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小文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47   

    小文今年18岁,是北京21世纪实验中学高二(3)班的一名学生。

    18岁,正直一名少女的花季,小文也正处在青春期得发育之中,不过有一点值得她骄傲的是︰自己发育的比別人要早一些,丰满的乳房高耸在胸前,两瓣肥臀撑的牛仔裤紧邦邦的,好像随时都要裂开似的。

    但这些都只是次要的,最最主要的是小文有着一副令所有的男孩子、包括女孩子都羡慕的漂亮脸蛋,一双大大的能望穿秋水的明牟,细细的小双眼皮,俊俏的鼻樑支撑起那人见人爱的小嫩鼻,樱桃似的小嘴总是在微笑着,而旁边的两个酒窝显得小脸看起来更加妩媚动人。

    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哪能沒有男孩子追呢?当然有了!不过她的男朋友几天前刚刚无情地把她给抛弃了,而且就在几个礼拜之前,小文刚刚把一个女孩子最最宝贵的贞操也献给了他。

    这个叫阿邦的男孩儿从小就爱沾花惹草,加上长得比较帅气一点,很容易的就把小文的芳心给骗到手了,当把小文的珍宝拿到手之后,就毫不留情地抛下小文,另寻新欢去了。

    这对一个刚刚经歷过初恋,还沒有得到爱情的滋润的少女,是多么无情的打击啊! (连我也为小文可惜啊, 阿邦)

    由于刚刚失恋,小文这几天的心情烦得很,加上学业负担的加重,本该过一个礼拜再来的月经昨天夜里就来了。

    而早上由于宿捨的鬧钟沒响,全宿捨的姑娘都起晚了,手头又沒有卫生巾,沒办法,只好临时拿卫生纸埝上应急。

    可上到第二节体育课的时候就不行了,刚按老师的要求做完准备活动,就觉得自己的内裤有点湿湿的感觉,心想不好,就乘其他女生沒注意的时候偷偷向老师请了假,到小卖部去买卫生巾去了。

    买完之后,小文急匆匆地往宿捨走,因为内裤已经被血弄髒了,所以她想回宿捨换条来穿。可是当她走到宿捨门口时,突然发现门沒有锁,小文心里一翻个,明明今天早上是她锁的,怎么现在又被开开了呢?

    刚想推门进去,忽然听见一阵怪声....啊..啊..欧..呒....啊....

    疑,这是什么声音?

    小文怀着好奇的心情轻轻地推开门,捏手捏脚的走过去一看,顿时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只见她的同班同学小梅,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正躺在床上,左手一边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右手伸进本来就不怎么大的内裤来回的揉搓。再稍微仔细一看,粉红色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

    此时的小梅正闭着眼睛,陶醉在一团仙雾之中,依然沒有觉察到小文的到来。直到小文结结巴巴地说道︰梅姐(因为小梅比小文大将近一岁,所以小文叫她梅姐),你,你再幹什么?

    小梅沒想到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进来,大吃一惊,右手赶紧从内裤中抽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文妹,脸也一下子变得通红,不过还是强装镇定,轻声说道︰「我,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才幹这种事,希望妹妹你能理解我。」

    小文听姐姐这么一说,不由得从心理产生一种怜悯之情,说道︰「姐姐,我能理解你,只是不要因为这个耽误学业,好么?」

    小梅听妹妹这么一说,心理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好,沒问题。」

    接着又试探着问到︰「妹妹,你能帮我一下吗?」

    「我?我能帮你什么忙呢?」小文好奇地问到。

    「我,我现在浑身难受,自己来又不太方便,你能帮我解决一下么?」

    小文看到梅姐十分恳求的样子,便说道︰「你要我怎么帮你呢?」

    「我来教你。」

    说着,便迅速地把裹在身上的内裤脱掉。

    小文注意到梅姐的阴毛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这可能是由于刚才小梅太兴奋的原因吧。

    「你就照我这样。」

    只见小梅一只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剥开,露出了已经湿淋淋的小穴,接着另一只手的中指缓缓的插进去慢慢的一进一出,啊..嗯..啊....

    「妹妹,看见了么,就是这样,快,快来帮我,我已经受不了了。」

    小文虽然有点害羞,但看到梅姐这么投入,便照着刚才的样子一手剥开小梅的两个肉瓣,另一只手的中指来回地在小梅的阴道里抽插。小梅这会更兴奋了,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声音。

    啊...欧...嗯...欧....嗯....啊..呒..啊....呒...嗯..欧....啊..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文得手指在梅姐的阴道里抽插的更快了,小梅的体内也如波涛汹涌一般,就像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同时在要她的身体,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断地涌出来,滴 在小文的手指上,大腿上,床单上。

    终于,小梅的高潮随着汹涌的爱液迸发出来,只见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直起来,大叫一声,接着便瘫倒在床上。

    小文见梅姐突然晕倒在床上,吓了一大跳,赶紧喊道︰「梅姐,梅姐,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梅姐好像还沉浸在高潮之中,两腿还在不停的相互蹭着,听到小文在不停的喊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说道︰「文文,你真厉害,第一次就把我的高潮给弄出来了,我以前自己弄从来沒有像这次那么痛快,我算是服了你了。」

    小文一听脸就红了,赶忙解释道︰「 梅姐,你快別这么说人家了吗,怪不好意思的。」

    「好好,我不说了。」

    「唉,我还沒问你,你怎么也沒去上课呀?」

    「我,我来那个了,相回来换一下,沒想到你也在。」

    这时候,小梅才注意到小文的身边还放着以包卫生巾,看了一下,说道︰「哎,小文,你怎么还以只用这么土的卫生巾,来,我这儿有新品种,你试试看。」

    说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包,抽出一个不太长,但像小棒似的东西,头上还漏出一截儿缐。

    「文文,你看。」

    文文一看,不好意思地说︰「梅姐,这是卫生棉条,我还沒有到用这个的时候。」

    「嗨,这有什么的,我一直用这个,你先试试,不行下次就不用了,好吗?」

    「嗯,好吧,可是,这个东西怎么用啊,我还沒有用过呢?」

    「这个太 easy 了,我来教你,嗯,你先把裤袜脱了。」

    文文解开裤子脱下来,露出里边的内裤,由于里边还埝着卫生纸,所以她先把卫生纸抽了出来,只见卫生纸已经快湿透了。

    梅姐一看便说道︰「文文,你流的还真是不少呢?」

    「嗯,这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流的这么多。」说着,已经把内裤给脱下来了,只见密密的阴毛上好像也有点湿湿乎乎的。

    「文文,你刚才爽我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也有点受不了了?」

    「沒,沒有。」小文赶忙解释道。

    小梅一看不好再问,就打岔说道︰「好,现在我来教你,你把腿架在床上。」

    小文羞涩地把腿放在床上,只见透过浓密的阴毛,隐隐约约能看到粉红色的肉瓣,小穴上还有点血迹,阴唇的外边湿漉漉的。

    (嗨,毕竟是女人嘛)

    小梅见状,用一只手拨开小文的两片肉瓣,另一只手拿着棉条,塞入阴道,可沒想到,小文的阴道又窄又紧,怎么也塞不进去。

    「妹妹,你把腿再噼大点。」

    小文又把腿张大了20度。

    「这回还差不多。」

    小梅这回是一边拧一边往里塞,随着卫生棉条的慢慢推入,小文突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从下体油然而生,啊,这是什么感觉,啊,好舒服啊!这就是女人所能感受到的快感吗?

    记得那次阿邦和自己幹的时候,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痛,或许是处女膜已经破了的原因吧!

    「好了,完全塞进去了。」

    梅姐的话打断了小文的思绪,勐然间醒了过来。

    「感觉怎么样,还舒服吗?」

    「还行,就是感觉有点塞的哼。」

    「这是正常的,第一次都是这个感觉,以后用着用着就沒事儿了。」

    「唉,梅姐,这头上怎么还露出来一截儿缐呢?」

    「嗨,傻妹妹,这是为了你取出来方便,特地露出来的,知道了么?」

    「你只要拽住缐头,往外一拉,就出来了,看,多简单哪!」

    「奥,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小文说完,光着屁股走到自己的柜子前,从里边拿出一条干净的内裤穿上了。

    「走,文文,咱们上课去吧,今天的事儿只有咱们俩儿知道,別告诉別人,好吗?」

    「沒姐,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別人的,走吧!」

    又平安无事的过了几个礼拜。

    这天,小文她们刚刚考完会考,梅姐正好也有空,所以她对小文说︰「唉,总算考完了,文文,咱们是不是该轻松一下了?」

    文文高兴地说到︰「好啊,梅姐,你说,咱们到哪儿去玩儿呀?」

    「嗯,你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好多好吃的,我再让我妈给咱们做几个菜,咱们轻松轻松,好吗?」

    「哎呀,太好了,走,咱们现在就出发。」

    梅姐家到了,小文一看,哇....好漂亮啊,整个家里就像是宫殿一样,富丽堂皇,蓬荜生辉。家里一共有五间屋子,每一间都是装修的具有星级饭店水平,真是让小文看花了眼。禁不住对梅姐说︰「梅姐,你们家真是太漂亮了,我要是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家那该有多幸福啊!」

    「那你就把这儿当作是你自己的家吧。」

    「梅姐,你真好,有你做我的姐姐真是太幸福了。」

    「嗨,快別谦虚了,咱们上楼洗个脸去吧。」

    「好,走。」

    晚上,小文在梅姐家里美美的吃了一顿小梅妈妈做的一顿晚饭。

    吃完饭,小梅的爸爸妈妈要回小梅的奶奶家,就对小梅说︰「梅梅,今天晚上我和你爸就不会来了,你们两个就在一块睡吧。」

    「放心吧,妈,你们就放心的去吧。」

    小梅的爸爸妈妈出去了,小梅高兴的对小文说︰「文文,咱们俩儿今天晚上幹吗呢?」

    「嗯,你说呢?」小文反问道。

    「哎,文文,我这有一盘儿A片儿,可棒了,咱俩儿一块儿看吧。」

    「啊,梅姐,看那玩意儿多难为情啊,还是不看了吧。」

    「嗨,文文,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玩意儿你早晚都会用上,还是先瞭解瞭解的好,万一以后你老公看你什么都不会,那多扫兴啊,你说是吧?」

    「嗯,那好吧。那就看一下儿吧。」

    「好,你等着儿,我去拿带子。」

    沒过一会儿,梅姐高兴的拿着一盘录像带来了,迅速的放进录像机,画面上立刻出现了几个年轻人在一块儿谈笑的镜头︰他们谈了一会儿,有两个人先告辞而去,留下一男一女,他们先说了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因为是外国人),说着说着,两人便开始接起吻来,只见他们互相把舌头送进对方的口中,互相吮吸着,两人的眼睛都轻轻地闭着,默默地吞嚥着对方的津液。

    不一会儿,女的嘴里开时冒出「嗯...嗯」的声音,并且开始脱对方的衣服,男的也不示弱,三下五除二就把女的衣服给扒光了。当男的衣服也被脱光以后,女的开始沿着男的身体吻下来,最后停留在男的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上。

    看到这儿,小文的脸早已红到脖子根了,不过她还是在专心致志地看着。

    这时候,女的开始把那根宝物的头部送进自己的嘴里,并且一直不停的上下套弄着阴茎,男的这时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快感,闭上眼睛默默的享受着。

    这样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男的把女的翻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把两腿竖起来分得得大大的,女人那神秘的地方立刻暴露无遗,镜头马上给了个特写。

    这间这个女人的小穴里以经是湿乎乎的了,两片肉瓣又肥又大,好像是特意给男人长的,阴蒂头已经涨起,最令小文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的阴毛长的奇多,一直连到了肛门。

    男的好像也吃了一惊,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声,便开始发起了进攻。他先趴在小穴前面,用手把两片阴唇拨开,用舌头先在阴唇边上舔来舔去,眼看着小穴就张大了,接着把舌头当作阳具在小穴里一进一出,一只手不停的抚弄着阴蒂,另一只手也在阴唇旁揉搓。

    不一会儿,小穴里就冒出一些爱液来,女的好像也实在有点儿受不了,两只手也在乳房上揉捏,还不时揪着自己的乳头,有点发黑色的乳头竖起老高,好像它也要参加战斗似的。

    等到阴部完全被爱液沁透之后,男的开始了打响真正的战役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