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经典电车痴汉名 作之一

    发布时间:2020-07-29 00:00:46   


    看着站台上拥挤的人群,诗晴微微皱起眉头。每天朝九晚五的OFFICE工作,上下班拥挤的人潮,这样平凡的日子……诗晴一直坚信,自己不会永远属于这样的生活。虽然不是明星般的美貌,诗晴也曾经是大学里男孩们注目的对象。165的苗条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性格,诗晴的意识中,觉得自己更应该是个高傲的公主……诗晴并不是那种虚荣而浅薄的女孩。当同龄的漂亮女孩都忙着攀龙附凤的时候,诗晴的大学时光都是在课堂和图书馆里度过的。羡慕财富而去依附于陌生男人,诗晴认为那是最愚蠢的做法。青春的美丽转眼即逝,陌生男人的心轻浮而又善变,诗晴要凭着才干和努力,开创自己的财富和事业。美丽而威严的总裁、独立又性感的女人,是诗晴心中的梦想。毕业后加入了这家跨国大公司,当然只能从最下面的职员作起,诗晴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奋斗。丈夫是快毕业时才认识的同学。也是毫无背景和依附的普通人,可是诗晴欣赏的是,他和自己一样,有坚持苦干的毅力和决心。虽然不是贵族的后裔,我们一定会成为贵族的祖先。为着这个目标,丈夫新婚三个月后就去他公司的海外分部工作,到这个月已经快一年了罢。最苦的地方有最大的机会,诗晴毫无怨言的支持着远方的爱人。虽然如此,但夜半醒来的时候,诗晴有几次也突然感到无边的寂寞。窗外月光如水,轻抚身边空荡荡的床,诗晴忽然发觉全身都在鼓胀,发烫。越是拼命不让自己去想,诗晴越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新婚三个月的甜蜜的疯狂……丈夫是诗晴洁白的生命中唯一的陌生男人。那些疯狂的夜晚,诗晴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体里,竟蕴藏着如此让人迷醉的快乐。这种时候,诗晴会禁止自己再想下去。实在无法入睡,诗晴干脆打开公文包,用第二天的工作来占住自己的头脑。一个人的日子很孤单。但是诗晴过的很平静。平时公司里不乏男同事挑逗诗晴,诗晴一概回应以淡淡的拒绝。虽然诗晴不能否定自己偶尔夜半的迷乱,但是诗晴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忠实于爱情。女人,一生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纯洁。贞洁的身体,只能属于爱人。自己是个古典的女人罢,诗晴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古典的诗晴,并不知道,危机已经潜伏在她的身后。进站的车打断了诗晴的思绪,诗晴半麻木地拥在人潮中挤向车门。据说沿线有交通事故,今天的车晚点了20分钟,又是高峰时间,人多得上车都困难。背后人群涌动,一只手几乎环在诗晴腰上,用力地将诗晴拥推向车内。就在上车的瞬间,另一只手迅速地撩起诗晴的短裙,插进诗晴修长的两腿之间。“啊……”突然的袭击,诗晴发出短促的惊呼,可是诗晴的声音完全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中。还来不及作出反应,诗晴已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环抱着诗晴腰部的手有意控制,诗晴被挤压在车厢的拐角处,面前和左侧都是墙壁。人群一层层压过来,背后的人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诗晴曲线优美的背臀,诗晴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诗晴圆润滑嫩的臀峰。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内裤的线条,诗晴一向习惯裙下穿T字内裤,也不着丝袜。对自己信心十足的诗晴,总认为这样才能充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着它的入侵的怪手显示着丰盈和弹力。“色狼!”几秒钟的空白后,诗晴终于反应过来。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已经让陌生男人从背后完全控制了诗晴娇嫩的身体。诗晴不是没有过在车内遭遇色狼的经历。通常诗晴会用严厉的目光和明确的身体抗拒,让色狼知道,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可是现在,诗晴在背后的陌生男人巧妙地控制下,即使想用力扭头,也无法看到背后。周围的墙壁和身侧的人群,也仿佛色狼的合谋,紧紧地挤住诗晴,使诗晴的身体完全无法活动。而且,今天这个陌生男人如此大胆的直接袭击,也是诗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一时间,诗晴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左手抓着吊环,右手紧抱着公文包,诗晴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有过肌肤之亲,此刻竟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诗晴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诗晴的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诗晴无比羞愤,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全身像被寒气侵袭,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迷你T字内裤抚弄,更似要探求诗晴更深更柔软的底部。“够,够了……停手啊……”诗晴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就在这时,背后的陌生男人突然稍微离开了诗晴的身体,紧扣在诗晴腰部的左手也放开了她。“莫非……”诗晴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突然间有了什幺转机?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随着车启动间的一晃,诗晴马上明白自己想错了。那只左手又紧扣住了诗晴。这次,有充裕的时间来选择,那只手不再是隔着诗晴的套装,而是利用她左手上拉吊环,从被拉起的上装和短裙之间探入,扣住在诗晴裸露的纤细柳腰,滚烫的掌心紧贴诗晴赤裸的雪肤,指尖几乎已经触到了诗晴的胸部。陌生男人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后贴压住诗晴的背臀,诗晴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太过份了……”诗晴几乎要叫出来,可是诗晴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啊……啊……”诗晴无法保留地低声呻吟着,那粗壮的肉棒令诗晴觉得快窒息的样子,且有冲击性的快感。前面的性交中,只有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但是现在却开始有喜悦的火苗燃起。虽然想自我克制,但恣肆抽动的大肉棒,却将诗晴的这个想法完全打碎。起初那种身体好像要裂成两半的感觉,现在却反而化成了快乐的泉源。每当大肉棒前进一公分,官能上的快感就随着那沙沙声而喷着火,将诗晴身上所剩下的微薄的羞耻、踌躇、理性以及骄傲完全夺走。到目前为止,每当陌生男人拉出时,都会做一些小幅度的律动,但从现在开始则是直进直出。对于身体被撑开时的那种抗拒感已经消失,诗晴无意识地深切期望那一刻的来临,那一举深入最底部的大肉棒,使得诗晴发出哽咽般的低声呻吟。“啊……啊……”身体被完全的占有,诗晴无意识地左手向后,反抱住陌生男人的腰。已经无法坚持对陌生男人的厌恶感,支配自己身体的人,竟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当大肉棒到达子宫时,身为跨国大公司白领女性的骄傲和优越感,已经完全被剥除。剩下来的只是一个身为人妻,却已一年没有性交的活生生的身子。青春的身体由花芯开始麻痺,烧了又烧。身体内感受到那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粗大的肉棒插入,陌生男人用手包住乳峰,指尖轻轻捏弄诗晴柔嫩的乳尖。“啊……”两个奶子在不知不觉之中,好像要爆开似的涨着。被陌生男人粗糙的手指抚弄,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传到山顶。“喔喔……”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诗晴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秘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蜜洞彻底湿润。当最快乐笼罩时,女人的这种反应,诗晴虽然知道,但过去从未经验过。这种感觉好像是被好几个男人包围住,用大肉棒在插那样子的错觉。当然以前并没有过这种经验,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在一次接受这幺多男人。但当被陌生男人深深的插入的同时,两个奶子又被揉的话,那三个性感带,就同时发生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贞洁的诗晴已经深深堕入色情性欲的深谷。“我操得妳爽吧?小姐……接着像方才那样说……”“喔……你在操我……啊……干我……整我……喔……奸……奸我……”“什幺在操你?”“你的……啊……你的阴茎……”“叫鸡巴!”“鸡巴……喔……鸡巴……”“我的鸡巴怎幺样?小姐……”“大……大鸡巴……啊……大粗鸡巴……”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紧窄的蜜洞中火烫粗挺的肉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诗晴觉得有些口渴,当胸部和蜜洞愈是受刺激的话,那口渴就愈严重,诗晴好像被什幺引诱似地轻舔娇嫩性感的焦渴红唇。接受陌生男人的果真会是自己的身体吗——似乎有这种怀疑。当然,不只是诗晴,在一般的状况下,女人总是被动的。但当身子被点燃后,达到性交的阶段时,自己就会变得较积极了。扭动着腰,吸着唇,而且有时候还会亲男人。如果现在吻的话,那就没有什幺借口可说了,到目前都是由于陌生男人卑劣的手段,而被强索身体。但如果吻他的话,自己就变成共犯了。已经没有办法再责备陌生男人了,不只是身体甚至连心理上,也开始接受陌生男人了。“我的鸡巴……比妳老公的怎幺样?小姐……”一瞬间理念似乎有所恢复,诗晴本能地挣扎了一下。粗挺的灼热肉棒立刻加力抽动,丰盈弹性的臀峰被压扁,翘立的乳尖被捏住拉起。有闪电在眼前炸开,电流直击身体的每一个末梢,诗晴立刻又晕迷在旋涡里。“怎幺样……我操得妳更爽吧?小姐……”“你……啊……你的鸡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已变成了陌生男人的女人,诗晴已经无法分辨自己身在何处,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了,诗晴甚至希望陌生男人来夺取她的唇。但陌生男人好像很陶然的样子,恣肆地品味着诗晴那张虽然被甜美所醉,但仍然很有气质的满面红潮的俏脸。诗晴觉得好像对方是一块石子一样,除了贯穿自己的粗长肉棒,那搓揉自己胸部的手以及覆在自己身上的上体,也非常的厚重强壮。而且又是那样不忙不乱的冷静,并且意志又是如此的强固,这些都使得诗晴原谅了自己的雌服。“啊……啊啊……”诗晴好像被偷袭似地发出闷叫。达到结合状态的大肉棒,一点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就开始抽出来。原本在暗暗期待接下去更大的快感,诗晴的身体已经不习惯被抽离的空虚感。抽出来的大肉棒又再次的送入。“哦……哦……”虽以慢速度,但比起先前的爱抚都要来得强烈,使得诗晴的官能开始彻底恍惚。在此同时,被抚弄的二个奶子,也似乎快要溶化开来了。剩下的只有唇,由于大腿间和奶子都已经被烧着的情欲点燃了起来,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陌生男人将插入的速度放慢。随着律动所燃起的欢愉,诗晴的身体更强烈地追求快速的插入,变成一种很贪心的样子,而奶子也有这种反应。在身体内抽送的肉棒,则像机器那样的无情。张开眼睛时,唇已经和陌生男人只差几公分的距离而已。只要一次就好,只要贴我的唇一次就好了,诗晴将身子抬起,送上自己的娇嫩樱唇。当唇被接触的一刹那,好像散出火花的快感急速地奔驰着。反抱着陌生男人腰的手更移到背后去,诗晴微微颤抖,但仍将唇温柔地贴上。“嗯嗯……”口腔中强烈的被搅动,诗晴的手指紧抓陌生男人的后背。而在此时,陌生男人仍将他那大肉棒,在诗晴紧夹收缩的身体内抽插挺送。要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诗晴更抬起了身,将唇送上去。大概是太强了吧,甚至觉得脑髓的中心,有一点甘美的麻痺状态。诗晴过去跟本不知道自己对情欲居然如此贪心,即使是和自己的爱人作爱,也都很有自制力。但那自制心,现在居然在陌生男人肆无忌惮的蹂躏下消失迨尽。再一点,再一秒就好——已经好几十次这样自言自语了。从小孩一直到学生时代,然后成为高雅的白领女性,对自己总有一份严格的道德心的期许。但现在居然在载满人的车厢中,被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公然强奸……可是理念早已被彻底摧毁,此刻诗晴已经没有神智来责备自己。诗晴伸出小巧的香舌。今天以前没有被第二个男人的舌舔过,而以自己的舌去舔男人则是第一次。唇和唇相接后,舌头就伸了进去,而陌生男人的舌也急急地出来回礼。“啊……”接着从诗晴这边开始了舌头的磨擦。“爽不爽?小姐……要不要鸡巴……要不要我操你?……”“操吧……操我吧……啊……用你的大粗鸡巴……操我……操死我吧……”两只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诗晴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啊……”像要挤进诗晴的身体一般,陌生男人的唇紧紧堵住诗晴性感的樱唇,两手紧捏诗晴丰盈弹性的乳峰,死死压挤诗晴苗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龟头深深插入诗晴的子宫,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诗晴宛如处女的贞洁圣地。“啊……大鸡巴……啊……操我……操死我吧……”两脚离地反勾住陌生男人的双腿,手指媾进陌生男人的背肌,头倚在陌生男人的肩上被窒息地深吻,诗晴像反转的八爪鱼软瘫攀附在陌生男人的身上。在胸中狂叫着不知名的男人,贞洁端庄的淑女被身体深处火热强劲的喷发送上了极乐的峰巅。列车呼啸着驶进终点的站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