别用你那肮脏的狗爪子碰我的身体。」二女之间的对话似乎触动了
    二狗子的情绪,一时让二狗摆托了控制,企图用双手袭击木妍霏,却被少女一脚
    踢中胸膛,胸膛的伤疤裂开,还渗杂着血迹。
    「这就是你选择的补魔者么?低星守护女神,补魔居然要偷偷交合才行。连
    奴役男人都不行。像我,随便使用下力量,便有人献上鲜血。」木妍霏挑了挑眉,
    望着他俩,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你究竟想做什么?」
    面对赵湘淑地质问,木妍霏笑了,手中变化出一颗树,中间一段树心被烧空
    了,形成丈多长平放的凹槽。
    「小狗狗,张开口。孤给你的奖励。」
    「不要!」
    「推开她」
    「……二狗子」赵湘淑还没反应过来,前方传来一股强大的推力让她一个不
    稳跌落在地上,她抬头,只见二狗子还保持一个推的姿势。「二狗,你在做什么?」
    「汪汪,汪汪……」二狗子也是一脸地茫然,仿佛推开她身体的不像是自己
    一样。
    「看来小狗狗的情人」
    「乖,小狗狗,闻一闻。」二狗听到木妍霏的话,脸上虽不满拒绝,趴在地
    上,将鼻子伸入闻一闻,露出一副恶心的表情。
    「乖,张开口,接受你主子的奖励。」二狗子不情愿抬口张开嘴巴。只见木
    妍霏优雅地倒下,一道黄色液体如同飞流直下的流水一样,仿佛天河落地一般,
    落进二狗口腔之中。
    赵湘淑在一旁闻到一股浓烈地骚味从他口腔中传来,不由惊恐。似乎还听到
    二狗口腔不住蠕动,似乎是胃部是在排斥这液体。她很快就明白这是液体是尿液。
    「不要给他喝了。」
    「就这样就心疼了?小狗狗好喝吗?这可是玉酿琼浆,人间美味。」木妍霏
    停顿住,哼哼一笑。雪亮的眸子终于有了一缕属于尘世的玩味之色。玩味之色渐
    收,释雪涧的眸子渐觉深沉。
    一双带有魔女地双手抚过二狗下体,一下子让二狗肉棒轰然竖立,临近激发
    点。性欲被激发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似乎只需她轻轻一勾手,二狗肉棒便立
    刻能射出来。
    当二狗目光接触到木妍霏的目光时,原本亢然的神态多了几分恭敬与温顺。
    吞食液体的速度比之前加快不少,似乎真如她说言,这不是尿,是琼浆玉液。仰
    头贪婪地喝着,越品越甜,越喝越醉,觉得这尿水比美酒还要香,还要醇。脑木
    妍霏所吩咐的命令「记住,这是你今后日常所需必要食物,是代替水的存在。」
    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
    「你……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放开他」赵湘淑抬头望着木妍霏,眼睛依旧落在
    二狗子身上,那股柔情一闪而过。神情凄绝地笑一下,嘴上无奈地问道。
    「是这样嘛,但是我可不想什么好处都没有就放过他。」女子的下一句话暴
    露了她的真正目的,「这样好了,你和我签订契约,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二狗子
    情人,怎么样?」
    「那个?你居然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你居然想奴役」赵湘淑明白是她
    的意思,面带忧色,又有点犹豫。守护女神之间可以结婚,可以奴役,结婚关系
    为契约。一般强者为主人,但守护女神有尊严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进行契约,
    一旦契约则会成为对方女奴,一切归对方所有。
    「这倒是真的,周围这么多人,该怎么办呢?」
    「邪能静须」木妍霏领域聚拢起来,全身散发着绿色的光芒,没等湘淑看清
    变化,光芒伸展出数根绿色的线绳连接周围观众身体,其中一条正好也将二狗连
    接,这让赵湘淑惊慌地大喊,「李二狗!」
    「湘淑……我没事……」二狗低头愣愣地看着连接自己身体的线绳,他没有
    感觉到任何的痛处,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破损,但是紧接着他感觉到了不妙,
    「汪……汪……汪汪汪汪……」只见他的肤色越来越苍白,眼睛也失去了光泽,
    就好像生命被掠夺一般。
    「李二狗!」赵湘淑飞奔过去,扑到他怀里。
    「他值得为你这样做?」木妍霏望向赵湘淑,只见赵湘淑她使劲咬住嘴唇,
    双手抱住二狗的身体,似乎在给二狗注入什么东西。使得二狗皮肤消逝速度比周
    围人慢上许多。
    「舒服!」木妍霏伸了懒腰,像是吃饱了一样。
    「你混蛋!」赵湘淑无力的望着周围摊到在地上的人们,脸上表情看起来就
    跟睡着一样,此时她们脸就如雪一样白,浑身散发着死气沉沉的气息,她知道他
    们已经死了。
    「怎么,还不愿意。是不想救二狗子了?现在他的小命可是还在我手里哦!」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二狗焦急地在叫。
    「忘了这狗还不能说话,我先显示出自己的诚意。」木妍霏话说完,只见她
    一指。
    「放过……汪……她……」停顿数秒后,二狗子重新组织语言道「不要听她
    的湘淑!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肯定是在说谎,就算你签了她也绝对不会放
    过我的!」
    「……」赵湘淑咬着嘴唇一言不发,显然有些犹豫,但她的目光望着他的胸
    膛上的还掺杂着鲜血的伤疤时,知道二狗伤口因大幅的牵动再次齐齐撕裂,再说
    那个抽取生命力的线还连接在李二狗身上。她抬起头艰难地喊道,“我同意!”
    「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同意!」
    「听不见!」
    「我同意!我同意跟木妍霏签订契约。」赵湘淑悲愤地呐喊,语气中充满着
    无奈。
    「一切都是命运之门的选择!」两人同时念出,顿时两道光华从虚空中降临,
    将两人牢牢裹住。只有舒适的感觉,没有任何不适。
    两人相拥着,两道光滑开始慢慢靠近融合。木妍霏望着赵湘淑颤抖地睫毛,
    脸色充满着不甘。自己的手也有些颤抖,这是她的宿敌,如今她要即将从守护女
    神变成奴隶。只缺一个吻了。在外人看来仍是守护女神,其内在只不过是个卑微
    的女奴罢了,一切归主人所有。
    「希望你能遵守约定,放了二狗子!」
    「不要!」
    「没问题!我一向履行约定。」得到肯定答复后,赵湘淑再望了二狗子一眼,
    在二狗子不舍和愤怒中吻向了木妍霏唇。
    「赵湘淑你愿意成为木妍霏的奴隶吗?」
    「愿意」
    「木妍霏你愿意成为木妍霏的御主吗?」
    「愿意」
    「契约成立!」
    「原来你不是……」
    「还不趴下!」
    「你不是……」
    「舔我的屁股!」
    契约成立后,木妍霏并没有理会问题,只是命令她趴下。
    受到契约影响赵湘淑只得四足趴到地上,木妍霏轻轻坐下,脱下连衣裙,雪
    白屁股正对着赵湘淑的口。赵湘淑身体不受控制的舔舐木妍霏那洁白的屁眼。察
    觉到她的舔舐,不由勾起一丝浅笑,甚是满意她地表现。
    「你说你怎么这么贱,这样都能流口水。」木妍霏骂道。
    「呜……你」赵湘淑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仿佛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似的。
    似乎是太过于兴奋,木妍霏屁眼流出黄色的尿样。不过木妍霏尿得有些急,一下
    进入她的口腔里,苦涩的汁液溢满口腔,胃里有如翻江倒海般,脸上顿时露出痛
    苦的表情。
    「哈哈,我终于让你这个贱人接我的尿液了。」
    「咳咳……」
    「湘淑你没事吧!」
    「……」
    「你这没用废话,连这个都做不了。」由于赵湘淑第一次喝尿,被苦涩以及
    骚味呛了,反胃的感觉袭涌上来,但是胃里根本没有食物,吐出的都是酸水。一
    直干呕着。
    「哦,对了,似乎还有个小蚂蚁。」
    「奴隶赵湘淑,听我命令。」这时,女子突然对赵湘淑说到,赵湘淑强忍着
    干呕状态,甚至连嘴角的呕泄物也没擦掉。「把你旁边的这个公狗杀了。」
    「你……竟然要……违背约定」
    「我没有违法约定哦,我是说过我放过他,但是现在动手的可是你哦。」
    赵湘淑身体不受控制般迅捷地袭向二狗。
    「你……」
    「不要啊湘淑!」在赵湘淑的手距离少年只有几公分的时候,她的手停住了,
    不是因为二狗的呼唤这样狗血的缘故,而是二狗的双手握住赵湘淑刺过来的手使
    其不得寸进,一时间场面变得僵持起来。身体被主人被操纵的她脸色异样地悲戚、
    沉痛中似有无限懊悔……
    「快停下来啊湘淑!」赵湘淑的力气很大,二狗一边尽可能阻挡着,一边企
    图让她清醒过来,“我是你的二狗啊,我可是你最爱的爸爸!”
    「啊,都叫他爸爸,你可是真堕落。不过真是多么美丽的场景啊,公狗在绝
    境下也想将自己的母狗唤醒。」女子看着眼前的一幕用向往般的口气说道,
    「可惜看了太多次实在是看腻了,不知道还有多久公狗的心脏就会被贯穿呢?」
    「爸」突然,赵湘淑的口中突然停止了动作,喊了一声,但离她很近的二狗
    听到了,不仅如此他还能感觉到双手传来的力量不断减轻,这似乎让他看到了希
    望。
    「哎呀哎呀,想不到真的上演了感人公母狗真情。」木妍霏拍着手赞叹道。
    「不亏是湘淑,意志力还是不错的。直不过,在契约的作用下,这点情感有
    什么用?放下手吧。」
    听到命令后,湘淑的手放了下来,站在原地。
    「把屁股往高了翘,身子往下。」
    「你要做什么?」听到恶毒的女人这么说,二狗还没来及长喘一口气的他,
    顿时感觉到不妙。
    只见湘淑依言照做,契约力量让她被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弯着腰,翘着屁股,
    如同乞求赦免罪孽的忏悔者。
    「长期锻炼的身材真是不错哦。」
    那女人正在摸了她的脸蛋,捏着她的乳房。虽是很厌恶,但是犹豫契约无法
    拒绝被这女人吃豆腐,所以她只能在脸上露出了机械的笑容。
    「能被主人夸奖很高兴呢。」
    「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女人主人可是很幸福啊,不要露出一脸羡慕的样子小子。」
    「是的,我亲爱的主人。」
    身体不由自主眨了眨眼睛,嘴巴说着各种违心的话。赵湘淑眉目间仿佛春风
    拂过,舒展开来。再度因为被夸心里甜甜的,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
    「好可爱的屁眼,不知里面能流出什么?」
    「主人!」听到主人的打趣,一张雪嫩的脸涨得红彤彤的,水灵灵的眼睛睁
    得圆圆的,望着主人,身体居然有点尿急的感觉,那可爱窘迫的模样爱煞众人。
    「你……」
    「好好闻……抱歉,我不是……故意……」察觉到屁股被不明的舌头袭击,
    赵湘淑心里一惊,想回头看是谁,但身体却没有动,想到没有主人的命令,身体
    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可是没想到居然是李二狗在舔,他难道是要,一想到
    这里不由浑身燥热起来,脸颊微红,浸着那肌肤,看着仿佛白里透出了粉色。
    「可是真的好闻……」声音断断续续的,动作也不停止。
    「嘻嘻,这可是那小子,自己贴过来的,主人可是没有下命令哦。」
    「那能不能,让他停止,奴隶想……」赵湘淑咬紧牙关,似乎在忍耐什么。
    「想什么?」
    「不说出来,主人可不会叫他停止哦。」
    木妍霏饶有兴趣望着她,明知道她想什么,却也要让她自己亲自说出来。
    「想尿尿。人家不愿意在二狗子面前尿尿,很让人难堪。」
    赵湘淑吐出了自己的心声,但是还没有忍住,几滴尿液从屁眼里流出来。
    「李二狗你听到赵湘淑地话吗?她叫你停止了,你要遵从自己的心愿,自愿
    选择停止还是继续。」
    「我选择停啊……可是」
    「啊哈,好闻,真想喝」
    「喝尿尿……」
    二狗听到木妍霏的话,又听了赵湘淑的话,神态很复杂,但在欲望的面前,
    爱却显得那么脆弱。终究欲望战胜了爱,将那几滴尿液卷入腹中,继续舔着她的
    屁眼。
    「主人跟你做个小游戏哦,如果你赢了主人可以给你自由,但如果你输了,
    你的灵魂要归主人哦。」
    「自由?」赵湘淑摇了摇头,此时她既疲倦又要忍受尿意,试图将注意力转
    移到其他地方,可是没有主人的命令,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做个小游戏也好,
    而且还能获得自由,她满怀希望的想着。
    「你现在很想尿,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但你要忍受,因为这是你对李二
    狗的爱,如果你战胜了尿意,主人便放你自由,解除契约。但如果你尿了,那么
    就代表你放弃对二狗的爱,那么你的灵魂就会输给主人。而你对二狗的爱将会转
    移到主人身上,计时十分钟。」
    「十倍的尿意!」
    「啊……」赵湘淑牙关生生的咬紧了,齿缝间逼出一个是字。双腿儿直打颤,
    一股难以忍受的急躁尿意热涌上脑门。
    「是不是难受的想尿尿。」
    「不……」
    「尿出来会很舒服的。」
    「只需轻轻一拉,快乐似神仙。」
    一分钟……
    二分钟……
    五分钟……
    她艰难的熬着,忍受着木妍霏犹如魔鬼般的诱惑。
    「算了,不陪你了玩了。看来你似乎赢了,时间要到了。」木妍霏着这话,
    故意拖长了音调,语气促狭之极。
    赵湘淑听了,似乎看到了希望。但随后却被一句话浇了冷水。
    「可是猫捉老鼠,怎么可能让老鼠赢了。我估摸李二狗也不希望你赢吧。对
    吧,二狗。」
    「尿,快点尿出来。」
    如同痴汉般的二狗在呐喊。
    「百倍尿意——」
    如巨雷般的海潮尿意像千军万马席地而卷,自上而下朝腹部奔去。
    她拼命挣扎忍受,泪,如泉涌,攥拳狠狠捂住自己的腹部。
    她不想失去,拼命忍受。但那不失去的人,却是那么可恶。
    这时木妍霏的话回荡在她耳边:既然无法改变未来,就不要再坚持,反正也
    没用,何必为那个给你带来难受的男人而饱受痛苦!她细细梳理头绪,选择正确
    答案…
    「是……」她转过头,深深望着那人最后一眼。但二狗不为所动,仍继续舔
    着。
    看到赵湘淑开始脸上浮现厌恶之色,木妍霏露出满意的笑容。
    「女奴赵湘淑,展开你真正的英姿吧!」
    「啊,好喝。」在二狗眼前就只剩下赵湘淑的尿道以及肛门,很快地金黄的
    尿意直接落入他二狗的嘴中,他欣喜若狂地喝着。
    「啊……好羞耻啊……全尿在二狗的嘴上了……啊啊啊啊……」遭遇强烈的
    羞耻感只让湘淑竟然湘淑翻起白眼,浑身抖动地近乎高潮起来。
    「自己尿出来的不仅是尿,还是一份沉重爱。」
    「赵湘淑,抬头看着你的主人。」听到女子的命令,赵湘淑原本还在激动地
    身体立刻恢复平静抬头望向她,两眼对视原本清晰透亮的眼眸变得混浊呆滞,她
    静静地看着女子,等待着她下一个指令,“告诉我,你是什么?”
    「我是……奴隶赵湘淑……」
    「那么,我是你的什么人?」
    「我的……主人……」赵湘淑有些断断续续地说道,但慢慢的语气开始变得
    自然起来,「你是我的主人……」
    「你还爱着二狗吗?」
    「不爱……我输了,将二狗的爱输给主人了。」
    「没错,我就是你的主人,更是你的长辈,你的师长,是你生命中唯一的信
    仰!」
    「主人……是我的信仰……」赵湘淑喃喃地说着,没有感情的语气中仿佛多
    了一丝崇拜。
    「为了这信仰,你会将你的身体,你的心灵,你的人格、灵魂乃至一切奉献
    给我,你的一切将不再属于你自己!」
    「是……将一切……奉献给主人。」
    「你会乐于接受我对你进行的任何改变,你会因为完成我的命令而快乐,为
    不能帮到我而难过,服从我就是你存在的唯一意义!」
    「服从主人……」赵湘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是我最大的快乐……」
    「那么,醒过来吧赵湘淑!」女子话音刚落,赵湘淑一睁开眼睛,她眼中浮
    现一丝迷茫,似乎是没睡醒,当她看到了木妍霏的时候,她惊喜地叫着一边跑到
    主人身前,「主人!」
    「你现在对杀死二狗是什么感觉?」
    「只要能完成主人的命令,就算是亲人爱人我也会杀掉。」赵湘淑回头望了
    下二狗,那眼神冷漠地像是看陌生般。毫不犹豫地说道,被扭曲了思想的她而言,
    亲情友情都及不上主人的命令。
    二狗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个随意捏死的蟑螂。
    此时二狗一脸颓废感觉,似是懊悔、似是认命。
    「展现你的攻击姿态吧,女奴赵湘淑。」
    「遵命,我的主人。」
    二狗从未见过赵湘淑有如此美丽的一面,只见她身上涌起了一阵凛冽无比的
    冰寒之气。散去原本乌黑色的长发已经变成雪蓝色,惊艳的飘舞,皮肤比先前看
    更加雪白。优美婀娜的身姿轻盈的悬浮在了一大片毫无征兆凝结的冰晶气场之间!
    只不过此时的她,如同死神缓慢地朝他走来。
    「……」二狗愣愣地望着她,他是没点机会,也许能够这就是自己的末路。
    「赵湘淑」
    喃喃了一句后,在绝望和疲惫的双重打击下,一道冰箭刺穿了他的胸膛。
    「看起来成为我的奴隶以后,似乎星级也提升不少。」
    「还楞在这里做什么?清理现场,把这些尸体都丢在附近的乱坟岗。别让别
    人发现,被发现了可是会掉主人的名声的。」
    看到还在发呆的赵湘淑,木妍霏没好气地命令下去。
    「是,主人。」木妍霏吩咐下去,赵湘淑开始清理现场,将那些被杀死的人
    们的尸体一个个拖到附近的乱坟岗。
    同时还有她的曾经的爱人尸体。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