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说书人】03-04

    发布时间:2020-06-07 00:01:55   

                  第三讲-傲霜
      帝都维尔司城外的官道上,一辆装饰不凡的马车正在路上疾驰。「嗯哼,好
    叔叔,人家忍不住了嘛~」
      马车内,脱的一丝不挂的清雅一边妖媚地笑着,一边用饱满的乳房蹭着紫袍
    人的胸膛。光溜溜而粉嫩的小穴在座位边上来回摩擦,淫水打湿了铺在座位上的
    紫色绸缎。赫然一副淫靡景象。
      「妈的,' 说书人' 还真是有本事,这小贱货以前对谁都是爱搭不理一副冰
    川脸,现在却求着男人干她,比婊子都骚。」紫袍人欲火高涨,感觉自己又得到
    了20岁时的那股活力,「你个贱女人,求老子干是吧,老子今天干死你。" 说
    着,紫袍人一把抱起早已饥渴难耐的清雅,粗暴地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两条舌
    头交缠起来。
      好一通舌吻后,清雅轻轻拽下了紫袍人的裤子,早已勃起的肉棒从裤裆弹了
    出来,「真寒酸……」清雅按下内心的鄙视和不满,妖冶一笑,「呵呵,看来是
    忍不住了呢。」说着,便直接打开双腿,跨坐在紫袍人的肉棒上。
      「啊……好棒……」插入的一瞬间,清雅娇吟了一声。
      「更多……再用力点……爽死我了……」随着紫袍人的奋力抽插,清雅很配
    合地发出一阵阵的淫声浪语。
      「给我接好了!!」紫袍人一声怒吼,在清雅体内射出了他有限的种子。
      「好多的精液……好幸福……」清雅一副享受的样子。
      「哼哼,怎么样,小贱人?」紫袍人得意地笑了笑。
      「还不够啊,好叔叔,再来一发吧?刚才只有你射精了,人家还没有高潮呢,
    太狡猾了。」清雅看着紫袍人已经萎下去的肉棒,诡魅一笑,继续用小穴套弄起
    来。
      「等……等等!老夫已经不行了……!」紫袍人惊慌地拒绝道。
      「不~行~哦~」清雅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很是可爱,「哼哼,不榨干你这
    个老鬼,怎么达成主人交给的任务呢?" 清雅心中对紫袍人一阵嗤笑。
             「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
      翌日,维尔司城中某条偏僻小巷。
      「哼哼,我的傲霜大小姐,您跑够了没有?」青年「说书人" 悠哉地堵在出
    口处,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略带惊慌的银发少女。
      「嘁!」银发少女傲霜转头就向反方向跑去。
      「跑不了哦。」一个与青年长相穿着一模一样的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什么……?」傲霜大惊,她又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青年已经笑眯眯地站
    在了她的面前。
      「你……」「睡个好觉~」傲霜吃了青年一记手刀,昏了过去。
      傲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冷冰冰的床上。她试图起身时,
    发现四肢已经被铁环固定在了床上。
      「呵呵,大小姐休息的可好?」一阵令傲霜极度厌恶的轻笑传来,站在她面
    前的,正是那个青年。
      「哼!还不快放了本小姐!我父亲可是傲凌川傲大将军!不管你们存着什么
    心思,绑架本小姐,注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傲霜虽然心知这样的威胁毫无意
    义,但大小姐的傲气让她不愿默不作声。
      「真可惜,如果你的父亲不是傲大将军,我还真不会绑你过来。" 青年用讥
    讽的眼神看着傲霜,「所以我总是说,像你这种温室里的大小姐,是最蠢的一类
    人。」
      「你……!!」傲霜气愤无比,但一时找不到话反驳回去。
      「好了,废话不多说,来,看着我的眼睛……」青年的眼神变的迷离起来。
      「谁要啊!」傲霜显然没有被催眠,催眠失败了。
      「又是一个精神力强悍的?」青年揉了揉额头,「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这是什么啊?」傲霜看着青年拿过来的一根深色蜡烛,心中发毛,但却故
    作强硬地问道。
      「好东西。」青年诡秘地笑了笑,点燃了蜡烛。
      「等……等等!离我远点!你要干什么?烧死了本小姐,你可什么好处都没
    有!」傲霜看着青年一点点将点燃的蜡烛伸向她的身体,吓得花容失色。
      「放心吧,你不仅不会被烧死,还会很舒服哦。」青年将蜡油涂在了傲霜略
    有凹凸的胸部和光溜溜的小穴上。
      「奇怪了,她怎么没反应?」青年一边似专心致志地涂着,一边留心傲霜的
    神情变化,他发现傲霜丝毫没有像其他女人那种挣扎中带着快感的反应,她的脸
    上只有迷惑不解。
      「莫非……」青年突然想到了什么,什么也不说便扔着傲霜不管,大步走出
    了房门。
      「喂,你这家伙,什么意思啊?」傲霜喊道,但青年没有理会。
      青年一路快步走进书房,一把抓起桌面上的一份卷宗快速浏览起来:「果不
    其然。呵呵,谁也想不到,傲家大小姐居然是个性冷淡。」
      「哼哼,那么,就只能用' 那个' 陪她演一出好戏了。」青年冷笑一声,凭
    空取出了几根香。
      青年将香点燃,隐藏在房子内的不同位置。
      一阵阵异香弥漫在房子之中。
      「呵呵,大小姐不愧是人中之凤,在下佩服。」青年回到关押傲霜的房间里,
    笑眯眯地说道。
      「哼,无故恭维本小姐,有什么意图?」
      「傲小姐,我们做个约定如何?」青年的眼睛中异芒闪烁。
      「什么约定?」
      「我现在放你离开,如果你不逃走而是自己走了回来,那就自愿做我的奴隶,
    如何?」青年笑了笑。
      「哈哈哈哈!你说真的?你没开玩笑吧?」傲霜笑的花枝乱颤,「我又不是
    傻瓜,还会自己走回来?」
      「呵呵,那就试试看?」
      「切,你可别反悔啊!」「当然不会……」青年看着傲霜离去的背影,露出
    了得手的神情,「我说的果然没错,这种大小姐都是不折不扣的笨蛋。」
      傲霜一出门,便闻到一股奇妙的香味。
      「嗯?这个有点像我家点的熏香的味道。」傲霜也没多想,开始寻找离开房
    子的路。
      「怎么回事?这个房子的结构这么复杂?」傲霜走了半天,眼前依然不是走
    廊就是走廊,让她有些烦躁,「有点不对劲。」
      「……」轻轻的呢喃声萦绕在傲霜的耳边。
      「谁在说话?你想说什么?」傲霜喊了一句,没人回答。
      「哼,肯定是那个混蛋在装神弄鬼。」
      不知过了多久。
      「……感觉,头有点晕呼呼的……」傲霜走路已经有些踉跄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可能很久,可能只有一瞬间。
      傲霜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此时,她听清了一直在她耳边的轻语:「傲霜是
    最忠实的性奴隶……傲霜是最忠实的性奴隶……」
      「谁要做你的性奴隶啊!」傲霜强打精神,大吼了一声,可惜没有人回应,
    只有她自己的回声飘荡在空旷的走廊中,「要做你的性奴隶……做你的性奴隶
    ……你的性奴隶……" 「绝了,我们的傲大小姐还真是有趣的紧,自己帮助我催
    眠她自己。」真实世界中,傲霜呆立在房间门口一动不动,青年贴在她的耳边,
    重复着同一句话:傲霜是最忠实的性奴隶。
      再次过了很久很久——对于傲霜来说是这样的。
      傲霜的已经完全麻木了,只是一步一步机械地往前走,嘴中无意识地重复着
    自己听到的话。
      「呵呵,收网吧。」青年笑道。
      「你叫什么?」
      「傲霜。」
      「傲霜是?」
      「傲霜是最忠实的性奴隶。」傲霜非常自然的回答道。
      「很好,傲霜,我再问一次,你是最忠实的性奴隶吗?」
      「是的,傲霜是最忠实的性奴隶。」
      「但是,傲霜是谁的最忠实的性奴隶呢?」
      「傲霜不知道。」
      「好了,傲霜,你睁开眼睛。」
      傲霜睁开眼睛,双眼空洞无神。
      「傲霜,记住,你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的,最忠实的性奴隶。」
      「傲霜知道了,傲霜是您最忠实的性奴隶。」傲霜用无神的双眼盯着青年,
    说道。
      「嗯。傲霜,你的身份是什么?」
      「傲霜是您最忠实的性奴隶。」
      「以后称呼我' 主人'." 「是,傲霜是主人最忠实的性奴隶。」
      「很好,醒来吧,我的性奴,傲霜。」
      傲霜的眼神灵动起来。
      「呵呵,傲霜,我是谁?」青年看着醒来的银发少女,问道。
      「您是傲霜的主人。」
      「那你是谁?」
      「傲霜是主人的性奴隶。」
      「很好,以后,你便唤作霜奴。」
      「霜奴明白了。」
      「把你的小穴掰开给我看看。」青年命令道。
      「是,请看霜奴的小穴。」傲霜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腿,用两根手指撑开了自
    己的小穴供青年观赏。
      「哈哈哈哈……很好。」青年哈哈大笑,捏了捏傲霜的阴核。
      「霜奴感谢主人的夸奖和玩赏。」
      是日黄昏,傲府。
      「要为父陪你去听书?」一副不怒自威相貌的傲凌川面对女儿的请求,不禁
    有些意外,「为父记得,你不喜欢这些文文绉绉的东西。」
      「爹~女儿最近突然喜欢听书了,女儿知道有一个地方的说书人讲的特别好,
    陪人家去一趟嘛~反正最近帝国一片太平,公务也少。」傲霜鼓起了腮帮子,不
    依不饶地求道。
      「哈哈哈……真是败给你了,霜儿。好!正好咱们父女很久没有一起好好出
    去玩一次了,这次为父就随你去!」傲凌川爽朗地大笑起来。
      父女二人赶到说书楼,一个青衫说书人刚刚登上台去,清了清喉咙,准备开
    始说书。
      「这小子,怎么感觉有些特殊……但是又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感觉……」傲凌
    川看着说书人,皱了皱眉,「错觉吧,一个说书人而已。」
      青衫说书人风轻云淡的冲台下的听众们笑了笑。
      「爹,要开始了哦!」傲霜扯了扯傲凌川的衣袖。
      「啪!」说书人一拍抚尺,「这次我们要讲的是……一位将军的故事。」说
    书人似有意无意地看了傲氏父女一眼。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下回的题目,保密。」说书人俏皮地
    一笑,台下的听众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真精彩啊,父亲。那段女儿被抓又被救出来的情节,确是引人入胜,一波
    三折。」
      「嗯,是啊。」傲凌川笑着敷衍,其实他根本就没听进去。
      「很快我们会再见面的,傲大将军。」青年看着离去的二人,微微笑了笑。
      「说书人讲的故事,可不一定是故事的全貌哦……」
                  第四讲—琴韵
      希瓦拉帝国以武立国,因而其民风彪悍,人人尚武,七岁孩童亦略知拳脚,
    甚至孩童间打闹都可窥得些许章法。然而帝都维尔司却是崇文。说书楼,琴馆等
    在希瓦拉帝国其他地方难以寻得一处的高雅场所,在维尔司却是寻常无奇。虽然
    上流社会并不流行听书赏琴而更喜好围猎比武,但出人意料的在平民百姓中很受
    欢迎。维尔司的几处说书楼和琴馆每日都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青年「说书人」
    就是喜欢每日光顾琴馆的人中的一个。
      「琴与茶,无他。」曾经有人问过他的爱好,他略作思考,答道。当然,真
    假只有他心中自知。
      午后,维尔司某琴馆,二楼。
      「听说了吗?今天是琴韵姑娘亲自上台!」青年坐在角落,周围空无一人,
    听着远处客人们的议论似没精打采地喝着茶。
      「还是连珠好喝一点。」青年有点沮丧。
      「这位兄台,为何看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青年抬起眼皮看了看说话
    的本人,「呵,这不是清三少爷吗?」
      「呵呵,兄台竟然认得在下。」站在说书人面前的,是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
    哥。
      「清武清三少爷的名字,这帝都谁人不知?不知清三少爷有何指教?」青年
    拱了拱手,皮笑肉不笑地恭维道。
      「没什么,就是看兄台独自一人显得甚是孤单,在下颇为在意罢了。」清武
    笑笑,在青年身旁坐了下去。
      「在下一个人惯了,不劳清少爷关心。」青年有些无奈。
      「无妨,看,琴小姐已经上台了。」清武语气中满是期待。
      「所以我就是讨厌这种贵族家的年轻人啊……」
      「琴韵果然人如其名。" 一曲结束,青年心中暗暗欣赏道。
      「啊,琴小姐的琴声,宛如天籁。」清武一脸陶醉。
      「不打扰清少爷的雅兴了,在下告辞。」
      「这个清武……真的是典型的皇家败类啊。」青年走到琴馆门口,想道。
      琴馆中,清武正准备向琴韵进行他准备已久的「深情」告白。青年回头看了
    一眼,随即摇摇头,走了出去。
      当天傍晚,维尔司某说书楼。
      「今天不说书,休息一天。」青衫说书人冲台下摆摆手,听众们失望的散去。
      「啊,来晚了吗……" 说书人下意识一瞥,只见一道素衣倩影立于门口,
    「琴韵?」青年有点惊讶。
      琴韵在台下望着青年,而青年在台上亦望着琴韵。奇妙的气氛弥漫在说书楼
    中。
      「咳咳……」青年干咳两声,「这位小姐,今天在下休息一天,不说书,无
    事请回吧。」
      「哦……这样啊。」琴韵水灵灵的双眼中满是失望。
      「哎……」青年和琴韵的心中,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叹息。内中感情是否一
    致,便不得而知了。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
      「嗖!」利箭破空的尖锐声传来。
      青年不紧不慢地伸出两根手指,悄无声息地轻轻一夹。一支绑着信的箭被夹
    在了二指之间。
      「虽然是来了生意,但这种邀请方式,我可不大喜欢。」
      青年一抖手腕,利箭以比来时不知快上多少的速度射回。
      一声惨叫传来,青年摇了摇头。
      「自求多福吧。" 深夜,维尔司富人区一处豪华宅邸。
      「三王子,您请的人到了。」一个年迈的管家敲了敲房门,通报道。
      「请他进来。」
      「先生,请随我进屋。」管家冲身后一身青衫的青年点了点头。
      「三王子,人已带到,老奴先告退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兄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说书人』。」房间里的公子哥
    先是一愣,然后自嘲般的笑了起来。
      「在下倒是早就知道,清三少爷就是三王子清武。" 「此次请你来的目的,
    应该都写的清楚了吧。" 一身锦衣华服的清武试图摆出一副威严的态势。
      「在下当然明白,能为王子效犬马之劳,不胜荣幸。」青年内心暗暗鄙视,
    但表面上还是非常恭敬的样子。
      「很好!那事不宜迟,兄台能不能现在就开始呢?" 清武虽是询问,但语气
    却是不容反驳。
      「既然王子如此希望,那便现在开始。」
      「管家,带他去那间屋子。」
      宅邸的某间屋子里。
      「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尽管吩咐。」管家冲青年点点头,转身离开。
      「呵呵,这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啊。」
      青年面前装饰奢华的大床上,一个标准的东方美女四肢被捆住倒在上面。而
    这个女人,正是早些时候与青年见过面的琴韵。
      「你是……」琴韵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又见面了,琴韵小姐。」青年苦笑一声,坐在了琴韵的身边。
      「真没想到……」琴韵的眼神彻底黯淡下来。
      「看在你我互相欣赏的份上,也看在你对我感情的份上……」「什……什什
    什什么……!!!」琴韵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像是熟透的苹果,「你……」
      「哼哼,琴韵小姐,在下平生阅人无数,你对我的感情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青年哈哈一笑。
      「看着我的眼睛。」琴韵的心神为青年所摄。
      「虽然我群看了出来,但是我还是想听听你的真心话。你搜是怎么看待我的?」
    青年解开了琴韵的捆绑,问道。
      「不拘一格,文采斐然,清高孤傲……我爱他。」
      青年心里咯噔一声,「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吗?」
      「他们……抓了我的家人,在我面前……一个一个……杀掉……我却无能为
    力。」琴韵的神情悲愤起来。
      「真是个可怜的傻姑娘。」青年摇摇头,「我有了个新想法。」
      「醒来吧。」青年打了个响指。
      琴韵的眼神恢复清明。发现自己被松绑后,疑惑的看向青年。
      「呵呵,琴韵小姐,刚才可是好好收到了你的心意呢。」
      「啊!你……你是怎么……」琴韵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让青年笑得更开心了。
      「琴韵小姐,实不相瞒,我也对你有些想法。" 琴韵的脸又变得通红通红,
    「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我履行与清武的约定,你成为他的性奴隶,
    我拿钱走人。第二,我不留痕迹地做掉清武,你跟着我奉我为主,为我做事。」
    青年摊了摊手。
      「呵呵……我还有的选吗?」琴韵有些苦涩地笑了笑,「主人,琴韵以后是
    您的人了。" 琴韵跪在地上,轻轻一拜。
      「哼哼,那么,我做些简单的调教吧。」
      「看着我的眼睛。" 琴韵再次进入失神状态。
      「当着我的面,自慰吧" 青年命令道,「这是' 主人' 的要求。" 「……是
    ……」琴韵虽然非常迟疑,但还是照做了。
      琴韵笨拙地用手指抚弄着自己的小穴,另一只手生疏的揉搓着自己的乳头。
      青年抓住琴韵的手,慢慢引导着琴韵更加熟练的自慰。
      琴韵的自慰越来越熟练,脸上也浮现出了快感。
      青年放开了手:「是时候加点调料了。」
      「琴韵,在这间屋子里,我喊' 是' 的时候,你会进入这个奇妙而舒服的状
    态,而我喊' 否' 的时候,你就会清醒。明白了吗?" 「是……否……明白了。」
    琴韵依然疯狂的自慰着,用梦呓般的声音答道。
      「否。" 琴韵清醒过来,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大脑。
      「是。」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又进入了失神状态。
      「琴韵,你说你很爱我,我也爱你哦……」青年不断让琴韵在催眠与清醒状
    态间来回切换,一边说着。
      连续的状态切换让琴韵的大脑早已一片空白,而青年的呢喃显然就成了刻在
    琴韵骨子里的新的记忆。
      「今天我心情不错,便难得的给你点奖励吧,我' 最爱' 的韵奴。」
      青年脱下裤子,一根雄伟的肉棒脱跳而出。
      「啊……!」青年也不做前戏,直接插入了正在激烈自慰的琴韵的小穴中,
    惹得琴韵一阵娇吟。
      「呵呵……感觉怎么样啊?韵奴。」
      「啊……主人的肉棒好大……干死韵奴了……啊!主人太用力了……」一向
    给人以文静形象的琴韵,在因催眠而扭曲的爱意下,毫无羞耻的喊出最淫荡的话
    来。
      「呵呵,奖励到此为止。高潮吧。" 青年抽出了肉棒,上面满是琴韵的淫液。
      随着青年的命令,琴韵彻底达到了高潮。原本整洁的床上满是琴韵的淫水和
    奶水,房间中充斥着淫靡的气息。
      「清武已死,我们走吧。" 「是,主人。」
      「你不后悔吗?像你这般冰雪聪明,应该大致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吧。」
      「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有那么重要吗?」琴韵笑了笑,「对我而言,我现
    在的唯一的幸福,就是服侍我最爱的主人。哪怕这份感情是虚构的,单方面的,
    我也心甘情愿。」
      「走吧。" 青年心中暗叹。
      二人的身影没入黑暗中。
      「……爹,女儿接下来想去琴馆。」傲霜嘟起嘴,向傲凌川撒着娇。
      「好好好,为父今天什么都听霜儿的。」傲凌川心中感到奇怪,一向只通武
    艺的女儿怎么性格大变,不仅喜欢上了听书,还要去听别人弹琴?」看来还是我
    一直忙于公务,忽略了对霜儿的关心啊……」傲凌川暗暗反思道,下定决心以后
    要抽时间多陪陪女儿。
      「爹,这家琴馆的琴韵姑娘琴艺极为高超,实在是好听的紧。" 傲霜介绍道。
      「哦,是吗。」傲凌川笑着敷衍,他对这种东西可谓一窍不通。
      傲氏父女寻一安静的角落坐下,二人身边,一青衫青年自顾自地喝着茶,看
    都不看二人一眼。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傲凌川皱着眉头,稍稍打量着青年。
      「果然是个武夫……」青年内心暗自嘲笑道。
      「爹,琴韵姑娘来了。」傲霜用手在傲凌川眼前晃了晃。
      「哦……这琴韵姑娘,看起来很是不凡啊。" 「哈哈,那是当然。」
      「今天琴韵姑娘的穿着……让人忍不住有些非非之想啊。」听众们纷纷议论
    道。
      只见琴韵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素衣,而是身着一件粉红色的纱衣,白嫩而吹
    弹可破的肌肤隐约可见,令人浮想联翩。
      「呵呵,多谢各位对小女子的抬爱,今天演奏的是小女子最近突发灵感,自
    己写的一首曲子。」琴韵浅笑着说道。
      「琴韵姑娘自己写的曲子,让人好生期待啊!」听众们兴奋起来。
      「诸位暂且安静一下,小女子要开始献丑了。」
      琴馆内安静了下来,琴韵坐在台上,轻轻抚起琴来。
      清泉般的琴声在琴馆内缓缓流淌,而琴韵的目光若即若离地游荡在青年和傲
    氏父女所在的那片角落。
      「好戏,马上就要开始咯……傲大将军。」
      青年略带得意地瞥了一眼旁边已经有些倦意的傲凌川,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台
    上似乎在忘情演奏的琴韵。
      「说书人真的会对书中的人倾注感情吗?呵呵。"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