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风雨故人来

    发布时间:2020-08-01 00:01:38   


    今天早上风雨渐渐有增大的趋势,听说是个轻度台风碧莉丝直扑北部而来。

      过了中午,助手美芬的姐姐打电话来,说下午已经宣布停止上班上课。趁着
    风雨稍歇,赶紧叫美芬去买个午餐。

      美芬才刚出门,电话就响了,是我的女友佩珍∶「强哥┅┅嗯┅┅我们下午
    放台风假呢!我先在┅┅嗯┅┅学校吃个饭,准备一些明天辅导课要用的教材,
    再过去找你┅┅嗯┅┅好不好?」

      「当然好啊,小姐你要找我,哪有不好的道理?」

      唉,这位小姐对性爱的需求异于常人,跟我讲电话时,一定又在「性爱DI
    Y」了,待会要让她好好的享受享受,才不会过度DIY伤了身体。

      到了两点多,风雨越来越大,没什么生意上门,看来这种天气是不会有神经
    病来租录音带,这时不禁担心起佩珍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念着念着,风雨中有一辆绿色March车停到我门口,车门打开,冲下一
    个女子直奔而来,美芬一看,嚷着说∶「啊,原来是佩珍姊姊。」美芬然赶紧拿
    出一条干毛巾给佩珍,擦拭身上的雨水。

      佩珍把头发稍微擦了一下,接过美芬递来的吹风机,拨弄着头发吹了起来,
    然后气呼呼的对着我说∶「人家被雨淋成这样,你还坐在那边看,不会过来安慰
    安慰人家?」

      美芬也说∶「是啊,老板,刚刚佩珍冲进来的时候,你不是站起来想去迎接
    吗?怎么佩珍进来后,你又坐下来了?」

      天地良心,我怎么站得起来?她们俩大概没想到,这时我下面那根早已涨得
    令人难受,我的裤子又宽松,一站起来,岂不是把美芬给吓坏?

      原来今天早上虽然就有点在刮风下雨,却不是很厉害,而且气像局说台风要
    今晚才会登陆。再加上东方高中的校车直接到佩珍家门口,所以佩珍早上出门上
    课时,也没多带雨具,就这样出门。

      佩珍今天穿的倒还正常,一件粉蓝色长袖薄纱衬衫、一条白色短窄裙,佩上
    平底鞋,一副正常高中老师的打扮。其实佩珍才二十六、七岁,比她的学生大不
    了多少,不穿得成熟点,家长还误会她是学生呢!

      今天这副打扮虽属正常,问题是下大雨呀!佩珍的粉蓝色长袖薄纱衬衫,在
    淋了雨后,完全透明地贴紧了佩珍的上半身,偏偏佩珍里面穿的是半透明蕾丝胸
    罩,佩珍的乳房虽然不是特大号,在我过度的使用之下,却也丰满挺拔。裹在胸
    罩里的乳房,几乎一览无遗,连桃红色的乳尖,似乎都微微翘起。

      上半身如此,下半身可更精彩了。

      佩珍向来怕热,所穿的衣料以通风凉快为主,像身上这件短窄裙,就是单层
    麻纱,平常时看似正常,一旦背光,几乎就像没穿一样,里面的线条可以看得一
    清二楚,如果阳光够强角度对的话,甚至连窜出的阴毛都能看到。难怪佩珍常在
    讲她们学校的男学生,总喜欢跟在她后面,佩珍心里明白是什么原因,却倒也不
    在意。反倒是我比较担心,不知道那些小毛头要怎么退火?

      话说回来,现在佩珍身上的白色窄裙,也因为淋雨而变得几乎完全透明;连
    里面穿的白色高叉内裤,也历历在目,内裤些许的布料好似包不住佩珍饱满的阴
    部,乱窜的阴毛简直就呼之欲出。这时的佩珍就像一位半裸的模特儿般,高佻又
    颇具骨感,长发半湿而凌乱的披散在肩上,无法蔽体的衣衫,贴紧着玲珑有致的
    三围,女性的重要特征若隐若现而自己却浑然不知,这样一个美人,正活生生站
    在我面前!

      此番景像,身为正常男人的我,产生了无比的兴奋,底下那根理所当然怒涨
    而起!

      「咳!美芬,」我先吩咐我助手∶「你去帮佩珍倒一杯热水,别让给佩珍感
    冒了。」回头再对佩珍说∶「佩珍,我陪你到里面把湿衣服给换下来吧!」

      趁着美芬转过身去的空档,我赶紧站起来,半弯着腰,拉着佩珍往中间的小
    房间走。

      佩珍看我这副模样,才恍然大悟,笑骂着说∶「你这色狼!」急着跟佩珍进
    入房间后,也不管淑美芬水倒好没有,赶紧关上房门,再大声告诉美芬∶ 「我帮
    佩珍换个衣服,前面的生意就麻烦你了。」也不管美芬是否回应,就开始帮佩珍
    把贴在身上的衣物除下。

      我的情欲已起,不管佩珍身上还湿漉漉的,贴在佩珍的身后,一手解开佩珍
    的上衣扣子,一手隔着窄裙跟内裤搓揉着佩珍的下体。

      佩珍娇嗔的说∶「强哥,湿冷冷的,很不舒服啦,等一下嘛,唉吆!顶到我
    了!」

      这时佩珍的上衣已经被我脱下来了,正准备松开佩珍前扣式的蕾丝胸罩,可
    是佩珍却开始蠕动了起来,而且伸手往我的下体抚去。冷不防就摸到我早已经涨
    大的阴茎,佩珍吓了一跳,就一面抚摸着心爱的肉棒,一面说∶「什么时候拔出
    来的?」

      「房间门一关,我就把拉炼拉下,要不然顶着裤子好难受!」

      佩珍知道我有不穿内裤的习惯,所以只要把裤子的拉炼拉下,涨大的肉棒就
    会自动蹦出来,比较方便交配。

      除下佩珍的胸罩后,我双手一齐努力,几秒内就把佩珍的裙子褪下。接着用
    左手搓弄着佩珍的乳房,右手手指却隔着湿冷的内裤,忽轻忽重地爱抚着佩珍的
    私处,把佩珍逗弄得全身趐软,瘫在我的胸膛。

      「┅┅嗯┅┅强哥┅┅嗯┅┅嗯┅┅」

      「怎么了,佩珍?」

      「帮人家把内裤脱下来嘛!人家从学校就在想了。」

      手指拨开佩珍的内裤,往里一探,洞口已经从湿冷变温热,雨水混着佩珍的
    淫水,沾满了我的手指,看来佩珍是忍不住了。

      我从后面环抱着佩珍,双手上下游走着,靠着佩珍的耳朵说∶「你把内裤脱
    了,我就干你!」

      佩珍一听,急忙弯腰把内裤脱下,当佩珍把内裤褪至膝时,我再也忍不住,
    扶着佩珍充满弹性的屁股,像只发情的公狗般,从后面「噗滋」就干进佩珍的阴
    穴!

      佩珍「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好┅┅强哥好┅┅」

      「好什么好?」我拍一下佩珍的屁股,故意问佩珍,底下却不停的干着。

      「┅┅好┅┅好爽┅┅干得┅┅好爽┅┅嗯┅┅嗯┅┅啊┅┅」佩珍的呻吟
    声越来越大∶「┅┅强哥┅┅不要那么┅┅用力┅┅我怕┅┅嗯┅┅哼┅┅嗯嗯
    ┅┅被美芬听┅┅嗯┅┅啊┅┅帮┅┅嗯┅┅帮忙┅┅小力一点┅┅待会被┅┅
    嗯┅┅啊┅┅美芬给┅┅听光了┅┅怎么好意思┅┅嗯嗯┅┅啊┅┅啊┅┅」

      「别担心,外面风雨交加,美芬不会听到啦。」我一面安慰着,一面干着佩
    珍,并且往房间门的方向移动。

      「┅┅啊┅┅啊┅┅啊┅┅强哥,┅┅啊┅┅你这样┅┅嗯┅┅边走边┅┅
    嗯┅┅干,┅┅嗯┅┅弄得我┅┅喔┅┅好爽┅┅嗯┅┅哼┅┅哼┅┅啊┅┅啊
    ┅┅啊┅┅!」

      干着干着到了门边,我把佩珍的手架在门上,一样是从背后猛干着她,双手
    搓揉佩珍的乳房跟乳尖,佩珍终于忍不住浪叫起来∶「┅┅嗯┅┅喔嗯┅┅啊┅
    ┅嗯┅┅嗯啊┅┅嗯┅┅强哥┅┅啊┅┅干到┅┅喔┅┅嗯┅┅我的花心了┅┅
    嗯┅┅嗯┅┅好┅┅嗯┅┅嗯好┅┅嗯┅┅嗯爽┅┅啊┅┅嗯┅┅哼┅┅啊┅┅
    嗯┅┅哼┅┅啊┅┅嗯┅┅还要┅┅啊┅┅嗯┅┅强哥┅┅啊┅┅嗯┅┅不要停
    ┅┅啊┅┅嗯┅┅啊┅┅」

      佩珍的阴道突然传来一阵收缩,紧紧夹住我的阴茎,我知道佩珍已经到高潮
    了。这段时间以来培养的性爱默契,已经让我准确的攻击佩珍的花心,短时间内
    就能让佩珍到达性爱的顶点!

      「┅┅啊┅┅嗯┅┅不┅┅要停┅┅啊┅┅啊┅┅嗯┅┅好┅┅啊好爽┅┅
    干得┅┅好爽┅┅嗯┅┅喔┅┅啊┅┅嗯┅┅啊┅┅嗯┅┅喔┅┅啊┅┅嗯┅┅
    不要┅┅嗯┅┅强哥┅┅啊┅┅爽┅┅干┅┅好强哥┅┅好爽┅┅爽┅┅嗯┅┅
    嗯┅┅嗯┅┅到了┅┅啊┅┅嗯┅┅啊┅┅嗯┅┅到了┅┅啊┅┅嗯┅┅啊┅┅
    啊┅┅啊┅┅」

      我不等佩珍第一次高潮平息,直接抽出阴茎,欲求未满的佩珍又是「啊」

      的一声,整个人都瘫软下去,我赶紧扶住佩珍,然后转过她的身来,把佩珍
    整个人压在门上,架起佩珍的左腿,把我那根阴茎又一次插进了佩珍的淫穴里面,
    继续不停挺进我的臀部,尽情享受佩珍美好的肉体。

      「啊!」佩珍又是一声浪叫,双手紧紧的抱住我,不断呻吟∶「┅┅啊┅┅
    要死了┅┅啊┅┅我快┅┅啊┅┅被你干┅┅啊┅┅干死了┅┅啊┅┅啊┅┅啊
    ┅┅啊┅┅要到┅┅啊┅┅要到了┅┅啊┅┅强哥┅┅啊┅┅啊啊┅┅啊┅┅」

      眼看佩珍被我干的高潮迭起,突然门外有人喊叫∶「老板,电话!」佩珍跟
    我吓了一大跳,看来刚刚佩珍的淫叫美芬都听到了。

      「喔,好,知道了。」我赶紧把阴茎拔出来,等个几秒,让阴茎稍软再塞回
    裤裆里。

      佩珍在我阴茎拔出来后,整个人气喘嘘嘘,连站都站不稳。我把佩珍抱到地
    板床上,说∶「你休息一下,我先去忙,待会再进来干你。」

      我回到大厅,接起电话,原来是我北投的女友打来询问台风灾情,我心底忍
    不住暗念∶「台风最大的灾情,就是你这通电话,害我只爽到一半,下次见面,
    看我在你身上补回来!

      聊了一会,想到佩珍还光溜溜躺着等我,就匆匆忙结束话题,挂了电话。

      一回头瞧见美芬暧昧的眼神,真不知要说些什么,倒是美芬先开口∶「老板,
    你的脸怎么红了?」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佩珍免费教你叫床,还取笑我!

      「没什么啦,怕佩珍会感冒,就陪佩珍运动一下流些汗。」

      「在房间运动?莫非是┅┅?」

      「这样你也猜得到,莫非你一直在外面偷看我跟佩珍在┅┅?」

      「佩珍姊姊叫得那么大声,运动可真是累坏了吧?」

      「是我的运动量太大,她只负责流汗,不但不会累,恐怕还挺舒服呢! 」

      美芬跟我俩人随便乱聊着,外面的风雨是越来越大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