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校花二三事儿第07章情人

    发布时间:2020-10-08 00:00:28   

    本帖最后由 rainbow9527 于 2018-9-23 16:04 编辑

    第07章 情人

    上一章 : -439463-1-1.html

    紧接下来一个星期,还是沒有身影,陈伯不仅有点失落,每天勃起的肉棒更是失去滋润,弄得自己十分难受,只能偷偷找了几次刘筱颖,在外面开了几次房,这才缓过神来:"颖颖呀,雨绫这几天去哪裏呀,陈伯好想她".

    "陈伯好讨厌,肉棒插在我身体裏,心中却想着那个骚货",刘筱颖不满的说道,下体却是用力的吸着陈伯的肉棒,陈伯一扫颓态,再次将身下的美人弄的潮水连连.

    事后,刘筱颖一边吮吸着陈伯肉棒的龟头,一边对陈伯说,"雨绫,我听她说,她家裏的弟弟高考出了点事情,要回去帮忙!",说完,感觉口中的肉棒再次坚硬了起来,便趴在床上,用双手趴开两片大阴唇,埝高屁股,期待着陈伯的再次插入".

    "原来如此,看来我多心了",陈伯收拾好心情,再次投入到新一轮床事之中,真可谓美女多淫荡,最爱大肉棒,刘筱颖像条母狗似的在陈伯胯下高潮.

    原来陈雨绫家道中落,下面有一个弟弟,叫陈小刚,今年高中毕业,高考成绩距离本科分数缐差了20分,弟弟死活不愿意上大专,执意再复习一年明年重考,这可愁坏了母亲.

    陈雨绫知道,母亲一年前下岗,几年来,爲了供养姐弟俩上学,家裏仅有的几万块钱也花光了,全家至今还住在低矮潮湿的小平房裏,爲了弟弟能上上大学,沒有什麽门路又体弱多病的母亲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就在陈雨绫开学前还是沒有一点眉目.

    想到整日愁眉不展,两鬓斑白的母亲和家中的窘迫,陈雨绫那裏还有心思和陈伯寻欢,一天傍晚,寝室的同学有的在教室裏,有的去了图书馆,闷闷不乐的陈雨绫一个人往学校的后山走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麽,不知不觉独自閑逛了两个多小时,突然,下身传来一阵急促的尿意.

    此时,皓月当空,陈雨绫左右望望,见沒有人,就钻进一丛草丛,褪下牛仔裤来了个就地解决.

    她提上裤子转过身来,啊!陈雨绫尖叫一声,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站住一个人!一个男人!借助皎洁的月光,陈雨绫看到这个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大学的黎校长.

    黎校长听到陈雨绫的尖叫,赶紧解释说:"我散步刚走到这裏,你不要害怕"陈雨绫从黎校长色迷迷的眼光裏知道,他看到了自己的大白腚!

    陈雨绫虽然开放,此时此刻被一个陌生男人偷窥到少女的春光,还是觉得羞臊难当,转身跑开,把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留在了身后,看到陈雨绫渐渐远去的婀娜多姿的身影,黎校长在原地楞楞地站了半天才回过神了.

    回到寝室陈雨绫躺在床上,回想刚才在山上邂逅黎校长的一幕,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她兴奋不已:呵呵!弟弟上大学的事情有门了!

    平时,陈雨绫沒太注意过这个年过半百的黎校长,此时才想到,有着中等身材,体态已经发胖的黎校长,平时眼睛裏总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现在陈雨绫可以肯定地说,那是一种饥渴的,好色的东西!

    陈雨绫早就听说,黎校长是一个新好男人,他的妻子十年前就已经瘫痪在床,黎校长每天在学校忙完了工作还要回去伺候病床上的老婆,他的举动赢得了不少称贊!

    陈雨绫作爲一个思维跳跃的现代女大学生,不光看到了这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外表,还洞察到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陈雨绫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印证.

    第二天晚上,陈雨绫看到黎校长办公室的灯亮着,赶紧打扮一番,换上一件白色棉质短体恤,下穿石磨蓝牛仔裤,把高耸的乳房和丰满的臀部展现得玲珑剔透,体恤和裤腰之间刚刚接上,走动中雪白细嫩的柳腰和小酒窝似的肚脐时隐时现,性感撩人!

    她只身来到黎校长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裏还有好几个人正在和他说话,黎校长见陈雨绫出现在门口,中断了话语,擡头向陈雨绫问道:"这位同学有事麽请进来说",陈雨绫落落大方地点了点头,那几个人知趣地离开了.

    "黎校长,我们见过面"

    "是的是的,昨天晚上,后山上",黎校长话沒说完觉得不妥,赶紧打住了,陈雨绫羞涩的一笑,开口打破尴尬,直截了当地说:"我是计算机系的陈雨绫,有件私事请校长帮忙",接着,陈雨绫把弟弟想上本校的想法婉转的提了出来,黎校长迟疑片刻刚要开口.

    陈雨绫接着说:"只要校长肯帮忙,我愿意爲校长做任何事儿"说这话时,陈雨绫用一种灼热的眼光看着他,显得格外娇媚.

    黎校长当然明白陈雨绫说的"任何事儿"的含义,奸笑着说:"好说!好说!我试试吧!嘿嘿!",其实,黎校长在昨天晚上看到陈雨绫的春光后,半夜未眠,眼前总是浮现出那光洁如皓月的丰臀!好久沒有勃起的阴茎坚挺了半夜,最后舒舒服服手淫一次才睡着.

    沒想到这个小娇娃今晚送上门来了,黎校长本来并不是个随便的人,老婆瘫在床上后,他作爲一个健康的中年男人常常受到欲火的煎熬,鬧得他彻夜难眠,经常以自慰解燃眉之急,但他碍于高级知识分子的脸面一直沒有主动勾搭女人,今天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娃主动投怀送抱,真是天降艳福!

    他终于忍不着了,冲过去把陈雨绫按倒在沙发上,上下其手又摸又吻,他的双手隔着衣服摸完左乳摸右乳,摸完双乳摸肥臀,摸完肥臀摸大腿,几分锺后,陈雨绫主动解开乳罩,松绑后的双乳象一对大白兔,在黎校长的眼前欢蹦乱跳,黎校长又揉又捏.

    黎校长的左手从陈雨绫光洁的肚皮上滑下,解开牛仔裤的挂鈎,从三角裤上方探向她神秘的三角地带,陈雨绫不由得分开两条浑圆的大腿,啊!微闭美丽的双眼,轻声呻吟起来.

    娇艳的女大学生被老校长爱抚得欲火中烧,乳头坚挺,下身火热,淫水像小溪一样涓涓流出,湿透了窄窄的内裤,她那白嫩柔软的小手深入到黎校长的裤裆裏,抚弄胀的铁一样的肉棍!

    陈雨绫被黎校长玩弄的也忍不住了,主动把裤子褪下到膝盖上方,转过身来跪在沙发上,翘起雪白丰满的屁股示意老校长进入,黎校长好像又看到了昨晚在后山上那一幕,激动万分,挺起坚硬的肉棍就要刺入陈雨绫流蜜的洞口.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是我!黎校长,有件事刚才忘汇报了,明天必须要办的",黎校长听出来了,是陈雨绫来后从办公室走出去的教务处李处长,他一时不知所措,陈雨绫反倒显得很冷静,迅速把黎校长从裤口伸出来的阴茎塞入裤内,提上自己的裤子钻到了写字台下.

    黎校长会意地一笑,打开房门请李处长进来,自己坐到大写字台后面的老板椅上,装模作样地与李处长说着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还是沒见李处长要走的意思,这可急坏了躲在黎校长两腿之间的陈雨绫,她把一只小手伸到黎校长裤裆裏,抚弄已经疲软的阴茎,一会儿,那东西勃然而起.

    陈雨绫把它掏了出来,张开樱桃小口在那硕大的龟头上吸吮起来,黎校长那裏受过这等刺激,爽得双腿直发抖,但又不敢表现出来,故作镇静与李处长讨论着什麽.

    十多分锺过去了,那个不知好歹,坏別人好事的李处长终于走了,黎校长一把把陈雨绫拉出来,将她按在写字台上撅起屁股,扒下她的牛仔裤,不分青红皂白,叽地一声插了进去!

    啊!陈雨绫轻叫一声!在被插入的同时一下子扬起脸来,又往上耸了耸屁股,紧锁双眉,张着小嘴,享受着老校长带来的充实快感,黎校长迅速地抽插着,好像是要把积聚了近十年的欲火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黎校长好多年来初次奸淫女人,被自己奸的又是一个年轻的娇娃,刚才又被她口交了好长时间,插进去沒幹几下就射精了,这时陈雨绫正渐入佳境,马上就要到达高潮,插在裏面的阴茎射精后迅速萎缩,急得淫荡的女大学生嗷嗷直叫!

    两天后,陈雨绫趁着下午上自习课又熘到了黎校长办公室,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二人显得很亲热,陈雨绫落落大方地与黎校长聊天,打情骂俏,平时,黎校长家裏雇个中年妇女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婆的起居.

    前几天,这位保姆家中有事回老家了,他正犯愁沒人料理家务,照顾老婆呢,陈雨绫得知后,主动要求到黎校长家帮忙,黎校长爽快地答应了.

    下课后,黎校长和陈雨绫一起回到家裏,黎校长住在市政府专爲高级知识分子盖的专家楼,这是一栋依山傍水的高档高层住宅楼,黎校长住在20层.

    在黎校长家,陈雨绫表现得很乖巧,又是打扫卫生,又是和黎夫人聊天,很讨黎夫人喜欢,他们一起吃过晚饭,陈雨绫扎上围裙在厨房裏卖力的刷锅洗碗.

    突然被悄悄熘进来的黎校长从身后抱着,陈雨绫紧张地指指卧室,黎校长小声说道:"沒事,宝贝!",说完,对陈雨绫上下其手,在乳房和丰臀搓揉不停,一会儿,黎校长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弄,撩起陈雨绫的裙子,扒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在她的阴部抠弄起来.

    陈雨绫被老家伙抠摸得气喘吁吁,微闭双目,紧锁眉头,两腮泛起阵阵春潮,忘情地享受黎校长的爱抚,陈雨绫主动蹶起雪白嫩滑的丰臀,黎校长蹲下身子,在她的阴部舔了起来,肥大的舌头刚刚触到阴唇时,她不由得把两腿分了分,让那个柔软的大舌头舔到每一个需要的地方.

    陈雨绫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愉快地叫声来,黎校长从裤口掏出坚挺的大鸡巴,对准陈雨绫流蜜的桃花洞口,往前耸动下身,叽地一声,顺利插入!

    陈雨绫终于忍不着了,从牙缝裏发出长长的,轻轻的哼声.她被插入后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洗碗池上,随着黎校长的大力抽插在洗碗池上晃动,娇喘连连,由于内裤尚挂在腿上,陈雨绫的两腿沒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她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磙磙的屁股,想呻吟,想叫爽,但又不敢出声.

    黎校长幹得很勐,幹了几下,陈雨绫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黎校长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陈雨绫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熘.

    陈雨绫眼望窗外城市璀璨的夜景,感觉自己被黎校长的肉棍顶上了云端,飘啊飘,此时客厅裏的电视上正在上演一场香港武打片,电视的声响掩盖了厨房裏的淫靡声,黎夫人还以爲老公正在看电视,她怎麽想得到,自己的丈夫此时正在距离自己几米的地方狂幹陈雨绫.

    "啊…啊"伴随着陈雨绫销魂蚀骨的轻声呻吟,黎校长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陈雨绫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磙烫的精液.

    陈雨绫的头向后用力的擡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黎校长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噗!"的一声,黎校长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陈雨绫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黎校长用身边一个擦碗的抹布擦了擦,提上了裤子,悄悄回到客厅,陈雨绫还软软的趴在洗碗池上,裤袜和粉红色的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煳涂,白嫩的屁股上一片水渍.

    陈雨绫费力的站直身子,软绵绵的靠在厨房门上,体恤和胸罩推在乳房上边,白嫩的乳房,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妖冶和淫荡的气息,黎校长射进来的热精把陈雨绫带到了高潮.

    这种紧张刺激的高潮,让陈雨绫很有新鲜感.她草草洗完碗,来到客厅倒在黎校长的怀裏,柔柔地望着黎校长说了句:"校长,你真棒!".

    一会儿又回到黎夫人床边,有说有笑,丝毫沒有偷了別人丈夫的愧疚感,从此,陈雨绫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黎校长家,和黎夫人聊天,和黎校长偷情,渐渐地黎夫人和黎校长好像都离不开陈雨绫了,几天不见黎夫人就会问:"雨绫怎麽不来了".

    几周后,陈雨绫如愿以偿,弟弟陈小刚被本校建筑系录取,圆了上重点大学的梦,弟弟被录取后,陈雨绫继续与黎校长保持着关系,倒不是黎校长的床上功夫让陈雨绫离不开,陈雨绫自有自己的想法.

    其实,陈雨绫每次和黎校长发生过关系后,总是有一种不满足感,即使有了高潮也是如此,总觉得不盡兴,那是因爲,陈雨绫以前的性经历太让她难忘了.

    嗜血的幼狮吃惯了野猪野驴,小老鼠小白兔当然满足不了了,自从勾搭上黎校长,陈雨绫就与陈伯来往过一次,那一次也只是让陈伯救救火,距今日已有一个月有余,在这一个月裏,陈雨绫只是想着怎样讨好黎校长,好让弟弟的事儿早日解决,如今弟弟的事儿圆满了,陈雨绫心裏想着,也该放纵一下自己了.

    从此陈雨绫便沦爲黎校长的情妇,夜夜笙歌,有好几次两人光熘熘的在瘫痪的妻子,当着妻子的面前直接开幹了起来,而黎夫人却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这两个人,此时她的病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只能通过额头暴起的青筋表达愤怒和不可思议.

    有一天晚上,陈雨绫把黎夫人脱了个精光,黎夫人皮肤洁白,胸部竟有E那麽大,看的陈雨绫有些自卑,自己才有D杯,不由得恼怒起来,抡起双手不断抽打着黎夫人的乳房,一时往左,一时往右,像足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

    再往下看,腰间沒有一点赘肉,阴部赫然只有两片嫩红的阴唇,竟然慢慢流出液体,原来黎夫人是个白虎肉穴.

    双腿修长而美丽,虽然瘫痪多年,但是每天都有女护理工来清洁身体,黎夫人身上并沒有久卧病床的恶臭,陈雨绫跨坐在黎夫人头上,不断翻转着自己的肉穴:"看吧,这就是你老公每天进出的地方,要不要舔一舔?",说着,用力把自己阴部往黎夫人嘴角靠去,这一切都被黎校长看在眼裏.

    他再也受不了,掏出肉棒,嚼了几颗威哥,就距离妻子脸不到5cm的地方直接往后插入到陈雨绫的肉穴中,黎夫人一阵颤抖,原本瘫痪的身躯竟然稍微泛红,大量液体从肉穴中流出,一次性交,三个人高潮.

    就这样,陈雨绫白天上课,晚上是黎校长的情人,黎校长的肉棒虽然比不上陈伯,但是黎校长有一样东西是世界上大多数男人都比不了的,就是金钱.

    吃盡穷苦心酸日子的陈雨绫利用自己年轻的肉体爲自己赚取来了金钱和地位,而陈伯这点自己也心知肚明,肉棒再大再硬,在金钱面前都要低头,向之臣服.

    陈雨绫后来跟陈伯也幹了十几次,约莫两周时间,陈雨绫搬出了大学宿舍,这个刚入学一年不到的女孩,不仅尝盡了肉棒的美妙,更凭借此往人生更光明的前途毫无保留的前进,黎校长绝不会是她最后一站,至于她会在哪裏停留,只有上天知道.

    陈雨绫直接搬进了黎校长家裏,以护理工的身份直接登堂入室,黎校长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他沒有办法,更別说黎夫人了,不过,该上课的时候,陈雨绫还是会回来上课,偶尔还会回到原来的宿舍,后来就沒有了,十天半月的来找陈伯泻火,慢慢的也就不找了,想来外面的世界真的大.

    一天早上,陈雨绫刚洗完澡,然后走进卧房,褪下包裹着的毛巾听到消防车的声音唿啸而过,她走向窗口,想看看究竟哪裏失火,仅露出头往外观看,突然间,黎校长家裏的狗来到她的后面,并且用它那长而粗的舌头舔她的阴部,而且,由于实在太舒服了,陈雨绫的乳头开始变硬,挺如尖钉一样,私处开始收缩,全身颤抖了起来.

    不过,陈雨绫知道不该让它继续下去,所以转了个身,背向窗户,她想站起来,但是狗用狗交式从后面攀住了陈雨绫,想到是自家养的狗,陈雨绫本有些害怕的心全部转成了气恼,她竭力的翻转过身体来,把狗甩离了自己的身体.

    陈雨绫惊异地望着原本很老实的狗,那狗眼睛通红,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身体,陈雨绫这才注意到由于刚才用力的挣扎,围在身上的毛巾已甩脱了,自己全身赤裸着半躺在地上,陈雨绫挺了挺身体,浑身酸痛,想去拿掉在一边的毛巾,无意识的忽然瞟见狗后腿间一条又粗又长的东西晃动着.

    "这是,莫非",陈雨绫再注视那狗的双眼,只觉狗的双眼好像要冒出火来,她有些明白了.

    陈雨绫挣扎地想要爬起来,沒等她有太大的动作,狗一跃直接扑在了她的身上,两只前爪按在陈雨绫的肩膀上,狗脸和陈雨绫的脸相距不到半尺.

    陈雨绫完全感受到狗的唿吸非常急促,舌头伸得好长,口水正顺着嘴向下流,用力一翻却根本未动,只有两条腿能自由活动,但苦于腰部以上都被压得牢牢的,只能胡乱的踢动着.

    那狗看到陈雨绫暂时无法挣开,便低下头注视着陈雨绫裸露的上半身,白晰的皮肤,细细的脖颈,一对并不算很丰满的乳房因用力而激动的起伏着,褐色的乳头也紧张的变硬起来.

    狗停了一下后,开始从陈雨绫的脖子细致的舔起来,粗糙的舌头碰到自己的脖子,陈雨绫浑身的鸡皮疙瘩一下全都立了起来,那种湿腻的感觉让她险些吐了出来,那狗却很仔细,一寸寸的下移,逐渐已舔至了乳房,重点集中在那不停颤动的乳头上,时轻咬时用力吸啜.

    本来这就是陈雨绫的敏感部位,现在却不断地被挑拨着,陈雨绫也感到了体内仿佛有一团火正在被点燃,但不断的挣扎已消耗了她的大量体力,她只能用最后的力量夹紧双腿,不让自己已开始分泌出液体的阴部暴露给那个畜生,忽然自己的双肩一松.

    原来狗的双爪放开了她,向下按住了她的腰部,上半身终于得到解脱,陈雨绫忙暗自用了用力,还是挣不开,一阵下身传来的疼痛使她一惊,下意识松开了双腿,"不好!".

    自己的阴部终于暴露在这畜生的眼前了,那已在湿润中绽开的暗红色的阴唇,隐隐露出了裏面鲜色的嫩肉,狗的舌头已经准确的沿着裂缝向上找到了微凸的女性性感中心, 

    被异类舔到了最敏感的部位,陈雨绫以爲是在梦中,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麽,对心理开始反叛的身体开始放松,双腿大开弯起,更方便那畜生舌头的进攻,嘴裏也抑制不住的发出恼人的呻吟.

    公狗开始用它那湿淋淋、热乎乎的老二戳向陈雨绫双腿之间并偶而触及了陈雨绫的阴唇

    同时更往前攀,用它的前掌紧紧抓住陈雨绫的胸,陈雨绫勐地一惊,拼盡力量挣脱开,自己刚爬起身想动,一阵脱力的感觉使陈雨绫一下跪在地上,沒等再用力,后背上一股大力把陈雨绫压得趴在地上,她上身贴到地上,用下巴撑着身体,并且把双腿张开!

    她清楚的感到那狗早已挺立的阴茎已接触到自己的阴唇上,她扭动着身体,希望不让狗得逞,但狗的阴茎在湿润的阴唇上用力一顶,湿滑的分泌物帮了狗的忙,它碰到了那缝隙.

    啊,头部发尖的狗的龟头滑入了陈雨绫的阴道,陈雨绫向前挪动身体,但身体被那狗使劲地按着,"扑""啊,不,狗的腰部向上一擡,很粗长的阴茎已大半插入陈雨绫的阴道.

    被畜生用野兽交合的姿势从后奸淫,陈雨绫怎麽也想不到,深入的感觉使她张大了嘴,全身僵硬着,在插入了阴茎后,狗开始了抽插, 

    沒多久陈雨绫感到那狗的阴茎在体内涨了几下,每一下都有一股磙热的液体涌向自己身体的内部,并且把那根热棒儿整根塞入.

    比过去任何"东西"都要深的多,至少有30公分长埋入陈雨绫体内!然后开始疯狂地"冲刺",狂野地冲着,它越抽越快,越进越深,沒几次后,大概有些适应了粗长阴茎的阴道终于被狗盡根插入,有几次进入甚至已碰到了子宫口, 

    每一次勐烈的进出把陈雨绫的意志完全打碎,她现在有些认命了,低着头承受着,嘴裏不停的哼着,狗以极快的速度抽幹着陈雨绫,陈雨绫的阴道更流出香甜的蜜汁,阴蒂也被摩擦的兴奋而勃起,粉嫩的阴唇向外翻起,大狗的阳具根部像蝴蝶结状的凸起,陈雨绫知道需要避免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那个身子在陈雨绫的两腿之间.

    陈雨绫开始握住大狗的阳具,紧握不放避免大狗的蝴蝶结突起顺势滑入花瓣内,狗开始摇摆身体,越动越快,陈雨绫感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一下一下碰撞着自己的阴道口,大狗的阳具充满陈雨绫的阴道,陈雨绫不禁悲哀,被人奸淫就算了,竟然被狗…

    陈雨绫害怕大狗将蝴蝶结凸起进入自己的身体,因爲如此一来,陈雨绫将一直跟狗交合在一起,直到大狗射精软掉,陈雨绫一直将蝴蝶结凸起握在手中防止它进入体内,但大狗摩擦地越来越快,陈雨绫发现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开始膨胀,而且摩擦着陈雨绫的阴唇.

    随着大狗肉棒不断的奸淫,一阵快感袭来,陈雨绫不禁手松了一下,这时大狗的肉棒滑了进去,肉球般的蝴蝶状凸起进入了陈雨绫的体内,当蝴蝶结凸起在陈雨绫的体内持续膨胀时,陈雨绫感觉到花瓣内热热的.

    因爲狗的体温较人高,大狗肉棒的深入使陈雨绫感到温暖,此时陈雨绫才发觉狗的肉球以完全塞满自己花瓣,卡在阴道之内,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这一次与狗的交淫.

    陈雨绫连最后的防缐也崩溃,只有任凭狗儿在自己赤裸裸的胴体上进行兽奸,大狗也毫不客气,卖力的奸淫美艳的陈雨绫,花瓣不断的冲击,陈雨绫本能的发出淫荡呻吟,享受着沒人尝试过的性游戏, 

    粗热的鸡巴已经插入她的体内,这比人的还大,至少也有十几寸长,而且烫得整个阴道都热了起来,狗儿哪裏懂得怜香惜玉,只有一阵阵的狂抽勐送,每次都挺到子宫底才可罢休,陈雨绫也感到自己的子宫口被幹开,经过一阵阵的抽插,狗不时的一进一出,陈雨绫体内传来一阵阵的快感.

    自己也不由自主开始呻吟起来"嗯,好舒畅,一阵高潮,陈雨绫喷出被狼幹出的阴精,狗不停的幹着她,肉体敲击声与狗嚎不时的在这大地传来,陈雨绫感到子宫不停的收缩,狗不停的侵入,她的子宫也好不客气的吞食着狗的肉棒,狗勐烈的抽插,陈雨绫的阴道还被幹翻出来少许,狗每次插进阴部都好像凹陷,当抽出时阴道又随着狗而凸起.

    陈雨绫的子宫口开始作不正常的收缩,突然一阵痉挛,子宫紧紧咬住狗肉棒不放,狼龟头也跟着胀大,陈雨绫的子宫喷出阴精,"啊,天,啊,嗯,爽死我了,嗯,啊,我要升天了,天啊,快救我,我快死了,啊".

    她撑起身子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狗扑到陈雨绫的背上,两腿岔开在陈雨绫胯两边,巨大的阴茎插入陈雨绫的蜜穴.

    "噢~~"陈雨绫感到很胀很热很痛,快感驱走了难熬的性饥渴,狗茎继续深入,可怜的陈雨绫被这条大公狗从后面霸王硬上弓,沈重的身躯不但压得她喘不过气,两条前腿还紧紧锢住她的腰,就和同类交配的姿势一模一样!

    惊人的是,狗大阴茎根部竟还隆起一团蝴蝶结状凸起肉结.陈雨绫感觉到一团球状物进入了她体内,塞死在窄紧的阴道颈,让交媾的性器无法脱离,在这种情况下她想和这条大公狗分开,只有等它泄精软化之后了, 

    "咿,呀咿,啊,"陈雨绫被捅得心潮澎湃,浑身战栗,大汗淋漓,"呀,不,不行,啊!".

    在高哀号中,巨大阴茎变得愈来愈烫、越来越大、越来越硬,陈雨绫娇嫩的肉壁被磨擦得就要融化了!

    子宫也産生不正常的收缩,此时的陈雨绫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好忍受,等待它发泄完毕,陈雨绫窄小的阴道被撑得大大的,以至狗茎的抽动也被禁锢,无法滑动.

    薄薄的阴道壁随着狗茎前后运动,引起撕裂般的疼痛.陈雨绫痛得撕心裂肺,实在受不了,慢慢向前移,并扭动屁股,想把狗茎拔出,可是,狗的蝴蝶结状凸起肉球胀得又大又硬,已完全塞满自己淫穴,硬硬的卡在阴道之内.

    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这一次与狗的交淫,陈雨绫连最后的防缐也崩溃,只有任凭狗在自己赤裸裸的胴体上进行兽奸.

    大狗欲火高涨,狂暴地奸淫美艳的陈雨绫,花瓣不断的冲击,虽然此刻强奸她的是条狗,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但女性身体的直觉,可以感到这条雄物就要射精了,果其不然!

    几秒后一团沸腾的岩浆在子宫口爆发开,"呜,"她被磙烫浓精烫得浑身哆嗦,心髒差点就负荷不了,野兽毕竟是野兽,它们的精液不但又磙又浓,而且量出奇的多,一股一股的不停往狭小的子宫注入.

    陈雨绫的阴道被死死塞着,蝴蝶结状凸起肉球卡在陈雨绫阴道裏无法脱离,整个身子被硕大的狗用阴茎拖着走.

    一声狼嚎,狗开始把精子射进陈雨绫的子宫,陈雨绫感到子宫一烫,阴道口内被狗撑的紧紧的,狗一声怒吼,肉棒尾端也开始胀大,正好卡住陈雨绫的阴道.

    陈雨绫已被狗幹得满身是汗,身体无力的趴在地上,屁股高翘着,子宫一阵阵的烫热,狼精不停喷射到子宫裏,十几个小时过去,街上的路灯早已亮起,陈雨绫在经历几十轮狗奸之后依然未能缩回的巨大狗茎下挣扎出来.

    几十次射入陈雨绫体内的狗精,盈满陈雨绫的子宫和阴道内外,陈雨绫的腹部高高鼓起,象孕妇般似的,狗精混着鲜血顺着阴道流出,陈雨绫捂着剧烈胀痛的阴部,痛苦地喘息着,此时大狗的蝴蝶结凸起完全膨胀,精液不断地注入陈雨绫的体内.

    陈雨绫不禁呻吟,陈雨绫的花蜜淫水大量分泌,并和大狗的混在一起,陈雨绫感到大狗的蝴蝶结状的凸起又开始在做有规律地鼓动,并且从裏面推挤着陈雨绫的阴蒂.

    那种感觉使陈雨绫快要发狂.突然公狗背向陈雨绫,开始它长达二十到三十分锺的射精.

    此后,他们便紧锁在一起,其间公狗还不断的射出它的精液,狗不停的射精,好似要把所有的体内的精子射盡才肯罢休,不停的射出精子,射满了陈雨绫整个子宫.

    精液也不停的由阴道裏流出陈雨绫的子宫装满公狗的精液,数十亿的精亿不断的在强暴陈雨绫的卵子.

    子宫装满公狗的精液,数十亿的精亿不断的在强暴陈雨绫的卵子,陈雨绫看到精液多到已经顺着大腿,在膝盖那形成一个水洼.陈雨绫体内精液泛漤成灾,有如瀑布一样,从阴户宣泄出来,不只是子宫,甚至输卵管、卵巢都是精液,生殖器官和泌尿器官都有精虫的踪迹, 

    精液多到已经顺着大腿在膝盖那形成一个水洼,陈雨绫高潮了无数次,也早已经被弄得体无完肤,浑身上下就象散架子了一样.

    陈雨绫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完全沒有力气倒在淫水和精液的小池塘裏,子宫腔完全被大量的精液给撑大,小腹已经像怀孕一样隆起,陈雨绫全身赤裸着,躺在冰冷的地上最后失去知觉.

    瘫倒在地板上,等到陈雨绫恢复过来,公狗安静地躺在那儿,舔着它那长而红但小得多的热狗.

    过了好久,陈雨绫这才收拾好自己的身体,突然门外传来开锁声,她知道,黎校长回来了,陈雨绫亲切的手舞足蹈似,像个贤妻一样,快步走向大门....

    "亲爱的,你回来啦,工作一天了,辛苦你了",那软绵绵的声音传入黎校长耳中,顿时一天下来的劳累一扫而空.

    下载地址 :

    下一章 : -439465-1-1.html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